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瘋傳閉路電視片段,

一男一女在天恒邨大廈升降機內憑空消失,

到底是惡意玩笑,還是兩人誤闖「凶間」?

 

(此為《香港都市傳說》書中收錄原汁原味粵語版,如需翻譯年糕請由此走)

 

「阿忠,你看房子價格又變貴了啦!我們怎麼辦啊?」一個只有二十來歲的女生,正用那誇張又尖銳的聲音,在一名男生身邊大喊。

「Tina,沒關係啦,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也不錯啊!」這名叫阿忠的男生,正嘗試安撫身邊這名稱為「女朋友」的生物。

「好?好個鬼,你那是公屋而已!我也不是說公屋不好,但你也要想想將來啊!難道我跟你結了婚,我又搬去一起住嗎?你想想你家裡多少人?你還跟你弟同房,那到時候我怎麼辦?跟你一起睡在下層,然後你弟睡上層嗎?還有啊……」Tina 聽完阿忠的回答,便開始發起牢騷來。

阿忠在一旁不敢作聲,只能不斷點頭回應,因為他知道,Tina 一旦開始提出結婚買樓這些話題時,他不論回答甚麼,都只會換來吵架收場。

所以,在累積了好幾次戰死沙場的經驗後,他學懂了沉默是金的道理,雖然耳朵需要承受將近一小時高分貝的噪音攻擊,但總比吵架時帶來的物理性傷害來得划算。

趁著Tina 在吵鬧的時間,先跟大家介紹一下,阿忠,全名謝兆忠,二十八歲,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了數年,總算由Teller 升做General Banking Officer。

這兩個職位有甚麼分別?

簡而言之,Teller 只是櫃枱員工,負責一般銀行事務;而General Banking Officer 需要負責跑數,但請不要誤會,這絕不是一份多勞多得的工作。

自從金融風暴、歐債危機……唉,原因多得不想細說,總括來說就是一個字:難!

過往月入六位數的員工,現在業績能做到每月達標已是十分不錯。

像阿忠這種新人,每天就是受盡責罵和加班的煎熬!

另外,阿忠這個位置,每天所受的氣,簡直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忍受的,但阿忠仍然能勉強撐下來。

為甚麼?

還不是為了自己和Tina 的將來。希望早日跟Tina 組織家庭的這個心願,即使再辛苦也好,為了生活,他只好忍了。

說到Tina,她比阿忠小了一歲,是阿忠在大學時的學妹。

近水樓台,阿忠便是這樣贏得了Tina 的芳心。那時的Tina 並不像現在這樣,她不會發牢騷,不會為了住屋而跟阿忠吵架,也不會為了金錢而去發脾氣。

以往他們可以簡簡單單,在公園逛逛、到茶餐廳吃個快餐、喝杯用苦澀檸檬泡出來的檸茶,便已經開開心心的度過一天了。

但無奈社會逼人,Tina 出來工作後,很快便認識到世界的殘酷,也了解到過往的自己是有多天真!

所以她經常跟阿忠去討論將來,甚至會忍不住對阿忠發牢騷。

每次Tina 對他發牢騷時,阿忠實在很不高興,只是工作時訓練出來的忍耐力,使他一次又一次的強忍。

「我其實也是因為想和你在一起才想這麼多,你明不明白?」Tina 經過差不多一小時後,最後無力的說。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答應你我會努力存錢,而且我也有想過的,每次居屋樓盤推出我都有去申請抽選的。而且最近圍村的村屋都蠻漂亮的啊,我們找一天一起去看一下吧。」阿忠知道,當Tina 發完牢騷後,只要自己能夠說出一些比較實際的計劃,便能成功安撫Tina。

果然,這次也成功了,Tina 的怒火平息了。

約會結束後,阿忠送了Tina 回柴灣後,他便獨自乘坐港鐵回天水圍。

對,你沒有看錯,Tina 真的是住在柴灣,阿忠亦的確是住在天水圍。但千萬不要誤會,是阿忠自己要送Tina 回家的,Tina 從沒有提出過這樣的要求,只是某次阿忠到Tina 家作客時,剛好碰到鄰居在大吵大鬧,之後更拿出菜刀在走廊失控胡亂揮舞。最後雖然沒有任何人受傷,但也驚動了整個樓層的人。自此以後,不管平日工作有多累,阿忠都盡可能送Tina 回家。

在車程中,阿忠認真地考慮買樓的事情,但不論如何計算,他實在無法支付那高昂的首期,還有每個月固定的供樓費用……想著想著,他便在西鐵車廂裡睡著了。

此時,他發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送Tina 回家,在Tina 進門前的一刻,那失控的鄰居突然出現,用菜刀不斷砍向Tina,鮮血如泉湧出。阿忠欲阻止那人的時候,卻也被對方在脖子上劃了一刀,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夢到這裡便完結了,阿忠醒來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抬頭一看,發現下一站是元朗,幸好還未過站。

經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阿忠總算回到天恒邨了。

就在他踏進大廈大堂時,已經接近晚上十二時,這個時間竟然仍有數名住戶正與保安討論著甚麼。

阿忠雖然疲倦,但也著實好奇,於是便慢慢靠近他們。

「華叔,這麼晚了怎麼還這麼多人在這裡啊?有什麼事嗎?」阿忠也算老住戶了,所以他決定直接問道。

「忠仔,今天也這麼晚才回來,跟女朋友去玩嗎?沒什麼事,剛剛這幾個住客打電話來投訴十八樓黃先生那裡好吵,我就上去看看,上去以後又說沒事,然後隔了一段時間又開始吵了,我來來回回去了三次,之後才安靜下來。真的是!」華叔無奈地說。

「對啊,我住在樓下我都聽到!多吵啊!」陳師奶也搭話。

「你算好了,我住在他樓上啊!多清楚啊,害我兒子一直哭一直哭,現在才有時間下來放鬆下。」李師奶抱怨。

「你們都好,只是聽到聲音,我住在他對面,你也知道今天多悶熱,我們想說省一下不開空調,開門就算了!結果剛剛他們吵的時候,我看到有一隻拖鞋被扔出了走廊。我還看到好像有扔盒子,幸好有鐵閘擋一下,才沒有扔進來我們家!」張師奶看來最受影響。

「那你知道他們之後怎麼樣了嗎?」陳師奶問。

「沒有了,看到這樣我們當然趕緊把門關上啊!然後我就打電話給華叔了!華叔真的麻煩你了!」三名師奶跟華叔道謝。

「不客氣,我應該做的。對了忠仔,你也住十八樓的對吧?」華叔突然想起。

「我?對啊,黃先生就住在我旁邊那一家。」剛剛聽到消息的阿忠,也不禁有點擔憂。

因為在他小時候,天水圍的治安不是很好,亦經常有一些家庭暴力和倫常慘案發生。他曾目睹鄰居拿著菜刀傷人,所以在長大後,對保安方面都十分重視。這也是另一個,他會這麼緊張Tina,盡量送她回家的原因!

了解情況後,他便跟華叔和幾位師奶道別,搭乘升降機回到自己的樓層。

在經過黃先生的單位時,他不禁偷偷看了一下,只見那緊閉的大門上,能看見有好幾處破損的地方,看似是硬物撞擊而成的。

「回來了?」一把低沉的聲音問阿忠,這聲音的主人正是阿忠的父親,謝兆康,姑且稱他為忠爸吧。

「對啊,這麼晚還沒睡?」阿忠回到房間,只見他弟弟已經在上格床安睡,他躡手躡腳走進去放好背包,便回到大廳中。

「唉,我也想睡!剛剛隔壁太吵,被他們吵醒了!」忠爸手上拿著一罐啤酒,仰頭喝了一口。

「我剛剛在樓下也聽到華叔說,知道在吵什麼嗎?」阿忠也拿了一罐啤酒,坐到忠爸身旁。

「我沒聽全,可能又是錢財問題吧。唉,香港人現在賺錢,哪像我們以前,肯做就有呢!」忠爸搖了搖頭。

「唉,又是錢……」阿忠垂下頭,深深嘆了一口氣。

「怎麼,又在煩惱不夠錢買房子啊?爸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也有點錢,你可以……」忠爸搭著阿忠膊頭,卻被阿忠打斷了他的話。

「爸不用說了,那些錢你留著享福吧,買房子的事我會自己想辦法的了!我跟Tina已經有計劃了!」阿忠反過來搭著忠爸,堅定地說。

「唉……好吧,有什麼事就跟爸說!不要搞得像隔壁兩父女一樣就行了!」

忠爸也不再多言。

「收到,爸你也別喝這麼多了,早點休息吧!」阿忠一口氣把啤酒喝掉,準備回房。

「知道了,我再多陪你媽一會就去睡了!」忠爸指了指櫃內的一張黑白照,照片內就是阿忠的母親,她因癌症而離世多年了。

阿忠看了看照片,對忠爸點了點頭後,便回到床上睡覺了。

但滿腦子都是「買樓」、「慘劇」、「家庭糾紛」等等的事情,他在床上輾轉翻側良久,才能沉沉睡去。

由於胡思亂想的關係,阿忠很晚才能睡著。當他隔天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遲到了,所以到了晚上他只好獨自留在公司加班來追趕進度。結果他回到家時,已差不多晚上十一時了。怎料,在大廈的大堂裡,又聚集了不少住戶,正跟華叔交談著。

「華叔,今晚又這麼熱鬧啊?不會又是黃先生吧?」我半開玩笑的說,華叔卻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唉,就是。今天兩父女吵得比昨天還厲害,昨天我上去,他們至少還裝一下,我今天去的時候,他們看到我在還照樣吵,弄得差點報警了。」華叔語帶不滿地說。

「這麼嚴重?」阿忠也驚訝地說,畢竟在這裡住了超過十年,黃先生一家的確經常吵架,但要出動到警察的,這可是十年來頭一遭。

「對啊,剛剛我在對面看到,差點被他們嚇死。本來我跟家人在吃飯嘛,誰知道對面突然有人喊救命,本來我只是看一下,誰知道突然又有東西飛過來我們鐵閘那裡。這次你知道是什麼嗎?是刀啊!接著就看到黃先生衝出來撿那把刀又說要斬死他女兒,我怕發生什麼事就通知華叔了!對了忠仔,剛剛你爸也有出來勸啊。」住對面的師奶說。

「什麼?不是吧?他有沒有事?不說了,我先回去!」阿忠緊張地說。

我趕緊回到家中,只見忠爸正在客廳看電視。

「回來啦?餓不餓,我熬了湯,盛一碗給你喝吧!」忠爸慢慢走到廚房,看來沒有受傷,阿忠也放下心來。

「謝謝爸。聽華叔說,剛剛你去了勸架,下次別做這麼危險的事了!那些人吵起來什麼都做得出來的!」阿忠喝了口湯,然後又擔心起來。

「怕什麼,你爸我多壯啊!還有,十幾年鄰居,難道真看著他們有事也不管嗎?我也沒做什麼,就是勸了一下。」忠爸坐了下來,一臉不在乎。

「話是這麼說,但真的要小心一點,剛剛在樓下聽他們說,黃先生還把刀都拿出來了,安全為上啊爸。」阿忠仍然放心不下。

「水果刀而已,小事!知道啦,爸會留意的了,你先照顧好自己吧,每天都這麼晚才睡!好啦,喝完了吧,我幫你洗吧,洗完澡早點睡吧!」忠爸把碗接過來後,便慢慢走進廚房,阿忠則進了浴室,洗刷一整天的疲勞。

之後連續數天,阿忠每晚回到大廈,也會在大堂看到華叔和一眾師奶,聽說黃生的吵鬧次數和程度也日漸嚴重了。甚至在阿忠睡覺時,也會聽到隔壁屋傳來爭執聲。

「阿忠!阿忠!你幹嘛沒反應啊?」Tina 看著阿忠,不解地問。

「沒……沒事,最近睡不夠而已。」阿忠無精打采地回應後,便繼續吃飯。

「對了,好久沒去探望過世伯了,反正明天星期六,不然明天晚上去你家跟世伯一起吃飯吧。」

Tina 知道阿忠經常要加班,所以她偶爾會提出陪伴忠爸的建議。

「不……不了吧,最近家裡不太方便。」

「嗯?為什麼啊?」Tina 不解的問。

「唉,最近隔壁不知道什麼事,每天都在吵!前兩天,屋主還拿刀出來,幸好最後沒事。我怕你上去了他們又在吵,就不太好啦!」阿忠略帶不安地說。

「你就是因為這事睡不好?」Tina 擔心地問。

「有一點關係,最近他們連凌晨都在吵,有時候爸又忍不住去勸架,害我又擔心他去勸架會不會有什麼事,所以就睡不太好……」阿忠坦白地說。

「阿忠……那你今天晚上不要送我回去了,好不好?不然明天早上跟世伯一起飲茶吧,不去你家吃飯也要陪一下他嘛!」Tina 就是這樣,當阿忠有任何煩惱,也會站在他的立場去為他著想。

「Tina……不好,這幾天看隔壁這樣,那些人瘋起來真的不能預測的,你那邊又比較品流複雜,我還是送你回去好一點!」阿忠還是放心不下。

晚飯過後,阿忠正想送Tina 離開時,手機卻響起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弟?什麼事,你先別哭啊?什麼?我現在馬上過來!」阿忠聽完電話後,變得非常緊張。

「什麼事?」Tina 緊張地問。

「爸進醫院了,我現在去醫院找他!」阿忠邊說邊尋找的士。

「我跟你一起去,這個時間好難在路上找到車的,我打電話找計程車!」Tina 邊對阿忠說邊拿起電話。

半個多小時後,他們終於來到醫院。

「爸!」阿忠跑進了一間病房,只見忠爸躺在床上,看似沒有甚麼大礙。

「小聲一點,這是醫院!咦,Tina 你也來啦?」

「是啊世伯,你沒事吧?」Tina 關心地說。

「哈哈,沒事,那有什麼事,你看我多健康。要你特地進來看我真不好意思啦,死小子,我沒事啦,快點繼續陪Tina 吧!」忠爸微微屈起右手,展示右臂上那瘦弱的肌肉。

「什麼沒事?弟呢?他剛剛哭著打給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阿忠緊張地問。

「你弟和警察在外面取口供,小事而已……」忠爸說到一半,阿忠忍不住打斷他。

「什麼?取口供?」阿忠語氣錯愕。

「剛剛隔壁黃先生又在跟他女兒吵,可能他喝了點酒吧,又拿著刀說要劈死她,我怕有什麼事就過去幫忙勸架了。我在勸他把刀放下的時候,可能因為醉了,放下的時候不小心弄到我。」忠爸解釋,並輕拍阿忠表示無事。

「你弄到哪了?手?腳?哪裡?」阿忠仍然不放心。

「左腳而已,沒事啦,其實也沒什麼事,你弟硬要帶我來醫院!」忠爸展示左腳上的傷勢,的確不是太嚴重。

「上次都跟你說了,下次你別再去勸架了!隔壁真的是瘋了,我明天就去叫他別再發瘋!」

「算了兒子,聽說黃先生女兒好像有了,她男朋友不要她,所以她爸就說要去找那男的算帳,又要他女兒去墮胎!所以這段時間才每天都在吵!而且黃先生最近失業沒工作,體諒一下吧兒子!」

「他們是慘,但現在牽連到我們耶,我……」阿忠話說到一半,被Tina 打斷了。

「阿忠,不要說了,世伯受了傷要休息的!我們還是先走吧,讓世伯休息一下,明天再過來接世伯吧!世伯,我會看著阿忠的!」Tina 明白兩父子再吵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盡快帶阿忠離開。

「哇,已經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啦,我自己坐計程車回去吧!頂多我下車之後打電話給你,聊到我平安到家。」

Tina 拒絕了阿忠的提議,阿忠知道說不過Tina 只好放棄。

翌日,阿忠正想到醫院替忠爸辦理出院手續時,鄰居又吵起來了。

「死丫頭,你知道醜字怎麼寫嗎!把肚子搞大都算了,現在那個賤男不要你,你還想把他生出來?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帶你把他墮了!」黃生拿著酒瓶,看上去有點醉意,說到激動處時,更想強行拉走她女兒。

「我說了多少次,我不會去的,你不理我也好不認我也好,我都會把他生出來!你不要再發瘋了,昨天你已經弄到鄰居受傷了,再吵下去待會警察來把你拉走你不要怨!」女兒甩開了她父親的手。

「發瘋?你說我發瘋?我就瘋給你看!」黃生話音剛落,便立即衝進廚房,黃生女兒見狀便奪門而去。

她打開鐵閘後,黃生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

那一刻,走廊上的阿忠跟那女孩無助的眼神對上了。

女孩的行動還算敏捷,她本想往升降機方向逃去,但當她察覺到父親正追出來時,無可奈何下只好選擇躲在阿忠背後。

「死丫頭!你躲去哪,給我過來!」看來黃生還是有點理智,至少他看到阿忠時沒有把刀砍向阿忠。

「黃先生你冷靜點,有事慢慢說啦,你女兒有寶寶的,有什麼事就不好了!」阿忠實在忍不住開口了。

「關你什麼事?你再出聲我連你都斬!」黃生的舉動也驚動了住在對面的師奶,只見那師奶正在打電話,大概是在報警或連絡大廈保安吧。

「斬我?昨晚我爸已經被你弄傷了!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再發瘋我就報警等你去拘留所慢慢享受!」阿忠也被黃生惹火了。

「發瘋?你都說我發瘋?好啊,你跟那個死丫頭一樣看不起我,當我瘋對吧!我就斬死你們之後再自殺!」黃生一時激動起來,把刀砍向阿忠。

幸好阿忠已有所戒備,雙手緊緊抓著黃生手臂,不讓他亂來,而在混亂期間,升降機門打開了,黃生的女兒趁機逃跑。

「死丫頭你走吧!就不要回來!你一回來我就斬死你!」黃生雙手雖被阿忠抓著,但仍然不忘恫嚇他女兒。

「不用你斬死我!你這麼不喜歡我這麼想我死,我現在就去自殺!」黃生女兒進了升降機後,轉過身來哭著大喊。

「好啊!自殺都比你生個雜種出來好!不要被我知道你沒死啊!」黃生說了這句話後,升降機門便關上了。殊不知這句說話,成為了他和女兒最後的對話。

黃生女兒離開後,華叔不久便帶著警察上來。

黃生的情緒愈見失控,經過了一輪工夫後,總算在無人受傷的情況下,把黃生制伏了。

接了忠爸回家後,阿忠跟他說了今天的事,並千叮萬囑以後假如真的發生甚麼事,趕緊報警就是了。忠爸為免阿忠擔心,也只好答應。

翌日醒來,已經是中午十二點,阿忠難得的能夠睡到這個時間。

「爸早啊,咦?!?!」阿忠摸著凌亂的頭髮,悠閒的從房裡走出來,卻被嚇了一跳,因為他看見Tina 正和忠爸一起看電視。

他一臉不解的看著Tina。

「還早,,Tina一早就來跟我飲茶了!快去洗臉刷牙,待會我們出去吃飯!」忠爸催促阿忠,害阿忠連詢問Tina 緣由的時間都沒有。

「Tina,不用理他,我們繼續聊吧!買房子呢……」阿忠在進入洗手間時,隱約聽到忠爸像在跟Tina 討論著甚麼,但又聽不太清楚。

梳洗過後,阿忠回到大廳裡,只見Tina 的臉色好像有點尷尬,但又有點高興似的,連阿忠也猜不透她此刻的心情。

「好啦,你們兩個慢慢拍拖吧! Tina,剛剛我說的我會去弄的了,放心吧!」忠爸在吃過午餐後,便打算先行離開。

Tina 本想說些甚麼,但忠爸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Tina 不要作聲後便離開了。

阿忠在一旁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感覺奇怪但又好像插不上話。

直到晚上,阿忠送Tina 回家時,終於忍不住問:「你今天怎麼這麼就來了?爸跟你說什麼了?」

「沒……沒啊,世伯叫我來陪他飲茶而已。」Tina 每次有事隱暪時,說話便會變得斷斷續續,這當然不可能逃過阿忠的法眼。

「真的?」阿忠沒有多問,只是用懷疑的眼神看著Tina。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啦!世伯不讓我說!不過……」Tina 支吾以對。

「不過什麼?你們究竟聊了些什麼?」

「我其實也覺得不是太好……你回去問世伯吧!我不想弄得好像是我爆料一樣……」看得出Tina 有所顧慮,阿忠也不再追問。

傍晚回到家中,忠爸正在客廳看著電視,阿忠便直接問起:「爸,今天早上你跟Tina聊什麼了啊?」

「什麼?哦!沒什麼!我太久沒見Tina,就叫她來陪我飲茶啦! Tina 真的乖,這麼遠都這麼早來陪我!娶得過啊兒子!」忠爸笑著說。

「爸你又說什麼啊,什麼娶得過?不要想扯開話題啊,我問Tina,她又不肯說叫我問你。」阿忠繼續追問。

「什麼?沒有啊!這麼晚了,我先去睡了!總之你不用擔心什麼,Tina是一個 好女孩,對人好一點啊!」忠爸說完便回房睡覺了。阿忠也拿忠爸他沒有辦法,只好暫時放下,反正應該不會是甚麼奇怪的事吧。

第二天早上,阿忠準備回公司的時候,他又在走廊上遇到黃生。

只見黃生的臉比之前來得瘦削,而且臉色變得灰灰沉沉,再配上他那黑色的大眼袋,令人感覺十分不安。

當黃生轉過身來,眼神和阿忠有所接觸時,雙眼明顯散發出怒火!

「是你!是你!你快把我女兒還給我!把我女兒還給我啊!」黃生向前撲向阿忠,雖然沒有手持任何利器,但感覺比之前拿著刀子時更加兇狠。

「你瘋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再發神經我報警啊!」阿忠嚇得公事包都掉在地上,勉強才能抓著黃生。

「把我女兒還給我!把我女兒還給我!求你把我女兒還給我!嗚嗚……求你……」黃生被阿忠抓著,掙扎了一會後,便雙腳跪了下來,兩眼不斷湧出淚水,看上去好不可憐。阿忠

看見黃生這個樣子,也反應不來。

「那個……黃先生,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事都好,你先冷靜一點好嗎。」

「我女兒不見了……我女兒不見了……求你好心把我女兒還給我吧!求你!」

黃生突然對著阿忠叩頭,嚇得阿忠有點不知所措。

「黃先生,你先冷靜一點,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說你女兒不見了,她什麼時候不見的?會不會去朋友那了?」阿忠本想就此離去,但看到黃生這可憐的模樣,又於心不忍。

「她兩天沒回來了,前天我被抓去警局,之後我回來沒看到她,我以為她只是發脾氣而已。誰知道她到現在都沒回來過,打她手機又不能接通,她……她會不會出什麼事了……我那天說的不是真的……我不是想她死的……我……」黃生說到一半,又伏在地上痛哭了。

「你先冷靜一點黃先生,可能你女兒只是還在氣頭上所以才不聽你電話而已!今天星期一,可能她已經回公司了呢,你再找一下吧。真的都沒有的話再去報警吧。你女兒……應該沒事的。」阿忠不想再跟黃生繼續糾纏,便匆匆上班去。

一天結束後,回到天恒邨的阿忠,又看見華叔跟那幾位師奶在聊天。該不會黃生在找到他女兒後,又再次吵起來吧?

「華叔,今天又怎麼了?」阿忠好奇地問。

「黃先生今天去了報警,他女兒好像失蹤了!」華叔小聲說。

「什麼?不是吧?」阿忠憶起今朝跟黃生的對話。

「聽說黃先生把她女兒的朋友、公司同事都找一遍了,連他女兒會去的地方都找了,但還是找不到。我剛剛看黃先生的樣子,憔悴得……」華叔同情地說。

「都不知道他女兒會不會已經……」其中一位師奶說,其他人也不禁靜了下來。

星期六的早上,突然有人拍阿忠家的大門。

阿忠開門後,只見有數名軍裝警員站在門外。

「先生,不好意思,想問你一點東西。」站在前頭的警員開口說。

「哦……可以,可以。」他們正是來調查黃生女兒失蹤的事情。不知怎的,阿忠直覺上認為黃生的女兒並不是單純的躲起來。

又過了數天,這晚上阿忠看見黃生竟在管理處那邊大吵大鬧!

「說!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說啊!好端端的怎麼會這樣!」黃生憤怒地說。

「我沒有啊,之前那些警方不是來過嗎,他們看了也說沒問題!我又怎麼會懂得弄這些。」華叔無奈地說。

「不是的話你這些影片怎麼會這麼奇怪?出了問題幾秒我女兒就不見了!不是你還有誰?」黃生用力的拍在管理處桌上。

「黃先生!我怎麼知道為什麼啊!我打工而已,不是什麼都知道的!真的有古怪,警察就把我抓了啊,對吧?」華叔明顯有些動怒,要不是他是在這裡工作,應該已經扔下一堆髒話後離去了。

黃生聽完後,不知是甚麼原因,口中不斷邊重複著「女兒,你在哪?」邊乘升降機回去。

「華叔,黃先生又怎麼了啊?」阿忠好奇地問。

「唉,還不是他女兒那件事!黃先生拿著刀跟你爭執那天,黃先生女兒不是自己坐電梯走了嗎,那些警察來看閉路電視的時候,發現黃先生女兒進電梯以後,閉路電視出現了一到兩秒的故障,畫面全黑,畫面又出現的時候,黃先生女兒竟然不見了!故障前同故障後那電梯都是顯示十四樓,那電梯又沒開過門,黃先生女兒居然就這麼消失了。」華叔也大惑不解。

「什麼?不是吧?」阿忠也覺得奇怪。

「我也想不是,那天看完我也呆了!」華叔嘆了口氣。

「那警察怎麼說?」

「警察?什麼都沒說,把片段拿來就走了!黃先生知道了就下來發脾氣!唉,再這樣吵下去我肯定要被解僱了!」

以為這事情已經夠怪異了,誰知接下來又出其他事故了。

自從黃生知道自己女兒神秘失蹤後,幾乎每天也跟華叔吵起來,而且,自那天起,阿忠幾乎每晚也可以聽見黃生的嚎哭聲。哭泣聲中,阿忠還隱約聽到黃生重複著「女兒你回來吧,要死的話我代你死吧!」、「女兒你是不是已經走了,爸很快就來陪你!」……

某天,剛離開家門的阿忠碰上了又準備下樓找華叔麻煩的黃生。看到黃生那種絕望但帶著怒火的眼神,阿忠心裡不禁微微打了一個冷顫。

黃生看到阿忠後,並沒有理會他,轉過身去準備乘升降機下樓。

「黃先生!」阿忠也不知道原因,但他就是喊了出口。

黃生聽到後,回頭看著他,眼裡射出不友善的目光。雖然他沒有開口,但感覺就是對阿忠說:「有屁就放,不要浪費我時間!」

「你……你是不是下去找華叔?」

黃生沒有說話,仍然只是盯著阿忠。

「其實,你這樣天天下去找華叔,會讓他很麻煩的,佢也只是打工而已,你不如……」

阿忠說到一半,黃生總算開口了。

「我害他很麻煩?只是打工?那我女兒怎麼辦!她現在在這棟大廈失蹤啊!閉路電視又這麼巧出問題!我不找他找誰啊!你教我啊!教我啊!」黃生一開口便像是想殺了阿忠一樣,非常激動。

「沒人想你女兒失蹤的!而且如果華叔真的有嫌疑,警察會有所行動的!你又何苦……」

「看要是你爸失蹤了,你還會不會這麼鎮定,你也瘋的,不要再阻礙我!」黃生眼中透露出的怒火,彷彿要把阿忠整個人吞噬。

「我……我不是想阻你……不過,你下去找華叔……佢都……」阿忠的說話再一次被黃生打斷。

「你不要再說了!沒了女兒的感受你知道嗎?你知道什麼!是不是我下去找人也不行啊!是不是這個也歸你管啊!你是不是想逼死我!是不是!」黃生那種歇斯底里看來已經去到不能控制的地步。

「黃先生,我不是這意思,你……」

「什麼不是這意思!你就是!你這麼想逼死我對吧,我下去找那個賤人之後就自殺給你看!這麼想我死!你們這群賤人!我就死給你們看!!!」黃生邊咒罵著邊走進升降機並關上了門,餘下阿忠一個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唉……糟糕,遲到了!」阿忠看了看手錶後,便跑到下層乘坐升降機離開。

在經過大廈大堂的時候,阿忠並沒有見到黃生在和華叔爭吵,雖然略感奇怪,但由於時間關係,也沒有多加在意便離開了。

當再次下班回到天恒邨時,阿忠才有時間跟華叔談起早上的事來。

「華叔,今天黃先生沒下來跟你吵嗎?」

「咦?你說起的確很奇怪,今天完全沒見過他。會不會他終於想清楚不關我事呢?」

「嗯?我今天早上才在走廊碰到他,我想說叫他不要再找你麻煩,誰知道被他罵了一頓!」

「可能你跟他說完他就想通了呢!我前兩天已經被公司警告,再有住客下來跟我吵就不用我再回來這裡了,這次真的謝謝你啊忠仔!」華叔高興的拍了拍阿忠的肩膊。

「客什麼氣,是他做得太過份我忍不住而已。不過,我不覺得他會就這樣算了!」阿忠始終不相信黃生會就此罷休。

「不要緊啦,過得一天是一天!加上他女兒不見了也是蠻慘的。」

這種平靜的日子維持了三日後,一批警員又再次造訪這棟大廈。

詳情雖然不太清楚,但據黃生對面的師奶所說,那批警員在黃生單位拍門很久都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後,消防員也就來到現場爆門。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為甚麼警員會再次上來調查,肯定有甚麼因由。

就在眾人都處於一片迷霧之中、得不到答案之際,網上竟廣泛流傳著兩段影片。兩段影片相信是來自同一部升降機的閉路電視,影片時間並不算長,每段只有約三十秒。

片段一中,可看見一名少女進入升降機,隔了數秒後,閉路電視的畫面出現了劇烈的晃動,影像變得模糊不清,這情況維持了約一至兩秒,少女便離奇消失了。另一片段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只是主角由少女換成中年大叔而已。

而片段上載不久後,在這資訊流通的年代,幾乎所有資料都被查出來了。片段中就是住在天恒邨的黃氏父女、阿忠的鄰居,而謠言亦慢慢在大廈住戶間傳開去。

「你們有看到那片段嗎?好害怕啊!」陳師奶說。

「看了呀,不過很多人說是假的耶!」李師奶說。

「造假?我覺得不像耶!加上,黃先生父女真的失蹤了啊!」張師奶說。

「對啊,好恐怖啊,害我現在都不怎麼敢坐電梯!」鄭師奶說。

「你也好啊,住三樓!我就住在黃先生對面,十八樓啊,不能不坐啊!」張師奶說。

之後謠言更愈傳愈誇張,有很多大廈的住戶都聲稱看見黃生父女的鬼魂在樓層間徘徊,更有人聲稱在升降機內聽到有把聲音說:「麻煩十八樓。」,但升降機裡根本沒有其他人存在。那些不盡不實的傳言像瘟疫般四處蔓延,幾乎整個天恒邨的居民都知道了黃生父女失蹤和一連串的怪異傳聞。

整棟大廈,以至整個天恒邨,都瀰漫著悲傷和不祥的氣氛。

「唉,最近邨裡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人不斷在說那些奇怪的傳言,搞得人心惶惶。」阿忠和Tina 吃晚飯時,提起邨內發生的怪事。

「我都有看到那片段,會不會只是有人造假想出位?」Tina 分析。

「不知道,不過最近邨裡的風氣都差了,整天有童黨在扮鬼嚇人,又乘機偷搶東西!如果可以搬就好啦!」阿忠最後不經意提起的「搬」字,卻令Tina 臉色稍變。

「是……是這樣的啦,混水摸魚的事到處都有。啊對了,你……跟世伯聊了嗎?」

「聊?聊什麼?」

「上次你不是問世伯跟我說什麼了嗎?你回去沒問嗎?」

「有啊,但他好像不是很想說。加上最近發生這麼多事,就沒有再問了。怎麼了?很重要的?你說吧。」

「嗯?其……其實……」Tina 支吾以對。

「其實什麼?」阿忠追問。

「唉,其實之前世伯叫我上去,他跟我說買房子的事!他說他會用他的錢幫你付首期,之後就等我們自己去供。我已經跟他說不用的啦,但他很堅持,又說會說服你。本來我那天想跟你說,但……」阿忠聽著忽然生氣起來。

「什麼?傻嗎,我跟他說了很多次那些錢留著自己用的啊!買什麼房子!你也是的,這麼大件事也不跟我說,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已經去看過房子了,爸什麼都不會又沒買過房子,被人騙了怎麼辦!你要分輕重啊,這也不跟我說!」阿忠連珠炮發,Tina 被罵得滿臉通紅。

這也難怪,因為阿忠的母親在他小時候已經離世,兩兄弟都是父親一手養大的,在經過多年辛勤工作後,父親已經捱出不少病來,所以阿忠除了對父親很孝順外,亦很希望父親至少在退休後能享享清褔。他連想都沒有想過要動用父親那些辛苦儲下來的錢。

「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在計劃了!又不是不買房子,又不是不結婚!現在要我爸出錢買房子,之後還要跟他分開住,這樣你住得下嗎?你啊……」阿忠毫無間斷的說話,

Tina 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夠了謝兆忠!我已經說了我有勸他不要這麼做了!之前還特地提醒你回去跟世伯聊,是你自己不去聊!現在你來怪我?你爸決定的事你覺得我真的可以阻止他嗎?你說啊!」

「喂,現在不是說你能不能阻止他!問題是你不跟我說啊!你一早說了,我去跟我爸說不就沒事嗎!你又要拖拖拖拖拖,拖到現在才跟我說,你是不是想著等我爸把房子買了再說,到時候就當講了啊?房子而已,不買就租啊,都不知道你這樣是要幹嘛!所以說你……」

「夠了!你這樣說就是說我特地騙你,和想著要騙你爸的錢對吧!說要買房子的人不是我啊!」

「我沒有說你是騙!是你自己說的!而且你整天催我買房子,你聽到我爸跟你說幫我們買房子肯定很開心吧!都不知道是不是你跟爸說了什麼才這樣!」每次只要扯到跟他家人有關的話題時,阿忠都會變得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只是,這次的說話已經觸及Tina 的底線。

「好!你不信我!你既然覺得我這麼貪錢,這麼討人厭!那再繼續下去也沒意思了!分手吧!」

Tina 早就在被阿忠懷疑時落下淚來,當她把話說完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分手?分啦分啦,分手!」阿忠也被怒火遮蔽了雙眼,已經完全把Tina 當成是貪錢的女人。

在回家的途中,阿忠開始慢慢冷靜下來,Tina 說的話才在他腦海內發酵。

「Tina 又真的沒說謊……以爸的性格,他很有可能自作主張……」

「但,就算真的這樣,她不跟我說也有問題啊!」

「但她好像真的有提過我……」

阿忠內心就這樣交戰著,回到家後,他馬上跟忠爸確認。

雖然忠爸一開始還矢口否認要替他付首期,但在聽到阿忠和Tina 的吵架內容後,才坦承他是有計劃這樣做,Tina 並沒有教唆他,反而有勸他不要這樣做。

「那就是說,整件事都跟Tina沒關係?」

「當然不關她的事啊,死小子你還不趕快找Tina說清楚。」忠爸催促。

「什麼?那……那……」一小時才剛嚷著分手,阿忠實在不覺得Tina 會那麼容易原諒他。

「你別再拖拖拉拉了!你今天不說清楚,Tina 真的會跟你分手的!快點去啦,打電話去跟她說你現在去找她!」見阿忠猶豫不決,忠爸把他推了出家門,然後關上了大門。

阿忠不斷在門外踱步,想了好些時間,他決定先致電給Tina,可惜幾通下來Tina 都沒有接聽,於是他決定直接去找Tina。

同一時間,他隱藏了號碼致電給Tina,想不到這回真的接通了。

「喂,Tina,我是阿忠,你先不要掛掉,我想說,我剛剛跟爸聊完,我知道不關你的事,我想跟你說對不起,原諒我吧!」阿忠緊張地說。

「你說完了嗎?我掛啦!」另一邊廂Tina 正準備掛上電話。

「不是Tina,對不起!是我不好,你知道我是緊張我爸才會這樣的。你不是生我氣了,我現在馬上過來找你!」

「你不用來了,我沒話想要跟你說!你要說的我都已經收到了!就這樣!」Tina 冰冷的語氣,透露的是徹底失望。

「Tina,不要這樣了,很小事而已!我都跟你說對不起了!快進電梯未必收到訊號,我很快就到了!」阿忠這句說話,卻點燃了Tina 的怒火。

「小事?你說是小事?現在說的不是錢的問題,不是買不買房子的問題,而是你懷疑我去騙你爸!你這次懷疑我騙你爸,下次你會不會懷疑我騙你弟啊?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你不信我的話,我們再一起下去也沒意思!就算你過來了我也不會見你的,我已經死心了!就當我看錯人了!」Tina 氣憤地說。

「Tina !不是的,剛剛是我在氣頭上才會這樣的。你要怎樣才原諒我,你說吧?」阿忠邊踏進升降機邊問。

「謝兆忠!你根本不明白,根本不是什麼氣頭上的問題!而是你根本不相信我!!!你想知道怎樣才原諒你是嗎?你去死吧!」話音剛落,電話裡便傳來「嘟—嘟——」的聲音。

「Tina ?」阿忠的叫喊已再也傳不到Tina 那裡了。

「再打一次!垃圾電話收不到!」

在升降機一直往下的時候,阿忠心裡不斷回想著Tina 的說話。「我也不是真的不信他……我只是關心我爸而已……」阿忠心裡大概明白,自己的說話對Tina 來說有多大的傷害。

Tina 最後的說話,不斷出現在阿忠的腦裡,自責的阿忠彷彿看到Tina 就在自己眼前逼迫著他。

「去死去死去死!咁我去死可以了吧?」彷彿為了驅散腦海中Tina 逼迫自己的形象,他半發脾氣半認真的大喊了出來!就在他大喊的同時,燈光突然閃動約一秒的時間,而升降機也不自然的晃動起來。

「不是壞電梯這麼倒楣吧?」阿忠心裡嚇了一嚇,升降機卻恢復正常繼續下降。安心下來的阿忠,仍然想著Tina 的說話,亦在思索著如何去求得Tina 原諒。

可能由於太過專心的緣故,阿忠絲毫沒有察覺到升降機的異變。

升降機正徐徐的往下移動,電子螢幕上的數字,不知甚麼時候超過了G 樓,正從「-1」

慢慢的下沉,一直來到「-18」,

 

 

 

本文摘自《香港都市傳說》

 

都市底下,潛藏不見的異世界。
一旦接通,萬劫不復。
小心,口耳相傳,隨時成真。


  傳說一:無法逃離的大廈
  網上瘋傳閉路電視片段,
  一男一女在天恒邨大廈升降機內憑空消失,
  到底是惡意玩笑,還是兩人誤闖「凶間」?

  傳說二:4D子夜場之《全院滿座》
  三個大學生,一套在旺角子夜開場的《全院滿座》,
  謹記:電影尚未放映完畢,
  切勿除下3D眼鏡或離座,
  否則,後果自負!

  傳說三:被詛咒的圍村
  每年十二月,圍村別墅特平出租,
  卻要嚴守不能帶人進村的規矩。
  設計師搬進去後遇上怪事連連……
  便宜莫貪,小心有入無出 。

  傳說四:不能遇上的熟食攤販
  若在深夜街頭,
  碰上老婦推車仔賣腸粉,
  千萬別胡亂光顧,
  貪吃分分鐘害你惡靈纏身。。 

 

 

出版社:天行者

作者:心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