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捐血救命,紐約布魯克林男子Ted Lawson放自己的血,一點一滴流失生命,為的卻是成就藝術。他現場取得自身新鮮血液,當成繪畫顏料,絲毫浪費不得,撒在紙上繪製真人大小的裸體自畫像,驚悚的作畫方式讓他同時得到注目與爭議。不由得令觀眾尋思,藝術,真的值得用健康當代價交換?

 

Photo Source: one-night-in-ramadhan ilianidolphin

示意圖,非當事人

 

失血過多可能致死。藝術創作過程含危險行為,為確保生命安全請勿模仿。

 

Photo Source: artist-created-life-sized-self-portrait-using-blood-nsfw -lostateminor

 

Ted Lawson的作畫方式相當特殊,他並不是真的提起筆來沾血抹在畫布上,而是使用一種類似3D印表機的儀器,以管線連接他的手臂抽血,然後依照電腦數值編碼控制線條。經歷4小時的漫長工程,一比一尺寸的全裸自畫像終於完成。

 

影片呈現另類血腥作畫過程:

 

 

針刺肉抽血

 

畫出點

 

描成線

 

如同血管流竄全身

 

完成圖

 

除了自畫像之外,他還繪製月亮圖。

 

 

Photo Source: one-drop-of-blood -identitylovefaith

示意圖

 

Ted Lawson的作品名為《機器裡的鬼魂 (Ghost In The Machine)》,概念結合有機與無機物,兼具表演與實體兩種性質,意涵十分耐人尋味。最後,再次提醒各位觀眾朋友,自行放血容易危及生命安全,無論目的為何都請勿自殘,妞新聞關心您。

 

 

Source: artist-created-life-sized-self-portrait-using-blood-nsfw -lostateminor, artwork -tedlaw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