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國村上春樹之稱的菲利普德朗經典作品《一直下雨的星期天》,看似陰鬱的標題,其實內容是法國獨有的小慵懶!不管是閒散的語氣,還是特殊的固執,跟著主人公施韋格先生的步伐走過巴黎的街道,和巴黎人才懂享受的餐廳。讓人分不清是小說還是散文的節奏,就是你應該學會享受的巴黎氣息。

 

 

 

source: pixabay

以主人公施韋格的巴黎夢(沒錯,施韋格先生覺得巴黎就是天龍國!),作為主體,描述生活在法國鄉村的他,一心只想來到巴黎成為一個真正的法國人,對他來說巴黎就是世界的中心,而在這裡,不管完成什麼都是他的夢想。

 

 

 

精彩一瞥:

這裏有人願意愛我嗎?

——法國歌手,強尼·哈立戴(Johnny Hallyday)

 

人啊,就必須住在巴黎。要是施韋格先生往他的生存裡探究一番,唯一會從裡面冒出頭的鐵律,絕對是這一條。而其他那些守則,似乎也是從這一條延伸出去的——咦,「其他那些守則」?⋯⋯若要施韋格先生說說還有其他哪些守則,他根本說不出來,只會露出一臉尷尬。

 

總之,事情都是在巴黎發生的。發生什麼事?噯,不就是那些事!那些有的沒的,它會讓行人的腳步散漫,讓人有種遊走在世界中心美妙感覺。

 

其實,從他第一次在巴黎街頭看到手機的那天起,他就被這個東西迷惑了。那天,正好就在他旁邊,有個成功男士刻意做出瀟灑樣地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施韋格先生那人的手指在鍵盤上輕敲,然後開始講話,他立刻感到一陣強烈的憂鬱穿透了他。

 

在這一刻,他身為巴黎人的那種惑人魅力,將變得非常具體,好像摸得到一樣,而且變得非常神奇,不像真的。

 

但對於施韋格先生來說,魔力依舊存在。他不是想要「讓人巴望」的人,而是為了找到一種存在感。所以每當他步行回家,走到協和廣場,或是瑪德蓮教堂廣場時,他會忍不住內心的渴望,掏出手機來打電話。而在那一剎那間,他感覺到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0826680275。施韋格先生打給氣象台。他很想知道這幾天的天氣如何。

 

他會去看展覽並不是為了觀看繪畫作品,而只是為了進行一種參拜的儀式。

 

首先是需要排隊的任務。有時候必須排隊等待三個多小時。這很讓人放心,如果有人等,就代表有東西可看。

 

在一動不動地站了半個小時後,最美妙的莫過於感到一股充滿希望的波浪開始湧動,從前而後輕輕撫摸這整條長龍般隊伍的背脊:人們似乎感受到那種微妙波動,在不知不覺、目光游離之間,前進了三公尺,但臉上還是一副沒什麼事的樣子。

 

事實上,施韋格先生保存錄影帶,是為了留給自己一個記憶,他不想讓那記憶消失。雖然他嘴裡不說,但他總覺得要是讓記憶消失就會有厄運降臨;這就好像有人看到黑貓會躲開,或避免從梯子下面經過。

 

施韋格先生拒絕抹去已獲得的、已歸類的,或是已馴服的時光。這是他生命裡的一部分,是抽象的、還沒有完成的那部分——不過,也可能是永遠潛藏的那部分。而現在,有了這些錄過的影帶環繞身邊,施韋格先生對死亡的恐懼少了。

 

 

 

source: 博客來

不論是談一場溫柔的戀愛,吃一餐內行人的料理,甚至是逃離城市的一趟旅行,在巴黎就連走入一扇旋轉門都絢目地像是愛麗絲誤入仙境!

 

 

 

source: pixabay

文字裡的施韋格先生浪漫得不切實際,卻又平凡得出乎意料,在讀者眼裡看起來像是白日夢一樣的愛情、飲食、生活和興趣,甚至是他的執拗和易怒,都是菲利普德朗筆下的巴黎,這才是生活的模樣!不需要去過巴黎,只是隨性翻過書頁,去享受節奏慢得剛剛的字句裡的夢幻,你也能從《一直下雨的星期天》裡領會不同於日常的「巴黎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