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拉告訴自己腸胃翻攪是因為她那天早上沒吃東西。但丁在森林裡睡了一晚,亮晶晶的靴子卻沒黏上半根草葉,他穿著墨水黑的衣物,連領巾都打得整整齊齊,看起來像一名無翼的黑天使,被丟出天堂,卻用雙腳穩穩著地。


泰拉忽然想起昨晚宴會時但丁靠近她的方式,內臟又翻滾了一圈。 她一開始打招呼時,但丁冷漠的回應幾乎可稱得上是不理不睬。但後來泰拉發現他在宴會上一直偷瞄她,這裡一眼、那裡一眼,直到忽然出現在她身邊,把她吻得膝蓋發軟。


「請別因為我就停下這麼精彩的演說啊,」他說,讓泰拉回過神來。「我很確定我聽過更多彩多姿的咒罵。」


「你是在侮辱我罵髒話的程度嗎?」


「我以為我是在鼓勵妳多罵一點。」他的嗓音低沉到讓泰拉覺得沿著裙子背後垂下的緞帶也跟著捲了起來。


不過這就是但丁,他和每個女孩都這樣講話,亮出那抹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說著邪惡惑人的事物,直到她們解開襯衫鈕釦或撩起裙擺。然後但丁就會假裝她們不存在。泰拉在卡拉瓦期間聽過相關傳聞,所以知道先假設經過昨晚之後這男孩就不會再跟她說話,才是保險的作法。


泰拉很享受接吻,也許很久以前、也許在另一個時空,她會受到誘惑想要更多。不過問題是,更多吻也代表著隨之而來的更多情感,像是愛。泰拉不想和愛扯上關係,她很久以前就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命運,她允許自己隨心所欲,想親幾個男孩就親幾個,但絕不親吻同一人第二次。


「你想做什麼?」泰拉問。


但丁睜大雙眼的模樣透露出他被泰拉凌厲的語氣嚇了一跳,但是他仍然彬彬有禮地說:「妳昨晚把這東西掉在森林裡了。」他掌心向上伸出大手,讓她看那枚厚實的黃銅錢幣,上頭不完整的圖像看起來像半張臉。


錢幣在他手上!泰拉差點就要撲上去搶奪,但是她懷疑表現得太迫切應該不會有用。

 

「謝謝你幫我撿起來。」她輕描淡寫地回答,「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我想隨身帶著當幸運符。」


她伸手去拿。

 

但丁的手往回一縮,把硬幣拋入空中又接住,「選這東西當幸運符真有趣
。」他的表情忽然嚴肅起來,皺起炭黑色雙眼上方的濃眉,一次次翻轉錢幣,讓它在布滿刺青的指頭上舞動。「我在卡拉瓦裡見過不少怪事,卻不知道有人隨身帶著這個當幸運符。」


「我猜我是想發揮創意吧!」


「也有可能妳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他抑揚頓挫的嗓音聽起來比剛才更感興趣。


「不然你覺得是什麼?」


但丁又拋了一次錢幣,「據說這是由命運諸神所鑄。人們通常稱之為『厄運錢幣』。」


「怪不得一直都沒什麼用。」泰拉擠出一聲大笑,不過有件事讓她惴惴不安— —可能是她太蠢了,沒認出那個東西。


自從泰拉找到母親的命運牌組之後,就一直著迷於命運諸神。總共有三十二張牌,由十六個不死之人、八個地方和八個物品組成。每張命運之牌都有一種獨特的力量,而這只是他們幾百年前統治了部分世界版圖的原因一,除此之外,他們無法被凡人殺死,而且比凡人更快速、更強壯。


幾個世紀以前,他們消失了。命運牌組裡描繪的人物像殘酷的神祇一樣統治世界上某些地方。泰拉盡可能讀了所有關於他們的事,所以她聽說過厄運錢幣,不過她覺得現在承認這件事很荒謬。


「人們管它叫厄運錢幣,是因為發現這種錢幣通常是不祥預兆。」但丁說
,「謠傳厄運錢幣有種魔法力量,可以追蹤某人的去向。命運之神會把錢幣偷放進別人的口袋中,可能是他們的凡人奴僕、愛人,或者任何他們想要跟蹤、就近看管或控制的人。這是我第一次親手拿到厄運錢幣,不過我聽說如果旋轉錢幣的話,可以看見它是屬於哪一名命運之神。」


但丁把錢幣直立在附近一張木長椅邊緣。

 

泰拉的背脊湧起一陣不適的興奮感,雖然他似乎知道很多冷僻的歷史故事
,卻看不出但丁是否相信命運諸神的力量,她自己是相信的。


據說死亡少女可以預知痛失至愛或至親。就在泰拉翻出這張牌、看見少女的頭罩在一個珍珠牢籠中幾天之後,她母親就消失無蹤。她知道認為自己掀開那張牌才造成母親不告而別,是個很幼稚的念頭。但並非所有幼稚的念頭都是無稽之談。母親警告過她,說命運之神有方法可以扭曲命運。而泰拉也看過亞拉蔻好幾次預言的未來確實成真了。


但丁猛力一轉錢幣,泰拉屏氣凝神。
咻、咻、咻。


錢幣轉呀轉,直到邊緣的刻痕開始構成具體的形狀,彷彿有魔法般浮現出一幅眼熟到殘酷的影像:一名笑容鮮血淋漓的年輕男子,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微笑讓泰拉聯想到啃噬心臟的牙齒和貼著被刺穿血管的嘴脣。


儘管影像很小,泰拉還是看得一清二楚。一隻手舉在尖下巴旁,緊握著一把匕首,雙眼淌落紅色的淚水,嘴角也染著血跡。


紅心王子。


代表得不到回應的愛以及無法挽回的錯誤,泰拉同時感到恐懼和病態的沉醉。


思嘉蕾的大半個童年都在迷戀萊金和卡拉瓦,但是自從泰拉從母親的命運之牌中抽出紅心王子,獲得她未來無愛的預言之後,就著迷於他。


傳說紅心王子的吻值得一死,泰拉時常好奇這樣的致命之吻會是什麼感覺
,不過隨著她長大,親了夠多男孩之後,就明白沒有任何吻值得一死,泰拉開始懷疑這些故事只是告誡人們墜入愛河有多危險的寓言。


因為傳說裡也提到,紅心王子無法愛人,因為他的心很久以前就停止跳動了。只有一個人能讓它再次跳動:他的真愛。人們說他的吻會致所有人死,除了她— —而王子尋找真愛的過程會屍橫遍野。


又一陣顫慄襲上泰拉的後頸,她伸手一拍錢幣。


「我想妳對紅心王子應該沒什麼好感?」但丁問。


「錢幣看起來快掉了,然後我就得追著它跑。」


但丁的嘴角微揚,看起來不太相信。

 

泰拉也注意到,他提及紅心王子的方式,彷彿命運諸神還漫步於帝國各處
,而非已經消失了一世紀之久。


「我不知道妳帶著那枚錢幣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但丁說,「妳得小心點
。命運諸神碰過的物品,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望向天空,彷彿諸神正從上方俯瞰他們倆,偷聽他們說話。


然後,泰拉來得及反應之前,但丁就已經邁著自信的步伐離開了,留下她一個人,掌心握著炙熱的錢幣,還有種詭異的感覺,彷彿這個男孩不如她原先所想的那樣虛有其表。

 

 

 

本文摘自《魔幻卡拉瓦2:骨白色的王子》

 

 

她的未來操縱在十六位命運諸神手中,
她該向命運低頭,摧毀童年時夢想的魔法來保命?
還是選擇反抗,設法消滅古老強大的眾神?


✶ 美國有八間出版社激烈競標,其中五間出版社的最終報價超過五十萬美金!版權狂銷三十二國!
✶ 二十世紀福斯以七位數美金奪下電影版權,由《分歧者》、《紅皇后》、《決戰王妃》製作人操刀
✶《紐約時報》排行榜 No.1
✶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Indie Next選書
✶ 獲BuzzFeed、Bustle、Hypable等眾多媒體選為2018最期待的小說
✶ 《魔幻卡拉瓦》系列首作獲日本本屋大賞 2018 最佳翻譯小說,日本女星吉岡里帆感動推薦

魔幻劇團卡拉瓦以獨樹一格的表演形式著稱,打造絢爛奪目的城鎮,讓觀眾在這個充滿魔法的地方,觀賞為期一週的舞台劇演出,然而這不僅是一齣戲劇,更是一場可以親自體驗的冒險遊戲。

♠警告♠
- 不接受金錢交易,但可以拿歌聲、祕密、記憶,甚至幾天的生命來換取想要的東西。
- 這一次,遊戲是真的。
- 遊戲結束之後,參加者若無法抽離導致發瘋甚至自殺,卡拉瓦劇團概不負責。


泰拉住在子午帝國邊陲的小島,小時候,她在母親的房間裡發現一疊神祕的命運牌組,她翻開第一張牌,「死亡少女」,代表痛失至親,她繼續掀開第二張,「紅心王子」,象徵永遠得不到回應的愛。泰拉驚恐卻也著迷,抽出第三張牌,「亞拉寇」,是面預言未來的魔鏡,鏡子裡頭是淚流滿面的她。

在她翻開死亡少女幾天之後,母親便不告而別,從此下落不明。自那時候開始,泰拉對命運深信不疑,但她不願意就此屈服,決心查出母親當年失蹤的真相,而線索似乎就藏在即將開幕的最新一場卡拉瓦中。傳說這一次,命運諸神也將前來參加,幾百年前他們曾經統治這個世界,卡拉瓦團長萊金卻偷走了他們的魔法,只要能贏得遊戲,就能獲知萊金的真名,進而摧毀他並奪回魔法。

原本只想找到母親的泰拉,沒想到會被捲入命運之神和萊金之間的黑暗角力。然而她要對抗的不是無形的命運,而是十六位命運之神,他們各有各的意志,有的容貌絕美、有的面目可憎,但都同樣殘酷無情。

母親當年為何不告而別?她的牌組又藏著什麼祕密?這一次的卡拉瓦,只是特別盛大的變裝慶典,又或者真是萊金和諸神之間爭奪魔力的致命鬥爭?泰拉能否扭轉命運,重新奪回對自己人生的掌握呢?

 

 

作者:史蒂芬妮‧蓋柏(Stephanie Garber)

出版社: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