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遠走他鄉已不再是一件生離死別的事情,身邊總是少不了十幾個跑去英國、奔去美國交換、留學的朋友們,他們跑去另一個社會生活,從這個現實跑去另一個現實

 

 

去年8月起,攝影師Sophie Mayanne發現自己必須和許多朋友道別,那些朋友都是從其他國家暫時來到英國紮根的人,離開的理由則是簡單的簽證到期,每個人身上都有著在國土間穿梭的有效期限。

 

 

現在面對面的朋友們,都將成為網路上不知道還能否再見面的「社群朋友」,也讓她興起為他們拍照的想法,《劃界》(Demarcation)攝影集於焉誕生,命名中包含著這些在國界中流轉旅人們的掙扎與不穩定狀態。

 

 

其中攝影Dasha Kova對她來說是最難的,照片攝於Kova即將離開的前兩天。Mayanne說他們就這樣躺在地板上,分享著生活的起起伏伏,彼此似乎都有意識地在延緩拍照時間,因為照拍完了,也就意味著分離真的來了。

 

 

來到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著各種故事。Hangna S Koh拿著韓國國籍、生於日本、在澳洲長大,她從未對任何地方有歸屬感,除了英國。她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向我的家人證明我可以成就些什麼。」、「在英國我感覺自己真正存在於一片土地上,不管是學業還是個人狀態上。我無法想像要是沒有來過倫敦自己會成為怎樣的人,可怕到我連想都無法想。」

 

 

故鄉究竟是一個清楚固定的地點,還是其實隨著心靈它會有不同的歸屬與定義呢?到他國生活的人,可能因遠離家鄉反而看清楚家的模樣。因為離開習慣才發現過去的自己是如此靠著習慣活著,有人因此想念,更有人覺得相見不如懷念,那些人重新愛上不熟悉的事物,覺得比起那些過於熟悉的人們與語言,帶點不安卻更自在的新家適合自己多了。

 

 

Source:demarcation-sophie-mayanne,capturing-what-london-means-to-young-people-dazeddig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