誰會對古希臘、羅馬的大理石雕像有非分之想?是的,就在經過幾個世紀以後的現在,有位攝影師Ingrid Berthon Moine熱衷雕像的生殖器,拍下一系列帥氣男子雕像的蛋蛋。神煩系攝影又一發,難道這也算是一種藝術嗎?

(圖為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

Photo Source: michelangelos-david-tokyo

 

 

這樣不會太失禮嗎?

 

 

Ingrid Berthon Moine前往各大博物館,拍下匪夷所思的雕像睪丸並非毫無緣由,「睪丸」比喻男性的生理狀態,企圖用這系列與男性切身相關的攝影,將視野轉回自己身上。同時強調不管男女只要感受到自己正在被他人注視,就會認定自己相當有性魅力,透過觀看雕像生殖器的衝擊,帶來全新視野。這些畫面會令你感到不適,抑或是妙趣橫生?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每一尊雕像的睪丸都各異其趣,有些特別大、有些則兩顆粒粒分明,不得不佩服古代雕像家有如鬼斧神工般的精湛手藝。

 

 

 

 

看久實在讓人有些害羞啊~(遮)

 

 

 

 

會不會連雕像先生都感到難為情呢?

 

 

 

 

睪丸一方面代表性能力,同時也非常脆弱。攝影師專注在拍攝男性性器,照片中大部分的畫面幾乎被睪丸佔據,讓大眾盡情賞蛋蛋(羞),還特別挑選已磨損的大理石生殖器官。這怪咖攝影師的奇特思維,是不是很無厘頭呢?

 

 

 

【延伸閱讀】

自由女神也難逃被惡搞的命運!8組神煩雕像自拍照

 

 

Source: ingridberthonmo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