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嘉蕾掙脫開來,腳步踉蹌。樹林開始越來越稀疏,柔軟的泥土地變成堅實道路,鋪著珠母貝光澤的石頭,和經過海洋淘洗打磨的玻璃碎片一樣光滑。她觸目所及,石板路持續往前延伸,分支成迷宮似的蜿蜒街道。道路兩邊是參差不齊、輪廓圓滑的商店,漆成珠寶色調或粉嫩的顏色,像歪歪扭扭疊起的帽盒。

 

這裡迷人又魔幻,但也出奇寧靜。商店全都打烊了,屋頂積雪就像遺落的故事書上的灰塵。思嘉蕾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但是和她想像中的卡拉瓦不同。

 

落日橘黃的煙霧仍然裊裊上升,和他們在沙灘上時看起來一樣遙遠。

 

「蕾嘉思,我們必須繼續前進。」朱利安催她沿著奇異的街道往前走。

 

思嘉蕾不知道是寒冷造成的幻覺,還是她腦子出了問題。除了安靜得很詭異之外,帽盒形狀的商店掛得招牌一點道理也沒有,每面招牌都以許多不同的語言寫成,有些說:營業時間:午夜左右。還有招牌寫著:等昨天再來。

 

「為什麼每間店都關著?」她問,呼出一團團脆弱的水霧。「人都上哪去了?」

 

「我們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行了。別停下。得找到溫暖的地方才行。」朱利安繼續趕路,經過思嘉蕾看過最奇怪的幾間商店。

 

櫥窗裡有飾滿填充烏鴉的圓頂禮帽、放陽傘的腰帶、點綴人類牙齒的女人髮箍、可以照出靈魂黑暗的鏡子。寒冷肯定影響了她的視覺。希望朱利安說的沒錯,希望泰拉已經在溫暖的地方了。思嘉蕾繼續四處張望著,看看是否能瞥見妹妹蜜金色的頭髮,或者聽見她活力十足的笑聲迴盪。然而每間商店都空無一人,鴉雀無聲。

 

朱利安試著轉動幾道門把,但都打不開。

 

下一排商店販賣的是各種奇幻物品:流星、能種出願望的種子、可以窺見未來的奧黛特預言眼鏡(共有四種顏色)。「如果有一副應該不錯。」思嘉蕾喃喃自語。

 

奧黛特隔壁,一張旗幟寫著店主能修復破碎的想像力。那行字在裝著夢境、夢魘和某種叫做日魘的瓶瓶罐罐上方飄浮。思嘉蕾的黑色髮絲間凍出小小的冰柱,她認為自己現在應該就是身在日魘之中。

 

身旁的朱利安開口咒罵,更多帽盒形狀的商店街區後方,幾乎能看見煙霧的升起之處,它正旋轉著進入一顆太陽,太陽裡頭有星星,星星內還有一顆淚珠─卡拉瓦的標誌。但是寒意已經滲入她的骨頭和牙根,甚至連眼皮都結霜了。

 

「等等─那─那裡呢!」思嘉蕾對朱利安揮舞顫抖的手,指向卡薩比安鐘錶舖(Casabian’sClocks),一開始她以為那只是黃銅窗框的反光,但玻璃後方,一片鐘擺、砝碼和閃亮的木櫃後方,有一座正在熊熊燃燒的火爐。門上的告示牌寫著:全年無休。

 

凍僵的兩人閃身入門,迎接他們的是齒輪滴答、鳥鳴咕咕、指針喀嚓和發條上緊的合奏。忽如其來的溫暖讓思嘉蕾已經失去知覺的四肢開始刺痛,吸入的熱空氣灼痛她的肺部。

 

她凍僵的聲帶發出破碎的聲音:「有人嗎?」

 

滴答。答滴。

 

回應她的只有齒輪和發條的聲響。

 

店舖和鐘面一樣是圓形的,地板上畫著不同風格的數字,各式各樣的鐘錶和計時器覆蓋著所有平面。有些往回轉,有些露出齒輪和槓桿裝置。房間正中央一個上鎖的厚重玻璃盒內擺著一只懷錶,聲稱能讓時間倒流。在別的日子,思嘉蕾可能會感到好奇,但她現在只想靠近火爐翻騰而出的溫暖。

 

她很樂意在火爐前融化成一灘水。

 

朱利安拉開爐門,用旁邊的火鉗塞了一截柴火進去。「我們得把衣服換掉。」

 

「我─」朱利安走到一座花梨木老爺鐘前,思嘉蕾停止抗議。大鐘底座放著兩雙靴子,三角形鐘簷兩側還掛著兩套衣物。

 

「好像有人偷偷照顧妳喔。」朱利安嗓音裡的嘲弄又回來了。

 

思嘉蕾靠上前,企圖忽略他。衣物旁邊一張擺滿月晷的鍍金桌子上,有一瓶插著紅玫瑰的彎曲花瓶,旁邊有個托盤,上頭有無花果麵包、肉桂茶和一張紙條。

 

給思嘉蕾.卓格納與她的同伴。

真高興你們能來。

                                              萊金

 

 

那張紙和思嘉蕾在崔斯達收到的金邊信紙一模一樣。她好奇萊金對待這些人是否都同樣費盡心思。

 

思嘉蕾很難相信自己有何特別之處,但是她無法想像卡拉瓦團長本人為每個客人都獻上專屬問候以及血紅色的玫瑰。

 

朱利安咳嗽,「麻煩一下好嗎?」他把手伸過思嘉蕾,拿了一塊麵包,扯下為他準備的那套衣服。

 

然後他開始解開固定褲子的皮帶,「妳要看我脫衣服嗎?我不介意喔。」思嘉蕾立刻覺得尷尬,趕快撇開視線,他真是一臉羞恥心也沒有。

 

她也需要換衣服,但是這裡沒有安全的隱密空間,而且他們抵達之後,空間似乎越來越小,但是她現在才發現到底有多小,她和前門之間的距離不到十碼。「如果你轉過去背對我,我們兩人都可以換衣服。」

 

「我們也可以面對面換啊。」朱利安的嗓音裡有笑意。

 

「我不是那個意思。」思嘉蕾說。

 

朱利安低聲輕笑,思嘉蕾抬起頭時,他已經轉過身背對她,她忍住不要盯著看,他背部的每一吋都是肌肉,和他的軀幹一樣結實,但那不只是唯一吸引她注意力的地方。他肩胛骨中間橫亙著一道粗大的疤痕,下背部還有另外兩道疤,好像曾經有人捅了他好幾刀。

 

思嘉蕾吞回一聲驚呼,馬上感覺到罪惡,她不該看的。她匆忙抓起給她的那套衣服,專心著裝,她試著想像他可能經歷過的事,她不想要任何人看見她的疤痕。

 

大多數時候,她父親只留下瘀青,但多年來她都不讓女僕幫她著裝,免得有人看見。她原以為這些穿衣練習現在派上用場了,但萊金留給她的這件裙子不需要幫忙就能自己穿上,造型很平凡,令人失望。和她想像中卡拉瓦的衣物完全相反。裙子沒有馬甲,胸衣的材質是普普通通的米色,裙擺乾扁,沒有襯衣和內裙,也沒有裙撐。

 

「我可以轉回來了嗎?」朱利安問,「反正我都看過了。」

 

思嘉蕾立刻想起他用力握住她的腰、褪下她的衣服,讓她從胸骨麻到臀部。「感謝提醒喔。」

 

「我不是說妳啦。我根本連妳的─」

 

「沒有比較好。但是你可以轉回來了。」她說,「我在扣靴子。」

 

思嘉蕾抬起頭時,朱利安站在她身前,萊金給他的衣服可不是什麼普通貨色。

 

思嘉蕾的視線從喉頭處午夜藍的領巾移動到合身的酒紅色背心。深藍色的燕尾服襯托出他的寬肩和窄腰。唯一讓人想到先前那名水手的,只剩下緊身褲腰臀間掛著刀的腰帶。

 

「你看起來─不太一樣。」思嘉蕾說,「你看起來不像剛打完群架了。」

 

朱利安站直了些,好像她剛說的話是讚美,雖然她很確定自己沒這個意思。儘管他的衣服俐落體面,和紳士還是有一段很長的差距─不是因為他沒刮鬍子或者凌亂的棕色鬈髮。朱利安本身有種狂野的氣質,是萊金的衣服無法馴服的。他臉旁的銳利輪廓以及棕色雙眸裡的精明眼神─並未因為他穿了背心……和懷錶就隨之消減。

 

「那是你偷的嗎?」思嘉蕾問。「借來的。」朱利安糾正,在手指間繞著錶帶,「和妳穿的衣服一樣。」他上下打量她,讚許地點點頭,「我看得出他為什麼寄門票給妳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嘉蕾在一只時鐘的鏡面上瞥見自己的倒影,立刻住嘴。她身上的裙子不再是無趣色彩的混合,而是飽和的櫻桃紅─誘惑與祕密的顏色。低領胸衣中央垂下一排時髦的蝴蝶結,搭配抓皺裙撐,下方的裙子滾荷葉邊,貼著她的身體曲線,由五層各不相同的細緻布料組成,櫻桃紅的絲緞與薄紗以及些許黑色蕾絲互相交錯。連她的靴子都變了,從單調的棕色變成相配的黑皮革與蕾絲。

 

她用手撫過裙子的布料,確定不是鏡子或燈光變的戲法。又或許她剛剛是冷到出現了幻覺,才以為裙子平凡無趣。然而思嘉蕾內心深處知道萊金給了她一件有魔法的禮服。

 

這種魔法應該只存在於故事中才對,但這件裙子非常真實,讓思嘉蕾不知道該作何感想。她內心中的小孩非常喜歡,但長大的思嘉蕾不確定自己是否該感到自在─無論禮服有沒有魔法。她父親是絕對不會讓她穿這麼醒目的東西,雖然他人不在這裡,思嘉蕾還是不想引人注目。

 

她是個漂亮的女孩,僅管她常常想隱藏這件事。她遺傳了母親濃密的黑髮,非常襯她橄欖色的肌膚,她的臉型比泰拉更接近鵝蛋型,鼻子嬌小,榛果色的雙眼大到她總擔心會透露太多情緒。

 

那一刻,她幾乎渴望自己身上穿的是那件無聊的米色長裙。沒人會注意衣著醜陋的女孩。也許她只要在心中想,禮服就會再次變型,但她想像著更簡單的剪裁、更平凡的顏色時,櫻桃紅的禮服仍然亮眼合身,緊貼著她想隱藏的曲線。

 

她想起朱利安謎樣的發言─我看得出他為什麼寄門票給妳了。思嘉蕾納悶自己是否設法逃出了父親在崔斯達玩的致命遊戲,卻落入另一個棋盤上,成為一只打扮華麗的棋子。「如果妳欣賞完自己了,」朱利安說,「我們是不是該繼續找那個妳非常想找到的妹妹呢?」

 

「我還以為你也會擔心她。」思嘉蕾說。

 

「恐怕妳把我想得太好了。」朱利安開始往店門口移動,這時,店裡的所有鐘錶一起叮咚作響。

 

「你可能不會想從那裡離開。」一個陌生的聲音說。

 

 

 

 

 

本文摘自《魔幻卡拉瓦1:緋紅色的少女》

 

 

——寫給現代女孩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如果在旅程終點等候的是獨角獸般美麗而虛幻的願望,

你願意賭上一切,踏上這場魔魅華麗卻危機四伏的歷險嗎?

 

魔幻劇團卡拉瓦以獨特的表演形式著稱,打造絢爛奪目的城鎮,讓觀眾在這個充滿魔法的地方觀賞演出,然而這不僅是一齣戲劇,更是一場可以親自體驗的冒險遊戲。

♠警告♠
- 遊戲中有日夜顛倒的宵禁,如果日出前沒回到室內,即淘汰出局。
- 不接受金錢交易,但可以拿歌聲、祕密、記憶,甚至幾天的生命來換取想要的東西。
- 無論一切看起來多麼真實,務必謹記:它最終只是場遊戲。
- 遊戲結束之後,參加者若無法抽離導致發瘋甚至自殺,卡拉瓦劇團概不負責。

思嘉蕾住在子午帝國的邊陲小島,從小聽著卡拉瓦的傳奇故事長大,媽媽忽然失蹤後,爸爸變得性情殘暴,她和妹妹泰拉在恐懼中成長,卡拉瓦不僅是姊妹倆的兒時夢想與畢生心願,更是能暫時逃離殘酷現實的魔幻之地。當她們收到夢寐以求的卡拉瓦邀請函,生性謹慎的思嘉蕾忍痛想把票送人,免得父親發現,兩人又得挨一頓痛打,泰拉卻將此視為擺脫父親魔掌的大好機會,於是和剛認識的帥氣水手朱利安合作,把姊姊騙到劇團表演的所在地。豈知剛抵達,思嘉蕾就與妹妹失散,遍尋不著之際,才發現妹妹遭綁架,成為今年遊戲的線索之一,眾人躍躍欲試,因為率先解開所有謎團的人,可以贏得今年的大獎:一個願望。

 

★ 美國有八間出版社激烈競標,其中五間出版社的最終報價超過五十萬美金!版權狂銷三十二國!

★ 二十世紀福斯以七位數美金奪下電影版權,由《飢餓遊戲》與《分歧者》製作人操刀

★《紐約時報》排行榜 #2

★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3

★ 美國獨立書商協暢銷榜 #2

★ 日本本屋大賞 2017 最佳翻譯小說,日本女星吉岡里帆感動推薦

 

 

出版社:臉譜出版

作者:史蒂芬妮‧蓋柏(Stephanie Gar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