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教過我如何正常,卻總是希望我看起來正常。為了不被拋下,為了成為更好的人,儘管眼前的未來是一片黑暗,儘管可能犧牲了誰,甚至失去了自己,但為了「好好活著」,只能「走向更壞」。

 

 

 

『從來沒有預測過未來,但對未來的確信卻很多』,就算可能碎裂但也確信著,總有一天會去遙遠沒去過的地方、住在比遙遠更遙遠的地方。

帶著這樣的確信,一起在書中找到,可能是姜依也可能是我們從未預測過的未來吧。

 

 

 

《為了好好活著,我們最終走向更壞》內容摘錄

 

「姜依好像要死了。」

 

每當我太晚回家,媽媽就會說謊。我明知道那是謊言,也只能慌慌張張地快步跑回家,而姜依總是會跑到玄關處,尾巴頻頻搖動。幸好,是媽媽說謊。

 

沒聽到謊話的那天,我提早回到家。可是那天姜依沒有出現在玄關,我問媽媽姜依的情況,媽媽說姜依吃了藥,正在睡覺,牠趴在客廳地毯上呼呼大睡。我跟家人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媽媽悄悄地拉出棉被蓋在姜依身上,我伸手拉了一下棉被,牠卻翻了白眼、嘴角冒出泡泡,我尖叫起來,牠的眼睛又恢復正常,我抱著姜依邊尖叫邊跑向動物醫院。

 

「總是要試試看。」

 

動物醫院的醫生,每一次都說要試試看,只是每一次嘗試的費用都很昂貴。醫生好幾次都說姜依可能快走了,但每一次姜依都成功地活下來。好像下定決心要死了,靜靜幫牠蓋上棉被的時候,我想,是不是因為我拉開棉被、大聲尖叫的關係,牠聽到我的尖叫聲,才再次活過來。

 

從那天之後,我開始把媽媽說姜依要死了的話語,當成是姜依還好好活著的意思。所以每當姜依要死了的訊息傳來時,我都會關掉手機,想說再晚一點、再晚一點回家也沒關係,若姜依真的要死了,媽媽就會靜靜地把棉被蓋在牠身上。

 

「叫看看啊!姜依啊!」

 

我的名字也是姜依。我知道狗狗的個性是既傻又貪心、一次只能想著一件事情,就這點看來,姜依跟我一模一樣,所以我才想讓牠跟我用一樣的名字。但家人第一次聽到姜依的名字時,都表示反對,他們說小狗的名字就應該叫做小傢伙,傻傻的小傢伙,才有可愛可愛的感覺,不過我堅持一定要用我的名字。

 

「小狗本來就是小時候最可愛啊。」

 

於是,當媽媽叫我的時候,我跟姜依就會一起看向媽媽。我喜歡這樣。

 

吃飯、睡覺,以及我們家的人,就是姜依的全部。度過幾次生死難關,姜依終於平安地長大。牠最愛趴在窗台上,靜靜待上好幾個小時,只看著窗外。窗外有空無一物的工地和高聳的起重機,起重機的頂端遮住了烏雲,而起重機本身,也擋住了烏雲。蓋了一半的房子,就像是一處人來了、人又走了的地方,最後那上面剩下的只有降雪。

 

「不要看了啦!什麼都沒有啊!」

 

把姜依從窗台上抱下來,沒想到牠又往窗台走去,耳朵不停搖晃、爪子不斷地摳著玻璃窗,開心得彷彿聽到從某個看不見的地方傳來了聲音。那時的牠會望向窗外,一副隨時都要逃離的樣子,或是牠深信著某個看不見的地方,總有一天會來找牠。

 

坐在姜依旁邊的我,用眼睛追逐著一片雪花,雪花沒有一定方向,也沒有一定速度,往左、往右,左左右右地飄來飄去。雪花往各自的方向散去,飄往姜依跟我居住的邑內洞的東建公寓,飄往那棟沒有人住的建物,以及建物另一側,看不到的遙遠地方。

 

拿出狗鍊,姜依會因為可以東跑西跑而非常開心;拿掉狗鍊,代表姜依必須待在家裡;而繫上狗鍊,就代表可以與姜依一同到戶外。姜依來到外面,就想往更遠的地方跑,繫上狗鍊的姜依一直往前跑,我也跟著一路往前跑。但下雪天時就不同了,姜依雖然喜歡下雪,卻只敢站在雪地上,不管我怎麼拉扯狗鍊,牠就是一動也不動,好似聽不到我的聲音,只是抖個不停,全神貫注地看著雪花掉落在我臉上,姜依認為雪很奇怪、很可怕,卻又很喜歡雪。

 

應該要買水晶雪球給姜依的,只要姜依用腳踢一下雪球,亮晶晶的雪就會跑出來。我想著以後、或許是很久以後,要與姜依前往一個四季都會下雪的地方,畢竟害怕的事情一旦熟稔了,害怕就會消失。可惜當時的我並不知道,越熟悉的事物,就越是可怕得令人冷顫。

 

本文摘自《為了好好活著,我們最終走向更壞

 

 

 

Source:pixabay

女孩姜依為了迎合父母期待,假裝成富有人家的小孩進入好學校就讀。

在社區生活的她是個擁有太多的人,在學校裡的她卻是個什麼都沒有的人。

在新學校裡,她感受到了身為外來者的孤獨。

 

向姜依伸出手的同學雅蘭與曉瑛,並不會用異樣的眼光去區分她,姜依像小狗狗般跟在她們身邊。三個青春期的飛行少女,就像共用同一個身軀與氣味,在「各自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用什麼都不是的樣子」黏在一塊。她們一同逃離原有生活,一同忘卻,一同尋覓更好的人生,最後,成為彼此唯一的家人。

 

 

 

只是,為什麼明明曾經甜蜜相依的關係,

總會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崩解消失?

 

為了不再被拋下、為了走向更遠的遠方、為了成為更好的人,

姜依竭盡全力,在絕對的孤單中奮游……

這是一本無法輕易放下的小說,在閱讀過程中,會不自覺沉浸於主角竭力不讓自己壞掉的過程。主角在每個人生瞬間都全力以赴,仍舊無法掌控未來的無力與哀戚,將在讀者心上留下不易揮發的沉重痛症。

「我沒有經歷過人們所謂正常的成長過程,常常被說不正常。

但不正常其實也是平凡的人,我不喜歡畫分正常與不正常的世界,

因為被打入不正常的孩子,也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孩子。」──作者林率兒

Source:pixabay

本書靈感源自作者長達十多年的惡夢,與其視為半自傳小說,她更認為這是一本「攤開傷痕的小說」。故事中,角色們生活的邑內洞、田民洞皆是實際存在的地方,而和主角擁有同樣遭遇的少年、少女也同樣存在於這世界上。

 

全書以毫不掩飾的方式敘述少女的成長過程,關於一個人在尚未成熟的年紀,如何做出選擇、如何處理難解的親密關係、如何看著人生一步步走往沒有預料的方向。作者對於人物的心理變化刻劃至深,她看似寫少女的故事,實際上卻同時捕捉到現代人內心面臨的微小事件,如依賴、嫉妒、自卑等等心緒,也因此獲得韓國知名小說家朴成元高度讚賞:「文壇上似乎還沒有一部關於成長的作品,選擇運用如此冷酷殘忍的途徑來寫。」

這部作品在出版當時不僅震撼文壇,更給許多讀者帶來不小衝擊,包含韓國知名創作歌手IU,她曾在直播節目中介紹本書是她的人生之書,並念出書中經典名句。

 

 

 

 

為什麼越是努力

越是讓自己變成最糟的人?

「有一種小說,讓人讀完後仍一直為主角擔心……」

 

韓國知名創作歌手IU最念念不忘的人生小說!

文學村大學小說獎大賞作品,初試啼聲即衝擊韓國文壇!

作者林率兒曾獲2013年中央新人文學獎。

本書翻拍電影,由Girl's Day珉雅主演,預定2020年上映。

韓國文壇的新生代異軍,描繪既絢爛又深沉的青春切片。

 

作者:林率兒(임솔아

出版社:采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