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需要一個人面對陌生世界的時候,你會怎麼做呢?努力地去交朋友,融入到新的圈子?還是不斷地懷念過去,逃避現實?20歲的攝影師Gregor Petrikovic在他18歲那一年去到英國,他把對於陌生和未知生活的體驗變成了一幅幅超現實攝影作品,表達著他的感受。

 

 

也許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蟲洞」,身體是如同提供溫床養料的土壤,而嘴巴,則是蟲類出出進進的通道。想像著身體內連接著五臟六腑的管道,它們是到達各處的道路。

 

 

如果人本身就來自於自然,「塵歸塵、土歸土」,放空自己在自然之中,回歸與親密接觸,是不是就能在生活匆忙中找到最原始的自然時間?等待並感受著。

 

 

自己像是一葉舟,一條船,緩慢的在水中飄著,不知去向。

 

 

我是提線木偶,操縱著屬於自己的木偶,而那只木偶又操縱著屬於他的木偶……往復循環,也許也是逃避不了的自然法則。

 

 

當我認真看書的時候,就會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走過故事中的路,見過故事中的人,一切都會從書中蹦出,真實而清晰。

 

 

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並不是一個人,不是孤獨不是寂寞,而是在和這個自然這個宇宙相伴,此時的自己會化成沙,也或者是水,總之,是和宇宙交融的一部分。

 

 

所有的思念、想法、頭緒和心情傳達,就像是放飛了手中的蝴蝶,它們從你的體內翩翩飛出,但你卻不知道它們是否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它們還會不會再回來。

 

 

獨自一人的時候,進入陌生世界的時候,你會努力的去尋找同路人,還是會享受這個片刻,就放任它隨意自由?

 

 

 

source: Gregor Petrikovic -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