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日劇《我們的奇蹟》(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開播後受大廣大觀眾好評,知名演員高橋一生擔綱主角演出,飾演一名與社會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大學教授「相河一輝」,但與其說他活在自己世界裡不如說是跳脫框架、不被拘束或許更加合適。

 

 

 

為什麼要遵守不知道原因的規則?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在劇中經常笑容滿面的他,被粉絲戲稱是最帥大學教授,如果有這樣的老師誰還翹課啊!但可惜事與違願(?),劇裡的他最開始並不受學生們歡迎,甚至被認為是個怪人,表現不像是個成熟男人該有的樣子。

 

 

這樣特立獨行的人或許不只在日本容易被所謂的「正常人」給排擠,而是在全世界都一樣,畢竟人類是群居生物,且總被無形的社會規範給限制,遵守著所謂的「規則」,一但和別人有所不同,就像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似的。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但我們是否曾靜下來問過自己「為什麼」我們必須遵守著這樣的規則呢?又何謂是正常呢?(當然,這是在不違背法律的前提下。)

 

 

好比說,可能小時候常常聽老人家警告你說「不可以用手指月亮」、「不可以在晚上吹口哨」、「下排的牙齒要往屋頂天花板丟,上排的要往床下丟」等等的小規矩,這類大家都這麼做,所以我就也跟著做的這種事,到底是為什麼呢?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相河一輝認為人們為甚麼要遵守這類不知道被誰定下的規矩不可呢?為什麼不遵守就不可以呢?他只想做自己啊!他說:「雖然我很難相處,但是只要能跟我想好好相處的人處得好,那就足夠了。」充分展現不願隨波逐流的勇氣。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這世界從古自今似乎都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狀態,不適者自然會被淘汰,但適者真的就是強者嗎?不知道各位是否還記得日劇《月薪嬌妻》中的經典名劇:「逃跑可恥,但是有用。」這個論點同樣在《我們的奇蹟》當中再次被拿出來討論。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主授生物學的相河一輝,在課堂上與學生聊到冰河時期的絕種動物,並舉例了大貓熊歷經了冰河時期,明明是繁殖能力低下的生物,卻繁衍至今,是為什麼呢?原先是肉食動物的熊貓,因為爭奪食物的過程中,搶不贏其他強大的動物,所以選擇往高處移動,碰巧在那邊依靠竹子生存,而竹子在冰河時期並沒有枯萎,於是牠們反而在冰河時期獲得了糧食。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居住在高處的生物相對的少,因此也免於了被其他強者攻擊的可能。 在戰鬥中獲勝的生物未必能渡過冰河時期的已生存,但貓熊面對了自己的弱點,逃到了高處才得以生存。

 

 

適者才能生存,但是未必是強者。或許真正強大的不是那些強勢的動物們,而是這些弱小的生物願意接受自己的渺小並將此轉為優勢;或許在冰河時期長毛象也曾經看不起逃往高處的貓熊,但牠勝過已絕種的長毛象存活至今,那這樣的情況誰才是強者呢?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一昧地展現自己的強大是很多人在社會上立足時會做出的反應,但無論在《月薪嬌妻》或是《我們的奇蹟》當中卻不斷的提醒著我們「適度地接受自己的弱小之處」是沒有關係的、是可以的,甚至這個舉動是相當需要勇氣的,值得嘉許。

 

 

 

source:Twitter@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動物的野性本能有時候會是人類最好的借鏡,我們常常思考過多而干擾了自己的行為,甚至被既定印象的框架給侷限,但是否這些限制都是我們自己強壓給自己的呢?這部劇彷彿就是在告訴著觀眾:「沒關係的,做自己沒有錯。」就放膽做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