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設計新銳大賞

PHOTOS:ICURA CHIANG  STYLING:KATE CHEN  TEXT:JUSTIN SU, BIGMARY CHIU  MODEL:SHAWN KANG, JIMMY QI, DO HYEJIN, KIM JIMIN  MAKE UP:YAFAN TSENG  HAIR:CHIAO SHEN,PATRICK G. NADEAU  STYLE ASSISTANT:KORA HSIEH , QUENTI LU, AN CHEN

 

 

新銳刺激是跳脫框架的趣味,是催促一座城市不斷前進的原動力。「臺北好時尚×ELLE New Talent Awards」2015時裝設計新銳大賞10位新銳正式出爐,不分年齡無關性別,只為挖掘這塊土地蘊藏的一顆顆美麗原石。

 

若即若離的可能性

Designer阮兆民 Brand:Plate Movement

原本大學主修視覺傳達設計的阮兆民,大二時因緣際會接觸高跟鞋設計比賽,設計出興趣來,一腳跨進時尚產業,開始找了個縫紉阿姨一對一家教學打版,紮紮實實學起時裝製作。

相較一般設計師的主觀霸道,有點害羞、喜歡安安靜靜觀察人們的阮兆民,總是站在一個旁觀超然的立場,甚至是一個消費者角度,去想像人們的生活,或還缺少什麼樣美好的設計。擅長影像視覺的阮兆民也特別容易被電影所啟發,從故事、到畫面,衍生成結構或印花,一一化為立體時裝。

於是,品牌「Plate Movement板塊移動」誕生了,講得是人與人之間的可能性,可能相遇,可能分離,亦或是產生更多火花,就像是此一系列作品,汲取自1994年法國電影《紅色情深》,探討人與人之間的關連,每件單品各自獨立,也可以透過叉釦和織帶保持著若有即離的關係,阮兆民希望透過這樣獨特的設計,讓穿著者能保有選擇的自由,跟著平時生活足跡脈動,成為他們心中最喜歡的那個樣子。

 

 

(左)白色高領開岔洋裝、皮草皮革拼接腰帶、紅色長褲(ALL BY PLATE MOVEMENT);黑色粉紅底短筒休閒鞋(DIOR);錯落方塊戒指、三角錐珠飾戒指、立體方塊戒指(ALL BY VITA FADE BY MASION NOIR);五環銀製戒指、五環綠珠戒指(BOTH BY SWAROVSKI)。(右)設計師阮兆民。

 

 

紅色高領開衩長洋裝、黑色皮革腰帶、紅黑格紋拼皮草外套、黑色皮革綁帶短靴(ALL BY PLATE MOVEMENT );雙環戒指、圓形幾何戒指(BOTH BY DIOR);五環銀製戒指、五環綠珠戒指(BOTH BY SWAROVSKI);單顆寶石戒指(VITA FADE BY MASION NOIR)。

 

正面動力的投射

Designer:許博暘 Brand:YANN HSU

 

作品擅長以黑灰白三種色調為主軸的許博暘,在本季難得加入了鮮豔的跳色設計,「每個人都會遇到許多挫折與瓶頸,當時的情緒會很低沉或沉悶,就像這一次服裝外觀都已灰色調來處理一樣,但我在衣服反面放入許多色彩,設計都是可以雙面穿的,所以翻過來的時候用比較跳的顏色,是可以讓心情有所轉換的。」正因為經歷過悲傷的事情,才能夠感受到快樂的時候有多可貴,這正是這位年輕男孩以人生經驗省思後作出的創作。

因為沒有設計基礎,在大學透過雙主修設計系來完成夢想這條路,許博暘思考作品的習慣,是對生活中的體悟作為出發點,就像在大學時得獎的作品「暗流」,正是因爲從小在屏東東港長大,爺爺與外公都是漁民,在凌晨摸黑出海捕魚,在一片漆黑當中作業的童年觸動了他的第一次設計,而除了過往,對於時事的想法也是投射進作品的靈感來源,「去年剛好遇到了太陽花學運事件,我就運用了黑與白來做一個反諷,其實暗流就是引申為浮潛在地下的另一種勢力與躁動,以當今的現況來說,就是百姓的意識與政府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出身於單親家庭,受到家人的影響讓他從小就較同齡的小孩更為獨立,也造就了服裝都是從生活黑暗面為反思的層面來設計,但他卻希望穿上他設計的人,都是能感到快樂的,「我希望我的品牌給人的感覺是很乾淨的,穿上我的衣服的人,會覺得這件衣服跟他們生活是貼近的,不會因為沒有打扮而覺得自己看起來很狼狽,都是有自信、有自己的一份風格在,我都是透過悲傷的反思過後,才去做設計,重新回去看不開心的事情,衣服表達的意涵已經從負面的能量轉變為正面的動力。」就像他這次設計靈感的主題──「所有的發生都是美好的」,透過他的設計,表達出來的訊息正是簡單實穿,卻又帶給人正面的力量。

 

 

左:藍灰兩面穿外套(YANN HSU);藍色長襪(DOVE IN GREY HAZE);黑色皮革紳士鞋(DIOR)。右:灰色短版背心、灰色窄裙、灰綠兩面穿外套(ALL BYYANN HSU);藍綠膠底休閒鞋(PRADA)。


設計師許博暘。

 

當純樸遇上現代

Designer:王舜民 Brand:fu yue甫月

從復興美工畢業後,因為計劃出國為了分擔家計,毅然決然地簽下職業軍人的合約,一簽就是三年半,之後到了倫敦藝術大學就讀,更是選擇了新興的獨立設計師工作室實習,對於設計深具想法的王舜明,到了大三就有品牌看到了他的才華,第一次創立自己的品牌,雖然只做了三季就結束,卻也奠定了扎實的基礎,而之後到上海工作,實現他的夢想,「我很喜歡新舊建築並容的城市,上海跟倫敦一樣,再加上我想要知道真正的華人市場是怎麼樣的,在英國的時候其實不會考慮衣服的實穿性,因為再怎麼奇怪的設計都有人購買,但我還是想要做出有設計感、一般人也可以穿出門的服裝,所以這段經歷對我來說很重要。」

 

其實走上設計一途,也是從小受到家人耳濡目染的影響,爸爸就是服裝設計出身,卻因為家庭放棄理想,王舜明說現在也算是幫爸爸完成夢想的一部分。回到台灣後因為女友的建議而創立的甫月,來源自女友的小名脯脯,他覺得女友身上同時也兼具著純樸與現代的感覺,與他設計理念不謀而合,而脯字拆開正是甫月,「我希望我的品牌是中西合併的,然後再從生活中去尋找靈感,這一季的靈感來源自李真老師的雕塑,我設計了一件風衣,是前後都可以穿,拆解開來則變成一件洋裝和雙排釦西裝。」他堅持以新舊的文化融合為主軸,結合中西合璧的設計,才能碰撞出全新的火花。

至於未來的夢想,更是秉持著甫月的設計中心――老子思想,「我希望我的公司一個禮拜只上四天班,星期五大家一起去做義工,去幫助更多的人,其實如果去外面賺錢一定會比做品牌賺的多,因為獨立設計品牌真的很辛苦,但如果我真的有點成就的話,希望去幫助到更多的人,就像品牌的中心思想一樣。」

 

 

設計師王舜民。

 

 

左:風衣洋裝拼接連身裙(FU YUE);皮革羅馬高跟鞋(GIUSEPPE ZANOTTI DESIGN);銀製單圈手環、三角錐銀製手環(BOTH BY VITA FADE AT MASION NOIR);皮帶式銀製手環(CÉLINE)。右:風衣洋裝拼接上衣、黑色長褲(BOTH BY FU YUE);黑色褐底休閒鞋(PRADA);黑色皮革手帶、幾何銀製手環、金色釘飾銀製手環(ALL BY SAINT LAURENT BY HEDI SILAME)。

 

服裝是一種驚喜

Designer:王劭宇 Brand:Jean Pierre Maréchal

曾獲台北好時尚金獎、北京聖德西輕商務男裝設計銅賞等獎項的設計師王劭宇,除了完整時裝設計養成資歷外,也受到爸媽影響,從小跟著看美的事物學品味。

儘管因為一句「不要作自己後悔的事情。」而投入時裝產業的毅然決然,王劭宇卻早早釐清──「時尚是門好生意」。2011年創立品牌時就用自己名字作延伸、取了一個國際化名稱──Jean Pierre Maréchal,期望有朝一日能打造屬於他的時尚王國。因此,王劭宇一邊提升設計製作能力,另外修習西服製作、工業設計等課程,希望能將創作靈感確實化為令人驚豔的時裝商品,另一方面,也研修了關於全球市場等商業知識,試圖在創作與商業中尋找最大平衡。

喜愛從旅行中汲取創作靈感的王劭宇,最愛去一整天都可以觀察人們的咖啡館工作,他所創作的「度個假好嗎?」系列,將便利的風衣款式與輕鬆的旅行包款,二者合而為一,因應旅行中的不同狀況而聰明變身;大部分採用舒適的天然衣料與貝殼釦,在細節中如內裡部分採用稍微對比的閃色布料帶給穿著者更多趣味,王劭宇期待自己的設計──「像拆禮物那樣,一直有驚喜。」

8月份即將啟程到義大利繼續深造、攻讀碩士學位的王劭,期待未來能在歷史悠久的歐洲吸收更多養分,繼續往國際設計師之路邁進!

 

 

左:深藍排扣不對稱風衣、藍白條紋上衣、白色寬褲(ALL BY JEAN PIERRE MARÉCHAL);黑色粗帶皮製涼鞋(GUCCI)。中:設計師王劭宇。(右)白色麻質休閒襯衫、白色麻質綁帶短褲、硬挺棉麻繡字肩背包(ALL BY JEAN PIERRE MARÉCHAL);褐色粗帶皮製涼鞋(GUCCI)。

 

 

深藍背後繡字大衣(JEAN PIERRE MARÉCHAL)。

 

用符號說話

Designer:吳俊霆 Brand:YZ

雖然是今年才創立的品牌,但造型師背景出身,讓吳俊霆雖然能運用自身之便推廣自己的設計,卻也已經體會到理想與商業考量的現實反差,「在學校與業界的差別,就是創意從發揮到極致對比為壓縮到最低,經歷過造型師的工作後,對我的設計也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喜歡用很多裝飾性的東西和符號去做變化,透過我的服裝想表達的,就是妳所看到的樣子,其實實際上有另外一種內涵。」即使受到挫折,他還是不願放棄發揮創意的空間,所以在他的設計上,妳看到的口袋可能是縫死的,真正的口袋是設計在斜邊,還有將原本裝飾性的領片直接縫在領口上,將配件變為與衣身一體成型的裝飾。

「我想要營造一個比較中性的品牌,但所謂的中性不是說男裝女穿,而是不強調服裝的女性輪廓或線條,由細微的裝飾和符號帶上服裝。」而這樣的設計靈感來源,竟然是生活當中最容易被人忽略的東西。「我的靈感來源就是看很多符號性的東西,像是家裡的總開關或是電表,雖然它只是一個開關,但把很多東西簡化以後,你會發現上面有很多符號性的東西,還有電路板,上面也有很多點的排列,我就會把我看到的融入到設計上。」

以符號為設計重點的吳俊霆,其實是源自於不善於表達情感的個性,就像他的品牌名稱取材自他與他男朋友的名字,因為品牌創立時正好也是他們相識的第一年,我的設計在領口都會有兩個對稱的點,代表著我們兩個人的符號,也算是用另一種想法來表達我對他的情意。」就像他也把這兩個點刺在胸口上,而他們明年計劃去國外結婚,想當然接下來的設計主題,會是更加的別具意義。

 


左:設計師吳俊霆。右:深V連身洋裝(Y-Z);立體耳環(CÉLINE);金色手環、鑲鑽指節戒指、錯落方形戒指(ALL BY VITA FADE AT MASION NOIR);V型戒指(SWAROVSKI);皮革拼接繫帶高跟鞋(SALVATORE FERRAGAMO)。

 

退休前的設計夢

Designer:黃綉鑾 Brand:be Homme

使用不同深淺、大小尺寸的丹寧布和棉質衣料,拼接成一件件具有解構性的禪意時裝,恍若90年代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席捲時尚圈的日式美學再度重現,中性而經典,這系列時裝設計不是哪個大師作品,而是來自於一個默默無名的嬌小女子——黃綉鑾。

三十幾年前以一個專業的打版、打樣師進入時裝產業,這一次才以新銳設計師身份出道的黃綉鑾,做過西裝、旗袍訂製,也曾為國產女裝品牌作嫁,經歷豐富,為了在退休前一圓設計師夢想,這次由徒弟報名參加,一鳴驚人。

從小愛美,當時卻只有昂貴的訂製時裝,黃綉鑾只好瞞著家人偷偷學做衣服,儘管父親覺得她每天穿得漂漂亮亮到底要幹嘛,但黃綉鑾這份對美的要求卻仍持續堅持,身上衣服全由自己設計操刀,衣櫥裡迄今幾乎都是黃綉鑾自己的作品,也因為喜愛逛街,培養了敏銳的時尚嗅覺,讓她做起設計來一點也不輸給年輕人。

在時裝產業多年,黃琇鑾追求的是不退流行、永恆的中性好設計,因此be Homme這個品牌,將日常所見元素重新拆解重組,在經典中創造幽默趣味,帶來適合每一個人的美好時裝,是她致力的唯一目標。

 

 

左:棉質黑色上衣、丹寧拼接外套、丹寧雙口袋長褲(ALL BY BE HOMME);紅綠拼接長襪(DOVE IN GREY HAZE);黑色鉚釘皮革拖鞋(GIVENCHY);黃色透明圓形眼鏡(LOTHO)。右:棉質黑色上衣、丹寧翻領拼接外套、丹寧寬長褲(ALL BY BE HOMME);黃色長襪(DOVE IN GREY HAZE);褐色皮革涼鞋(GUCCI);銀色細邊圓框眼鏡(MYKITA)。

 

 

設計師黃綉鑾。

 

扶桑花在地心

Designer:李毓晉 Brand:Yves

「人生遭逢谷底,有時是上帝給的禮物。」這句話套用在李毓晉身上或許就是那麼一回事。

從小反骨、不愛唸書的他,唯一嗜好就是畫漫畫,直到家裡遭逢巨變,原本過著養尊處優生活的小王子,突然一夕翻轉,以前恣意揮霍的金錢自由瞬間沒了,愛美的李毓晉連一件一萬多、心愛牛仔褲都買不起,處在絕望之中,他突然想起以前從事成衣加工製造的外婆,心想:或許我可以試著自己模仿做做看?於是開始了李毓晉的時裝設計自學之路。

當時,恰巧就讀服裝設計系女朋友要參加畢業展,李毓晉跟著她一起討論、設計、找布、製作,整個流程跑了一遍,之後又去職訓局把版型製作紮實的學習了一遍,從幫忙周邊親朋好友修改衣服的小案子,慢慢接了一些舊衣重新設計的工作,直到2015年成立Yves工作室。

Yves音似「衣服」,也代表傳奇大師Yves Saint Laurent,李毓晉期許自己在從事時裝工作同時,也能向大師看齊。這次參與比賽,李毓晉打造了Yves首次設計系列,作為一個生在斯、長在斯的台灣男子,李毓晉以具代表性的扶桑花圖騰貫穿全部,來向這塊滋養他的土地致敬,同時也宣告Yves夢想旅程正式上路!

 

 

渲染印花民俗襯衫、渲染印花民俗短褲(BOTH BY YVES);黑色鉚釘皮革拖鞋(GIVENCHY)。


 

渲染印花民俗襯衫、渲染印花牛仔背心(BOTH BY YVES)。

 

 

設計師李毓晉。

 

 

都會女子的剪影

Designer黃紀堯、李柏毅 BrandJoe Huang

正在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進修短期課程的設計師黃紀堯,目前還是大三升大四、主修服裝設計的學生,努力在異地汲取養分的他,回想起當初讓他愛上時尚的,是高中時,一部時裝大師Yves Saint Laurent電影《瘋狂的愛》,黃紀堯發現,「時尚」竟然可以對一個人影響如此巨大,讓他不禁想深入探討。

進入時裝設計系後,黃紀堯才發現:時尚的確不簡單。一件衣服,除了設計師外,還需經過許許多多包括布商、打版師、樣品師等人的手才能完成,單打獨鬥是不夠的,黃紀堯因此找來有著共同理念的學長李柏毅一起合作,除了設計以外所有事務,李柏毅一手包辦。

參加比賽的此一系列靈感,來自於黃紀堯在香港中環所觀察、來來往往的都會女子,儘管身處一個嚴肅的金融商業區,但她們還是穿著優雅而美麗,和其身後高聳大樓形成對比。於是,黃紀堯用拼貼手法展現出一幢幢大樓輪廓,選擇閃色布料代表城市裡夜幕低垂,再融入俐落的剪裁和褲裝,他所擅長的立體結構時裝也像是小小的移動建築,在都會女子行走間展現出獨立、強大、與對美好未來的憧憬。

 

 

左:設計師李柏毅。右:白色襯衫、黑色開岔長裙、黑灰拼接西裝大衣(ALL BY JOE HUANG);銀色短靴(ROGER VIVIER)。

 


黑灰不對稱洋裝、黑色皮革腰帶(BOTH BY JOE HUANG);反光墨鏡(MYKITA)。

 

向藍領階級致敬

Designer:邱娉勻/Brand:Juby Chiu

二年前採訪邱娉勻,她剛從國外回來,吱吱喳喳的分享著歐洲經驗和啟發;現在再遇到她,邱娉勻已把重心轉而關注腳下這片土地,包括台灣和亞洲議題,近期也因為和不同領域的藝術家跨界合作,像是為周書毅舞團「周先生與舞者們」打造衣服,必須考慮跳舞動作和呈現,讓她設計衣服不再是自我感覺良好,又是另一階段的結束與開始。

身兼設計師和藝術家雙重身份的邱娉勻,對她來說:衣服不只是纖維,更是靈魂對肉體的語言──這個精神貫穿了Juby Chiu整個品牌,靈感可能來自生活,延伸成文字,最終呈現才是服裝,它是經過思考和反芻後想像的結果,也成為一件可表現自我態度的當代藝術品。

向來對各種社會議題有高度敏感和關注的她,因年初的高雄氣爆,讓她決定用此系列來向勞工階級致敬,一件式工作褲、早期台灣飯桌上花花綠綠的塑膠桌布等融入創作裡,邱娉勻希望藉由她的設計,在穿著衣服同時,能想到廣大勞工對於台灣社會的付出,做一些提醒。

以前,總把台灣當成起點或標準,經過幾年磨練,邱娉勻開始試著從世界中心、來回顧台灣的一切,眼界更寬、心更開闊了,她也期許自己有天能成為時尚圈林懷民或許芳宜的理想繼續邁進。

 

 

設計師邱娉勻,皮革銀製釦環低跟鞋(ROGER VIVIER)。

 

 

左:黑白印花襯衫、黑白印花長裙(BOTH BY JUBY CHIU);白色魚口低跟鞋(CÉLINE)。右:透明連身長褲、白色印花連帽雨衣(BOTH BY JUBY CHIU);白色軟皮休閒球鞋(LANVIN)。

 

顛覆東方傳統

Designer:周裕穎 Brand:Just In Case

搞怪、顛覆、總是出人意表!這是設計師周裕穎與其品牌「Just In Case(以防萬一)」給人的特殊印象。喜歡從一、二百年前的西洋老照片、和中國傳統故事與習俗中汲取靈感的周裕穎,擅長將之顛覆重組、賦予它們新風貌,又能融入當代幽默感,讓人莞爾。

最近剛完成新作品──將時尚Icon包括Anna Wintour、Karl Lagerfeld等融入傳統八仙故事,成為「時尚八仙」圖騰的周裕穎,其融合中西的時尚街頭風格,挑逗一般人們的視覺神經,一眼難忘。尤其,周裕穎骨子裡流得叛逆血液,總是讓他想盡辦法挑戰自己,吃足苦頭。

曾因商品準備不及,和傳奇店鋪Dover Street Market失之交臂的周裕穎,歷經織品系畢業、義大利深造、擔任創意指導、到創立自己品牌,摸索多年,終於梳理出一條新的道路,在創作和商業間取得平衡,近兩年開始大膽前進英、日等國際市場。

現在,周裕穎除了運作品牌外,還有個秘密計畫正在進行中──咖啡店是否能像伸展台一樣每6個月改朝換代大換季?難以想像的未來時尚咖啡廳就看周裕穎在不久的將來也如他的時裝一樣、繼續帶給我們驚奇吧。

圖說

紅色V領連身洋裝、紅色訂製外套(BOTH BY JUST IN CASE);黑色鉚釘皮革拖鞋(GIVENCHY)。

 

 

黑色毛皮長袖上衣、黑色牛仔長褲、黑色訂製斗篷(ALL BY JUST IN CASE);黑色粉紅底短筒休閒鞋(DIOR)。

 

 

左:白色造型襯衫、白色牛仔吊帶褲、白色訂製外套、白色圍脖(ALL BY JUST IN CASE);白色運動球鞋(LANVIN)。右:設計師周裕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