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極度老套的手法

 

 

 

「早乙女小妹,不好意思,能拜託妳去跑個腿嗎?」

 

我在昭和偵探事務所工作的第三天,所長首次交代我除了掃除、倒茶與整理資料以外的工作。

 

「好的,所長,請交給我吧。」

 

「麻煩妳了。」

 

現在是午餐時間。我吃著自己做的便當,所長則是享用著愛妻便當。之所以會出現上述午餐形式,我是基於經濟方面的理由,所長則是為了維持夫妻之間的圓滿婚姻。

 

昭和偶造,他是「昭和偵探事務所」的所長。我自兩天前起在這裡工作,因此他既是我的上司,也是我的雇主。聽說他已年屆花甲,頭上的白髮與白鬍子十分醒目,是個氣質穩重的男性。因為他待人客氣又慈眉善目,所以與他交談時,給我的感覺與其說是上司,反而更像親戚中的叔叔。

 

說得更極端點,就像一位活菩薩。

 

「謝謝妳啊,早乙女小妹,因為目前剛好沒人有空。」

 

「……與其說是沒人有空,不如說是根本沒有其他人在吧。」

 

我輕輕嘆了口氣,扭頭環顧室內。

 

這間事務所位在面朝大馬路的住商大樓二樓,空間頗為寬敞。包含所長的辦公桌在內,桌子一共有五張。除了招待訪客專用的座位以外,還有一間密談用的會議室,另外還有簡易廚房與淋浴間。大樓本身有些老舊,但內部裝潢還算漂亮,整體空間看起來挺新潮的。

 

不過,在如此氣派的事務所,目前只有我跟所長在此。

 

正確說來,不光只有目前而已。

 

我在這裡工作的兩天,除了所長以外,未曾見過其他同事。

 

「因為本事務所的特色,是採彈性工時制或說是接案制,總之沒有硬性規定出勤時間。雖然對我來說,是更希望能跟大家開心又和樂融融地一起工作……不過,大家最近似乎都忙於自己的本業。」

 

據所長表示,登記在這間偵探事務所名下的偵探們,絕大多數只是兼職。他們皆有各自的正職工作,只是把偵探當成副業。

 

至於昭和所長,或說「昭和偵探事務所」,會將工作介紹給這群兼職的偵探們。原則上會依照委託內容,交付給適合的偵探去處理。

 

因此,雖然這裡名義上是事務所,實際上卻更貼近仲介公司或工作介紹所。

 

「拜此所賜,這間事務所最近都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一個人待在這裡,總是會寂寞吧。」

 

「對呀,因為我想要有個聊天的對象,才會明明沒什麼要緊的工作,仍聘僱早乙女小妹加入事務所。」

 

原來是因為這種理由嗎?儘管我很想如此吐嘈,但最終仍將這句話留在心中。對於在求職路上,受挫到令人啞然失笑的我來說,只要有地方願意聘僱我,我就該心存感激了。無論要我做何種雜務,我都甘之如飴。

 

「所長,您要我去跑腿,實際上是需要做什麼?」

 

「其實是想拜託妳去幫忙收取酬金。」

 

「收取酬金……嗎?」

 

「該委託原本是由事務所內名叫戀泉的女性負責的。委託本身是已完成,但直到現在仍未收到報酬,因此才想拜託妳去幫忙收取酬金。」

 

「這樣啊。但如今這種年代,一般都會用匯款的吧……」

 

「這是因為有一些內情。」

 

內情……難道是對方不肯支付酬金,所以決定派人去強制收取嗎?到時會像電視劇演的那樣,上演黑道討債的戲碼?不行不行,這對我來說太勉強了。我可是大家公認的室內派,根本沒辦法做出如此激烈的舉動!

 

我不禁感到慌張,不過事實證明是我想太多了。

 

「當初接下的那項委託,就是一般所說的外遇調查,因此對方不想在任何地方留下紀錄。」所長接著解釋。

 

原來如此,雖然現今是一支手機在手,就能夠轉帳的時代,不過反過來說,十分容易留下紀錄。為了徹底避免被配偶發現自己請人調查外遇的事實,委託人才會希望不要透過轉帳,而是直接支付現金。這也並非難以理解。

 

「其實,原先是預定讓戀泉小妹前去收款,但她的正職那邊似乎臨時有急事找她,所以希望妳能代替她跑一趟。」

 

「我知道了。」

 

因此,我為了收取酬金離開事務所,前往委託人的住處。同時,這也是我第一次出外跑腿(工作)。

 

即使是前去收款,但是兩手空空前往,令我莫名有些猶豫,因此在備妥基本的伴手禮後,我才搭乘計程車前往目的地。

 

我要前往的地方是名叫「保土原診所」的私人診所。

 

根據所長的描述,身為該診所所長的保土原長生,就是此次的委託人(已完成委託)。

 

他是一名已婚者,委託內容應該就是調查妻子的外遇,既然他拚死想隱瞞這件事,表示妻子很可能是無辜的。假如罪證確鑿,應該會光明正大地去逼問對方吧。

 

在我反覆思索時,不知不覺間已抵達目的地,付完計程車費後,依照所長的吩咐,拜託司機先生開一張抬頭為「昭和偵探事務所」的收據。嗯,總覺得自己很有一名社會人士的感覺呢!

 

名為保土原診所的醫療機構,建築構造上是住處與診所相接的設計。

 

今天似乎是休診日,停車場內只有少少幾輛車,隔著自動門,能看見診所裡空蕩蕩的。

 

我依照所長指示,從診所的正門前往辦公室。另外所長有特地叮嚀,切勿前往保土原妻子所在的住處。

 

途中──我忽然有種想法。

 

真的是突然冒出的想法。

 

總覺得自己的工作,比想像中更加無趣。

 

當然,我並非是對於工作內容有意見。即使我是個十分優秀的人,也沒有厚顏無恥到只工作三天,就敢對自己的工作挑三揀四。

 

但是,當初確定在偵探事務所任職時,由於心中曾冒出「我會捲入怎樣的困難事件」的不安,再加上「無論碰上多麼困難的事件,我都會堅持追查到底」的正義感,因此像現在這樣完成平凡無奇的跑腿工作,令我產生一股近似於安心感或失落感,堪稱是輕鬆自在的心情。

 

說來真令人汗顏,或是自己不知進取,類似歪打正著般加入事務所的我,其實到現在還沒有搞懂「偵探」是怎樣的職業。儘管對它抱有一絲憧憬,但是具體來說,我尚未找到確切的立足點──不對,不僅是立足點,感覺上更接近雙腳都還沒著地。

 

我接下來會變成怎樣呢?

 

我接下來想做什麼呢?

 

對未來感到不安與焦躁,對現實感到挫折與氣餒……我就這樣心懷社會新鮮人常有的糾葛,敲了敲辦公室的門之後,推開房門走進去──

 

接著,眼前震撼的光景,將我這些無聊的糾葛全都吹到九霄雲外。

 

屍體。

 

那塊純紅色的地毯上,躺著一名成年男子的──屍體。

 

打從出生到現在,我第一次像這樣直視屍體,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微微聞到一股酸甜的氣味。

 

 

 

 

本文摘自《極惡偵探》

 

 

「昭和偵探事務所」是由一群來歷複雜的偵探組成。剛在此工作的早乙女桃色,意外被捲進一起殺人案,成為頭號嫌犯。所長接獲桃色的求救後,派來一名打扮怪異的男子,此人就是偵探編號03的「極惡偵探」南陽。

  「犯罪者這種社會敗類,不管被偵探如何對待,都沒資格抱怨吧?」

  秉持「將犯人推入輸家應有的無底深淵中」的理念,最惡毒的偵探,面對最惡毒的嫌犯,以極惡手法將犯人逼入絕境!
 

 

 

出版社:台灣角川

作者:望公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