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在嗶聲後留言

 

 

 

北京愛情故事

北京的愛情往往不夠浪漫,多是心酸。

當你拒絕別人送你回家,

一個人站在寒風霧霾之下,

細數著自己堅強的藉口,遍腦海,

只是被深紅色的尾燈遠遠甩在身後,

沒有人在乎,沒有人記得,

一枝海棠插在冰天雪地之中,

熱乎乎地冒著傻氣。

 

你給我滾!東東吼道。

小鹿打了個嗝兒,一把抄起滿是酒氣的外套推門而出。

過了十分鐘,她又抄著同一件外套推門而入,說:「過會兒走!太冷了!」

東東遞給她一杯水:「別再去應酬了。」

小鹿眼淚嘩地落下來,說:

「那客戶非要我喝,說我吐一回就多簽一年,要在他面前吐,嗚嗚,真是個變態。」

東東聽了火冒三丈,說要去卸掉他的腿。

小鹿抱著東東:「別,別去,去了就都白辛苦了。」

 

淩晨時分,小鹿睜開眼睛,聽到身邊的東東嚶嚶地哭著。

「小鹿,跟著我光讓你受苦了。」

小鹿抱緊他的肩膀。

 

東東和小鹿在一起三個年頭了,半年前來到北京。

鄰居大山哥說北京遍地都是錢,撈一把就夠活下半輩子,來了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買一袋白米,燜熟,老乾媽一拌,兩個人擠在三十平方米的開間裡,咳嗽卻買不起空氣淨化器,這才是北漂的生活。

最怕的還是節日和生日。東東買不起禮物,就送給小鹿「一次券」,那是一張明信片,無論對方寫上什麼要求都要照做,限用一次。

  

小鹿總會顯得特別開心,因為吵架的時候她可以拿出來一張說,來來來,給老娘變成個狗,爬上三圈先。

東東氣得眼珠子通紅,但還是爬了三圈。東東想,我沒辦法給她什麼,最起碼要給她信任。

小鹿心思很細,從來不送「一次券」給東東,

她說萬一吵架的時候讓老娘變個豬拱個蘿蔔什麼的怎麼辦,節日和生日做頓飯撒撒嬌也就過去了,東東也不會怪她。

  

東東找遍了朋友打聽詢問,有沒有什麼賺錢的門路,也問過我,我說要不然你來我公司試試,看適不適應唱片公司的節奏。

東東來了,然後因為在面試女歌手的時候啃鴨脖,被老闆趕出去了。

東東是湖北人,L和N不分,他嘆了一口氣說:「徐良,你說我是不是大智若驢。」

我說驢可比你聰明多了。

東東對我說他在謀劃個大事,存了半年多的錢了,今年的聖誕要好好地送小鹿一件禮物。

  

耶誕節的時候,他買了一台iPhone 6送給小鹿。

小鹿接過來,顫抖的指甲碰到盒子嘎嗒嘎嗒地響,抱著朝聖的態度一層一層剝開包裝紙,然後說,不對啊,蘋果上應該有個缺口啊,這個蘋果怎麼是完整的?

東東說:「我在正規蘋果專賣店……的門口買的啊。」

「門口?」小鹿問。

東東說:「是啊,那個人說跟他買能便宜一千塊,iPhone 6四千就拿下了。」

小鹿的臉上一瞬間閃過了悲歡離合,然後貼過來親了東東一口,說:「謝謝老公,還是老公對我最好了。」

  

iPhone 6買完了,小鹿歡喜地每天帶著上下班,一次她上班之後iPhone6落在了家裡,東東看見趕忙給她打電話,說:「看你這粗心的,手機落在家裡了,我這就給你送過去。」

小鹿說:「好。」

東東走到一半,驢腦子終於轉了兩圈,沒帶手機,那怎麼接的電話呀?後來東東知道了那是假貨,坐在我面前好久沒說出一句話來。

「媽的,她早就知道了,為了我才裝得那麼開心。我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驢。」

我說驢可比你有用多了。

 

東東跟小鹿道歉,小鹿說:「有毛病吧?你攢了半年錢給我買的,光這我就知足了。」

那天晚上,小鹿給了東東一張「一次券」,吵架的時候不許用啊,小鹿說,東東連連點頭。

東東開心壞了,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用才好呢?

讓她幫我做一頓飯?織一條圍巾?在家穿一回色色的女僕裝?想來想去,這張「一次券」最終也沒能定下怎麼用。

一年過去了,一天小鹿對東東說:「我們分手吧。」

 

北京的愛情往往不夠浪漫,多是心酸。

當你拒絕別人送你回家,一個人站在寒風霧霾之下,細數著自己堅強的藉口,找遍腦海,只是被深紅色的尾燈遠遠甩在身後,沒有人在乎,沒有人記得,一枝海棠插在冰天雪地之中,熱乎乎地冒著傻氣。

 

小鹿說:「我不想再這樣,因為沒人在乎我這樣,我想那樣,因為沒人會怪我那樣,你看大家都那樣。」

小鹿的分手詞不是我恨你,而是我愛你,毫無疑問地愛你,此時此刻也無法忘記你。

可愛你歸愛你,在一起歸在一起,這裡是北京,這裡的愛情只能身心分離。

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裡的男人指了指手錶,小鹿對東東說:「我要走了。」

  

東東抓住小鹿的手,不讓她走,小鹿慢慢地抽開。

他又從包裡拿出了那張「一次券」,遞給小鹿。

小鹿接過,眼淚一下子湧出來,說:「別這樣,東東,我們都不是孩子了,這件事我沒辦法答應你。」

小鹿轉身上了車,一陣發動機轟鳴,永遠消失在東東的夜色裡,可東東還留在那裡,他的太陽不知道還會不會升起。

 

小鹿搖晃在北京的夜城,霓虹那麼深遠,樓房那麼高聳,車子裡的空調轟隆隆地送著暖氣,窗外的上班族們一邊發抖一邊打著噴嚏。

她回頭看看東東的方向,握著那只東東存了半年錢才買的山寨iPhone 6,眼淚啪嗒啪嗒地掉下來,怎麼都止不住。

 

眼淚打濕了手中的「一次券」,她把它打開,上面寫著:小鹿,要幸福。

 

 

風雨裡的陽光

我見過用太陽來看幾點的,沒見過看週幾的。

她說我是在看「101」啦,上面有一盞燈,對應彩虹的顏色,黃色就是週三。

她身上存在著我見過卻又沒見過的單純。

有些人,活著就是一件藝術品。

還剩三天,還剩兩天,還剩一天,她馬上就能和男朋友團圓,沒有絲毫的質疑。

我開始擔心故事的結局。

 

第一次去臺北的時候乾脆就住在了通化夜市。

我的心願是住在一口金酥臭豆腐旁邊,但無奈住在了派克雞排旁邊,我啃著雞排流著淚,媽的熱量高就別做得爆炸好吃,有點社會責任感行不行?

每天鎖在屋子裡寫歌,其實跟在大陸沒什麼區別,唯一的福利便是中午出門覓食的過程。朋友說臺北的街邊店你就把眼睛蒙上,一通亂摸,摸到哪家吃哪家,家家好吃。我沒敢摸。

出門右手邊是一家麵包店,沒有客人,我走進店門,一個笑起來很好看的臺灣女孩迎過來,歡迎光臨。我向她說明了我的來意,想買一些比較有臺灣特色的食物給同行的大陸朋友吃。

你做的麵包好吃嗎?我問。

不好吃,她說。

哦,我說,太謙虛了,給我來幾個吧。不賣,她說。

哦,那這個點心呢?我說。

什麼都不賣,她說。

我不敢聲張,心想他妹的,當地購物就這個風俗?買個麵包像求婚一樣。

我剛打算下跪,女孩開口了,你要帶給大陸的朋友吃,買點好吃的才行,別買我家的麵包了,不好吃,她說。

 

我剛要感動於臺灣人民的淳樸就已經被她拽出了店門,圍裙都沒摘就開始帶我逛街。

有多少預算?她問。

一千台幣左右,我說。

鴨血豆腐、鹽酥雞、烤香腸、鳳梨酥,大大小小幫我兜了一堆,一千台幣用完,她還借了我三百塊,我連連作揖保證明天一定把錢送來。

回去之後同事們吃炸了,說以後不是徐良買的午飯臣妾們就不吃了。

第二天我去還錢,順道買了幾塊鳳梨酥給她送去,她看到鳳梨酥開心得像個孩子。

我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對,給人家臺灣人送鳳梨酥?相當於有人給我送山東大蔥,我的反應是誰送的大蔥就把大蔥插到誰鼻孔裡去。

可她已經開始吃了,呼哧呼哧的,全無少女情懷,吃得像個難民,完事嘬嘬手指頭。

我說昨天她選的午餐大受好評,同事們讚不絕口,今天我就以昨天的為基礎再去買一些新花樣就好。

女孩從椅子上彈起來,又拽著我走了,把麵包店扔在風裡。

我多次表示不必如此,這樣給她添太多麻煩。她說怎麼會呢,舉手之勞,然後她舉起了右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先生,林東芳牛肉麵。我糊裡糊塗踏上了征途。

 

臺灣是熱帶加亞熱帶地區,所以很熱,計程車裡的冷氣開得像冰箱一樣,深入骨髓,感覺自己變得很新鮮了呢。另外,這裡的司機一般稱作先生,如果叫師父的話他會感到很奇怪,畢竟他沒收過你這個徒弟。

很多先生都有自己的車上興趣。有一個先生對我說他的興趣是上網聽人家唱歌,車上裝了一台小小的電腦,軟體裡有人在唱歌,就跟內地的直播平臺差不多。他開著車說,好耶,到我了,然後順手從換擋器那裡拿起一支麥克風唱了起來,一路上單手駕車,急急拐。我在後座上左搖右擺,念經祈禱。

話說回牛肉麵,我和女孩排了一會兒隊,買到了林東芳牛肉麵。為了表示感謝,我請她吃麵,我們倆堂食,同事們外帶。

女孩呼哧呼哧地吃,蔥花、紅油,牛肉麵的材料從她臉上基本都找得出來,吃得仍然像個難民。

在臺北的日子裡,我幾乎每天都會去女孩的麵包店,一次斗膽嘗了女孩做的麵包,說不上好吃,但也並沒有難吃。

她說之前不是這樣的,顧客超多,麵包超好吃,是她男朋友做的。

你男朋友呢?我問。

我們分手了,她說。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最會說故事的音樂人徐良,每一篇的小故事都深深地寫入妞編輯的心~像是〈北京愛情故事〉裡的小鹿一直覺得東東很不浪漫,但最後那句「小鹿,要幸福」才知道其實「樸實」就是東東的浪漫~(心酸酸)

 

 

本文摘自《請在嗶聲後留言

出版社:高寶書版

作者:徐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