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往往在長大後才漸漸領悟,童話故事裡的二分法,不適用於現實生活中。你我身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百分百的壞蛋,寫實電影裡亦同。有些惡名昭彰的影劇大反派,真的是全然邪惡的存在嗎?

 

美國小說家兼影評人Daniel Levine跳出來,為他們喊冤啦!他深入解析《沉默的羔羊》、《香水》、《美國殺人魔》、《險路勿近》、《科學怪人》等幾位知名瘋狂角色,你可能會發現,看電影時沒察覺的那一面。

 

 

 

Photo Source: patrick-bateman-american-psycho-an-updated-grooming-routine -apetogentleman

美國殺人魔》派翠克貝特曼

謀殺朋友、虐待妓女,性感而俊美的「美國殺人魔」赤裸的血腥與低落的道德,反映出吸血鬼般的華爾街價值觀,對待女性如免洗假人,榨取他人的生計命脈。派翠克貝特曼外表體面,內在毫無人性溫情,但他是體制造化的奴隸,令人反思如大機械社會將小齒輪工人變成甚麼樣子。

 

 

 

Photo Source: thriller-horror-movie-anthony-hopkins-hannibal-lecter-silence-of-the-lambs -rebloggy

沉默的羔羊》「人魔」漢尼拔萊克特

原著暗示漢尼拔博士在歐洲度過的童年遭戰爭蹂躪,他的姊妹遭到謀殺。堪稱天才的他不需要請律師,只要他願意,他只需靠心理分析為自己辯護。人吃人的行為是人類社會中的禁忌,在世人的眼中,他跨越了道德門檻。

但真相遵循自然法則般冷酷,在漢尼拔心理,這和殘忍與否無關。人類將自己和其他動物區隔開來,嚴重不公平、冷漠且差別待遇,過度消費地球資源,甚至釀成種族滅絕慘劇。許多動物都會同類相食,為何盡情蹂躪環境的人類是例外?

 

 

 

Photo Source: jean-baptiste+grenouille -tumblr

香水》葛奴乙

飽受虐待卻嗅覺超群的賤民葛奴乙有個終極人生目標,就是造出最頂級的香水。故事背景在大革命前的法國,當時富人極其奢華揮霍,窮人的地位和生活則比路邊野狗還不如。但在葛奴乙為了他的理想,已經超脫階級之分。拿來做香水的原料,是花也好、是人也好,不論出身,都有同等價值,皆值得一試。世間萬物皆平等─或許他心底想法正是如此。

 

 

 

Photo Source: anton chigurh -pinterest

險路勿近》安東奇哥

拿著氣筒當致命武器的妹妹頭大叔,來歷成謎,殺人毫不猶豫、絕不留情。身為一心只為完成任務的傭兵,他能不帶任何感情執行指令。真的有這樣完全不帶人性的人?有趣的是手中的硬幣翻轉,或許安東奇哥並非靠硬幣決定行動,他本身正是硬幣的化身─象徵簡化成二選一的「命運」,毫無慾望,冷酷無情。

 

 

Photo Source: mary-shelley-s-frankenstein -its-alive

科學怪人》維多法蘭根斯坦

科學家維多法蘭根斯坦,創造出科學怪人後馬上遺棄他。科學怪人就像個剛出世的孩童,天真又無知,只是渴求關懷與愛,但是他的「父親」法蘭根斯坦在他心中播下憤怒與贈恨的種子。想當神、想被愛,這些都是人之常情。法蘭根斯坦的膽量負荷不了自己的野心,不負責任導致局面失去了控制。忽視是虐待的其中一種,相貌可怖的怪物和創造怪物的軟弱男人,到底誰壞?

 

 

更了解這些壞人之後,應該能能理解,為何有人迷戀反派遠勝於英雄人物。他們曲折的情感,隱含的寓意,都值得我們深思反省。

 

 

 

Photo Source: most-misunderstood -huffingtonpost, seehere -danielglev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