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宇田川亮太在早上八點十分抵達警視廳。

警視廳的上班時間比任何一間公家機關都要來得早。宇田川昨天處理了一疊累積許久的文件,工作到很晚。

被調到警視廳刑事部搜查一課也一年了,來到這裡以後才具體感受到文書工作特別繁雜。若遇到有搜查工作須外出辦案時,很快就會累積一疊待處理文件,之後得工作到深夜才下班已不是什麼稀奇事。

即使如此,早班的刑警還是得在早上八點十五分到班,是以當警察的大都會慢慢習慣睡眠不足。三十二歲的宇田川是巡查部長,雖稱不上是已經練就出一身警察的體質,但仗著年輕還算過得去。

宇田川腦袋放空等著電梯,有人拿東西敲了敲他的肩膀,一回頭看見手上拿著體育報的蘇我和彥對他咧嘴笑。

「是你呀。」宇田川說道。「還真是好久不見了。」

「什麼呀,別一臉死氣沉沉的。」

「昨天又加班到深夜。」

「刑警真辛苦呀。」

「公安部應該也沒好到哪裡去吧?」

「雖然是公安部,但我是總務課呀。」

蘇我的臉上總是掛著淺笑。他的身高將近一百八十公分,不過身材偏瘦,讓人絲毫不覺得壓迫。

宇田川對蘇我的印象並不深,他不是個熱血積極的人,從一進學校的初任科課程(譯註:警校生須通過六個月的學科及術科課程後,才能成為正式警察)那時就是如此。宇田川與蘇我是同期入校,年齡也相仿,一樣都是從私立大學畢業才去考警察。

宇田川以成為刑警為目標,雖然大家都說刑事部是與升遷無緣的部門,不過刑警工作有其成就感與價值,至少宇田川是這麼想的。

刑警可是犯罪搜查的最前線呀!大部分的年輕警察應該都以刑警為第一志願吧。

宇田川積極投入刑警工作的競爭,從一開始執行交通勤務時,便主動向前輩及上司表達自己對搜查的想法,即使是像腳踏車竊案或順手牽羊這種日常生活中的犯罪,他也用心設想、觀察入微。

相較之下,在蘇我身上就一點也看不出進取之心。

當初被分派到地域課的時候,即使兩人所屬警署並不同,也會在休假日或下勤務時相約去喝酒。他們常會從居酒屋順勢喝到酒店,但就連面對酒店小姐,蘇我也從不積極表現自己,總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凡事順其自然」是他的風格。

如此隨遇而安的蘇我,卻在兩年前受到警視廳公安部的長官賞識,拔擢他進到警視廳。這個消息傳到了宇田川耳裡,完全不清楚他升遷的契機是什麼,公安部的內部消息不可能會透露給轄區知道,蘇我也對他三緘其口。

宇田川很不甘心,蘇我竟然比每天努力耕耘的自己早一步進入警視廳。蘇我進到警視廳這件事本身一點也不重要,令宇田川在意的是蘇我受長官注意進而獲得拔擢的傳言。

宇田川比蘇我更早就通過巡查部長的遴選考試,而蘇我還只是巡查就被調到警視廳,之後才升上巡查部長。

這段期間,宇田川終於如願成為了轄區刑警,腳踏實地執行警務工作。原本這樣應該就心滿意足了,畢竟他並非想要平步青雲,而是一心想當個刑警。倘若蘇我沒有進入警視廳,或許宇田川會以身為轄區刑警而自豪並努力工作。

男人真是一種嫉妒心強烈的生物。如同戀愛關係當中,相較於女人,男人的獨占欲望強烈、嫉妒心也特別重,工作上也是一樣的道理。愈有野心,就愈會嫉妒。

宇田川覺得自己毫無疑問是個野心強大的人。

蘇我進入警視廳的一年後,宇田川終於如願調到警視廳刑事部的搜查一課。宇田川認為,是他無時無刻都在鍛練自己的敏銳度而深獲上級賞識,才得以被拔擢進警視廳。

這麼一來,就能與蘇我平起平坐了。宇田川期待著與蘇我在警視廳裡相遇,想當面對他說「我也到這兒來了」。不過,兩人相遇時蘇我只說了一句「嗨!」看來是從未把宇田川放在心上。蘇我本就不是會在意小事的人,說不定只是宇田川將自己看得太重。在那當下,宇田川感到無以名狀的自卑,就像被人揭露自己的心胸有多麼狹小。

總之,蘇我就是這麼一個曾讓宇田川視為競爭對手的人。

 

 

(《ST紅白搜查檔案》劇照,非當事CP警察)

source: rbbtoday

 

蘇我抬頭仰望著電梯的樓層顯示變動,邊對宇田川說:「最近很難得見上一面呢。」

宇田川答道:「誰教我們一個是刑事部,一個是公安部呀。」

「再找時間去喝一杯,找間酒店吧。」

「你這傢伙,明明去酒店也一點都不開心。」

「沒那回事,跟你一起去就很開心呀。」

高樓層專屬的電梯來了,蘇我走進那部電梯。

「那,下次再約。」

只停高樓層的電梯門關上。宇田川等刑警所搭的是只停低樓層的電梯。

其實只是部門所在的樓層不同,但搭乘不同部的電梯,似乎述說著雖同為警察,升遷的機會卻無法相比擬。宇田川厭惡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的自己。

 

上午,宇田川依舊必須埋首於文書工作,再加上身為菜鳥,還得多處理前輩丟給他一些雜事。

宇田川隸屬於刑事部搜查一課第五係,一個係通常有十到十二名的調查員,第五係共有十二名。

係也被稱為班,至今還有許多人把係長稱作班長。第五係的班長是四十五歲的警部名波孝三。一般都是以整個班為單位來行動,傳統上也多以兩人一組進行搜查。

常跟宇田川搭檔的是五十一歲的警部補植松義彥。光看年紀與官階,就知道植松已不在升官的路上。

這樣的人會待在警視廳搜查一課,這件事本身就很稀奇。不過,聽說課長十分信賴植松的能力。

他可是最像刑警的刑警呀,宇田川也這麼認為。只是他對下屬相當嚴厲,作風保守且頑固,坦白說,宇田川在進到警視廳的這一年,始終覺得處處受限,植松也常派些雜事給他做,要處理雜事而耗費的時間可不是開玩笑的,有時就連吃個午餐也會被打斷,植松總是要他明確交代什麼時間會去哪裡。

有事的話,打手機把人叫回來不就得了嗎?宇田川雖這麼覺得,卻不敢說出口,要是說了,一定會被植松怒斥,並對他說教說上一陣子。

 

這天,已經過了中午,宇田川心想也差不多該吃午餐了。他跟植松報告,植松卻要他等等,同時目光緊盯著係長。係長正從位子上站起,往管理官的方向走去,看來植松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動靜。

「要出外勤嗎?」宇田川問。

「應該是,課長剛剛把管理官叫過去了。」

「共同聯絡的無線電並沒有任何動作呀。」

「所以,是還在進行中的案子。」

周圍的員警也觀察到有動靜,接連把原本正在處理文書的電腦關掉。

一如預期,係長下達了出動的指示。

「到目標地點搜索。目的地是特定黑道組織的事務所。由於是支援組織犯罪對策部(簡稱組對部)第四課的工作,就依照他們的指示去做。」

之後,說明了該黑道組織的名稱及地址。

「搜索黑道事務所,應該是組對部的工作呀,為何得要出動搜查一課?」

宇田川不經思索的一句話,讓植松把目光轉向他。

「你這蠢蛋,聽了該組織的名稱你還沒想到嗎?不是跟我們正在處理的案子有關?」

宇田川在心中驚呼。

「是十天前那件命案嗎?」

「廢話。走了,別慢吞吞的!」

 

 

 

 

 

本文摘自《同期》

 

 

 

日本警察小說的旗手今野敏繼《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之後,最新力作。

  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宇田川與公安刑警蘇我是警察學校的同期,雖然宇田川暗自將蘇我的迅速升遷等同於自己的挫敗,但蘇我悠哉的個性實在令人無法討厭,兩人還是偶爾一起消磨時光、吃飯聊天的朋友。

  一日,宇田川在參與搜索黑道辦公室的行動中遭逢歹徒開槍襲擊,突然蘇我奇蹟般地出現,捨身救了宇田川一命。然而,三天後,蘇我卻無預警地被懲處免職並消失無蹤,接著又被列為連續殺人犯,遭到警方全面通緝。為了解救同期兼救命恩人,宇田川追查起蘇我的下落,才發覺自己對蘇我一無所知,更隱約發現整個警察組織如高牆般阻止著他。於是宇田川逐漸明白要解救蘇我已不只是個人情義問題,更是一場賭上刑警榮譽、奮力一搏的戰鬥!

  為友情衝撞體制,公安、刑警破天荒聯手辦案
  日本警察小說旗手今野敏的最高峰!
 
 

 

出版社:青空文化

作者:今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