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我們再來看看乾隆生母的「賤婢說」。提出這一說的是清末詩人學者王闓運,他曾是曾國藩的幕僚,交遊很廣,聽到的各方傳聞很多,在他所著的《湘綺樓文集》中,有一則〈今列女傳〉,其中說:

 

孝聖憲皇后,純皇帝(按指高宗乾隆)之母也。始在母家,居承德城中,家貧無奴婢。……十三歲入京師,值中外姊妹當選入宮,隨往視之,門者初以為籍中,既而引見,十人為列,始覺之。主者懼,譴令入末班。孝聖容體端頎,中選,分皇子邸,得在雍府,即世宗憲皇帝王宮也。憲皇帝肅儉勤學,靡有聲色侍御之好,福晉別居,進見有時。會夏被時疾,御者多不樂往,孝聖奉妃命,旦夕服侍維謹,近五六旬,疾大愈,遂得留侍,生高宗焉。

 

根據上述,乾隆生母原是居住承德的一位貧家女,後來進京,誤打誤闖的被選中秀女,分配到雍正的王府,後因伴侍雍正生病,終得寵幸而生乾隆。到民國三十三年(1944年),又有一位周黎庵先生,得自遜清遺老冒鶴亭的說法,寫成了〈清乾隆帝的出生〉一文,內容比王闓運的更富傳奇性,更引人入勝。他說:乾隆出自海寧陳家「其所持理由,皆不充分,無足深辯」。冒鶴亭告訴他的才是信史。冒先生的說法約有:(一)乾隆生母李佳氏,蓋漢人也。(二)雍正有一年隨父皇康熙到承德打獵,射得一鹿,因飲鹿血而躁急不能自持,身邊無從妃,「適行宮有漢宮女,奇醜,遂召而幸之」,不料這隨便發洩的露水姻緣,乃種下了龍種。(三)第二年李氏女子臨產,康熙急召雍正來承德詰問,雍正承認不諱,乾隆生後乃成為皇裔。(四)冒鶴亭還根據「當地宮監」傳聞,確指李女在避暑山莊一處「傾斜不堪」的馬廄內生下乾隆,日後清廷每年都列專款修理「草房」,正為重視乾隆出生場地之故。

 

 

(圖:《延禧攻略》中的乾隆/愛奇藝台灣站

 

由於此上兩家的文筆生動,內容曲折多奇,又加上後來有人考證認為甚為可能,乾隆生母為承德李氏貧家女說也被不少人視為信史了。不過「青史字不泯」,要想「對歷史肆無忌憚,毀記載之信用」也是不可能的。以「賤婢說」而言,第一、清代選秀女的制度森嚴,不是隨便可以冒名參選,更不可能臨時混入而被選中的。第二、清朝皇室成員在《玉牒》上都有詳細記載,尤其新生嬰兒不僅即時報呈宗人府,而且有一定的手續,生母與子女要想竄改登錄《玉牒》談何容易。第三、乾隆生日為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清宮多種檔冊都有明確記錄。承德李姓醜女應在前一年九月中懷胎才是正常。冒鶴亭也了解這一點,他說雍正去承德打獵時是「冬初」;可是康熙到承德山莊避暑,據史料所記,是四十九年五月初一離京,九月初三回鑾,當年閏七月,因此「冬初」之說不確,若說這一年雍正與李氏醜女在七、八月間野合懷孕,則乾隆在生母腹中至少有十一個月,或是更長,這與一般生育情形不合。第四、有人考證說在乾隆出生的康熙五十年七月,原先留在京城的雍正,突然赴承德,認為一定是為了「有極重大事情需要請命皇帝」,所以聯想到李氏醜女當時大腹便便待產,康熙急召雍正去面質實情,雍正才有承德之行。然而根據現存的滿文檔案,我們可以看出:當年雍正與他三哥胤祉確實留在京城辦事,不過到六月間,康熙手諭他們留京的兄弟可以分批到承德去度假,留守北京的皇子胤祉、胤禛、胤禟、胤乃聯名上書,遵旨擬出兩項建議,請父皇康熙定奪。康熙後來批示:「皇太后既在此,則准五阿哥留此,十二阿哥、十四阿哥回京。換四阿哥、九阿哥在雨季前速來此,三阿哥不必來,可明年來。俟朕回宮,再行明確編班降旨。」四阿哥就是雍正皇帝胤禛,可見康熙是讓留京辦事的兒子們也輪班去承德「住夏」,並非因重大事務面質的問題發生。第五、關於「草房」每年修繕的事,確是清廷重視這些古老建築的表示,為什麼政府重視它們呢?原來草房為雍正時所建,並為它們題過匾額。乾隆也曾幾度訪問過草房,還作過不少首詩。但是詩文的內容不是為他出生或是懷念他的「醜女」母親的,而是強調他父親雍正在世時節儉美德,並用以垂示子孫的。例如「草堂栖碧嶺,樸構稱山林」、「岩屋三間號草房,樸敦儉示訓垂長」等等,都是說明雍正造草房是訓示子孫要儉樸。乾隆生於馬廄一說顯係於史無據。

 

 

 

(文接〈乾隆生母之謎33

 

 

 

本文摘自《明清史》

 

 

當過和尚的朱元璋如何擊敗群雄、一統天下?
明朝士大夫們各立門戶、互相攻訐,他們在爭論什麼?
何以神宗皇帝二十多年不肯上朝理政?
順治帝有沒有出家五台山?
雍正有沒有改詔奪位?
乾隆皇究竟是不是漢人?
本書作者憑藉著豐富的學養和深厚的語文造詣,爬梳大量的中外文及滿文史料,澄清不少野史及戲曲中的繆誤傳說。
中國歷史悠久綿長,明清兩代是上承帝制下啟共和的重要關鍵時期。
作者以深入淺出的筆法,清晰地介紹明清兩朝的建國歷程和典章制度;
並以獨到的見解,臧否歷任帝王治績、析論兩朝盛衰之因,值得關心明清史事的人一讀。

 


作者:陳捷先
出版社:三民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