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你推薦這項手術。」兜的面前坐著一個身穿白袍,戴圓框眼鏡的男人。他面無表情,看不出情緒,令人懷疑該不會這個醫生本身就是裝備掃描或透視功能的醫療器材之一。

 

    這是位於東京都內的商業區一角,某大樓中間樓層的內科診所。候診室的患者三三兩兩坐著。主治醫生的醫術高明,開出的藥方十分有效,生意應該會更好。然而,醫生冷淡的態度和欠缺溫度的氛圍,或許抵銷了優點。總之,這家診所的人氣還算不錯。

 

   「不,我拒絕。反正是惡性吧?」兜指著醫生攤開的病例說道。

 

    醫生點點頭。

 

   「我不是說過,不想再動惡性手術了嗎?很可能會因惡性對象的手術死掉啊。」

 

   「你又還沒到那個年紀。」

 

    面無表情的醫生肌膚光滑,沒什麼皺紋,年齡不詳。不過,自兜二十幾歲起,醫生便幫忙仲介工作,當時他就是這副模樣,或許其實年紀不小了。儘管遣詞用字客氣,卻透著縱橫業界多年的老練。

 

   「不,我不能再胡來。」兜回答。

 

   「沒幾個人能跟你一樣,任何手術都能冷靜且巧妙地處理。」

 

    醫生從不說奉承的話,如同衛星導航系統從不吐出「沒問題的。雖然稍微迷路,但你幾乎都按指示努力過來了」之類的稱讚,因此,這番評價並無虛假。

 

   「我希望能儘早離開業界。」

 

   「出院是需要錢的。」

 

    這個男人真的打算讓我退隱江湖嗎?兜不禁想著。近二十年來,所有工作都是透過醫生仲介。醫生指示他殺害這個男人、解決那個男人。恐怕不只兜,醫生應該還有不少以「患者」為名目的業者。

 

    攤開的病歷表上記載著目標的情報。如果不曉得應該「動手術」的對象的名字、住址,就會以一般人看不懂,不知是醫療術語或德文的文字寫下可調查出的資訊,及委託人設下的條件。雖然貼著目標的大頭照,但只要放上專用的濾鏡,看起來就是充滿陰影的X光片。

 

    醫生將仲介的工作資料偽裝成病歷表,和患者的混在一起,保管在診所裡。要隱藏情報,病歷表是最合適的。由於是個人資料,第三者無法輕易閱覽。

 

    診所的看護師中,一名同樣年齡不詳的資深女性護理師,似乎很清楚醫生的仲介內容,但其他的年輕護理約莫是一無所知。或許正因如此,醫生和殺手之間的往來,都是使用偽裝成醫療術語的黑話,及將文件混在診斷資料裡進行。所謂的「手術」指的是殺人,「惡性」代表目標是專業人士。

 

    克巳出生時,兜考慮起退休,實際和醫生提到這個想法是在五年前。醫生既不驚訝,也沒歡欣雀躍,只是像念訟《六法全書》般說「既然如此,你需要付一筆錢」。兜不曉得錢的用途,也不曉得要匯去哪裡。然而,那是足以買下獨棟成屋的金額,實在不可能立刻拿出來。於是,「為了辭掉工作,得用那份工作賺錢」無奈狀況,不得不持續下去。

 

   「你知道嗎?惡性的手術費比較高。你不是提過,反正都要動手術,不會讓人心痛的手術比較好?」

 

   「是啊,雖然我以前根本不會這麼想。」

 

    或許是克巳還小時,兜念日本民間故事給他聽的緣故。

 

    有一半是認真的,兜暗暗想著。

 

    善良老爺爺的付出獲得回報,邪惡老爺爺遭遇不幸,好人最後獲得勝利。讀完這樣的故事,兜第一次感到,隨便殺害沒做壞事的人不好。更進一步說,他不禁思考著,自己殺害的對象也有父母,小時候也可能像這樣聽父母念的故事。

 

    兜明白理想和現實不同,但他希望盡量避免殺害無辜的人。

 

   「這麼一來,只能接處理惡性對象的手術。」

 

    可以這麼說。如果目標是從事違法、危險工作的同行,罪惡感會降低。就像藉著邪惡老爺爺的手,對付邪惡的老爺爺。

 

   「總之,要是有其他的好手術,可以再聯絡我嗎?」

 

   「好。不過,這陣子工作可能會比較難做。」

 

   「是嗎?」

 

    醫生在手邊的白紙上寫下類似記號的內容,像是在說明症狀,混著黑話喃喃吐出以下的話。

 

    在這一區,有個打算大幹一票的集團。據說他們計畫在某處安裝炸彈,挾持人質躲在裡面。萬一他們真的動手,東京都內的警察會加強監視的層級。

 

   「所以,我們的生意會變好嗎?」兜彷彿在說悄悄話地問。醫生回答「沒錯」,點點頭。

 

   「既然如此,真希望接到解決想引發爆炸的那夥人的工作。」兜開了個玩笑,醫生卻笑也不笑地問:「藥還夠嗎?」

 

    這是在確認是否需要補充武器。

 

   「那就跟您要一點吧。」兜回答。他希望補充一些彈藥。有幾個表面上是釣具店或錄影帶出租店的地方,業者可獨自購入武器,但要是醫生幫忙準備會更省事。

 

    醫生寫了張處方箋。

 

    拿著處方箋去隔壁的藥局,會得到一張卡片。翌日,前往指定的投幣式置物櫃,以那張卡片和密碼打開,便能獲得需要的武器。

 

 

 

 

本文摘自《螳螂》

 

 

 

「死亡並不恐怖。但想到不小心死掉,妻子會生氣,我有點害怕。」


伊坂幸太郎醞釀四年,暢銷220萬冊「殺手」系列最新作:最強殺手的究極純愛物語!


在殺手界赫赫有名,擁有信賴和實績的「兜」,白天是奔波勞苦的上班族,晚上是奪命於無形的劊子手。日復一日,兜的胸口漸漸湧現疑問:是不是終要付出代價,甚至會將無辜的家人捲入危險?在兒子誕生的瞬間,他正視心底的願望,向負責仲介的「醫生」表達去意,對方卻威脅償還「出院費」。一天,俐落收拾炸彈客後,兜竟意外受襲……


這場攻擊的背後,隱藏著怎樣冷酷的陰謀?在沒有正義的世界裡,兜可能保護深愛的妻兒,全身而退嗎?面對比自身巨大的敵手,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螳螂,也會舉起前腳、交叉成斧,奮力一擊!

 

★作家︱臥斧、神小風、郝譽翔、陳栢青、張維中、寵物先生、小說家︱高翊峰、音樂人‧作家︱沈聖哲、創作歌手︱黃玠、929樂團主唱︱吳志寧、熱血大叔︱史丹利──心動推薦
★日本AMAZON、紀伊國屋書店、Oricon公信榜 NO1
2017年人氣節目「國王的早午餐」書籍排行榜 NO12018年書店大獎TOP5
2018年「好想讀推理小說」TOP6、「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TOP7
日本讀者大讚:精彩痛快不輸《終極追殺令》,溫暖幽默不亞於《重力小丑》!

 

 

出版社:獨步

作者:伊坂幸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