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是終點,因為我們都在《幸福路上》~用一部動畫片惹哭桂綸鎂和無數女孩的宋欣穎導演,就從15分鐘的短片開始,勇敢築出屬於台灣家庭的動畫記憶!

 

 

 

感謝有人生上的「繞路」

坦言自己並不愛念書的導演說:「從社區團體、網路公司一直到進入報社,我畢業一年之後一直在換工作,其實也很迷惘。因為我唸政治系,同學們不是考國考就是到一般公司行號,但我知道自己不想做這些。於是就去當記者,因為我很喜歡跟別人聊天,想要寫作!」

 

 

 

宋欣穎導演說,那是個工作好找、目標卻不明確的時代,但是你可以嘗試,在不一樣的地方慢慢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和「厭世代」的現在很不一樣。擔任記者一段時間後,厭倦了台灣的喧鬧,導演又毅然決然到日本唸書,接著認識了先生,遠赴美國共同生活。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種幸運,或可以說是勇敢,闖入異鄉,但對導演來說,她認為這些都是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道路前,「剛好遇到」的必經過程。

 

 

 

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很感謝這些繞路,讓我有更多機會體會生活。」導演用溫和的笑容堅定地說,妞編輯好像也有點沾染了,個頭嬌小、溫和可親的導演,身上那種台灣女孩子特有的堅強和勇氣

 

 

 

我想要做自己想做、能做的事

對於在台灣做電影,甚至是動畫片,宋欣穎導演聽到的唱衰、勸阻、擔憂不是一天能夠說得完的。可愛的導演說:「我就是有一種對的直覺,電影也是、男人也是。我知道這是對的,所以我必須去做。」(妞編輯也想要這種直覺!)

 

 

 

當導演聽到上了配樂《幸福路上》之後,她說:「我真的被自己的作品感動了,那個發光的一霎那,那個時刻的喜悅會不停增加!」大家會用他們的感動與創作者共感,然後就會有美好的價值支撐你,成為你最終的信仰!找到你的目標,讓它發酵出力量!

 

 

 

 

 

我就是個「庸才」,但找到自己想做的就能發光

「我就是個庸才,但我真的慢慢學會去調整生活。」導演說,創作電影這一路上,其實也很辛苦、很痛苦,雖然有很明確的目標,可是中間也會傷害一起工作的人,也會被指責沽名釣譽、譁眾取寵。或是會有聲音說,你做動畫只是為了被注意、想要成名,這些別人對你說的,其實也不是真的。要鬆開別人給你的枷鎖,想清楚你想要的,看那些肯定你的部分,不要去羨慕你沒有的,正念的思考或是把這個感動帶給更多人,「試著去理解」可以減少憤怒和衝突。

 

 

 

 

 用電影說一個愛台灣的故事

宋欣穎導演覺得,這一代的年輕人很辛苦,她發現年輕人有好多的辛苦卻又說不出,社會的氛圍死氣沈沈、很凝滯、很貧窮。也許不能改變很多,但做電影、追求夢想,至少自己有一些能力可以開頭,起一個示範,讓更多人看見、或是投入動畫市場,因為比起抱怨,我還有更多可以做的!

 

 

 

而用電影來說一個台灣的故事是一個契機。導演說:「一個族群一定要有記憶的傳承,大家才能愛自己的土地,當你愛自己的土地你才會愛自己!」「沒有記憶的族群是可悲的,不管是孤獨或是缺乏理解,都不能夠阻止我做電影。就像聶隱娘說:『一個人沒有同類,是你自己選的。』我要靠著創作去找更多認同我的人,這樣就好,不孤獨其實也很累。(笑)

 

 

 

 

幸福的路上我們要對自己誠實

「每個人想要什麼其實往心裡找就會知道!可以灑脫放下、誠實面對其實很重要!」宋欣穎導演用故事告訴我們這個道理,也許小琪一開始就想要回家,但是為什麼沒有回家呢?是因為對自己不夠誠實吧!如果可以放下不想要,可是又割捨不下的東西,才能夠往前跨出更大的步伐。

 

 

 

對於別人的看法、流言蜚語永遠最在意的都是自己,《幸福路上》的人們其實不會在意。對那些在幸福的路上陪伴你的人,不需要太多解釋,只要誠實,不需要去設想自己必須滿足什麼期待,這樣就是最好的狀態。

 

 

 

在冬天裡看這部作品,就像是喝完一碗媽媽熬的雞湯一樣,打從心底的暖了起來,又有了勇敢面對明天的勇氣。《幸福路上》就是這樣的一部動畫,沒有多餘的調味料、真誠又甘甜,飽含了人生裡我們經過的風霜,但也有每一刻陪伴身邊的人們豐沛的愛。

 

 

 

 

採訪編輯/阿蠻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

 

 

 

source: 傳影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