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細亞功夫世代(ASIAN KUNG-FU GENERATION)睽違三年半的第9張原創專輯《Hometown》終於推出。他們受到了90年代強力流行、另類聊滾的影響,最近的曲目也十分帶有意識性。儘管邀請了威瑟樂團的Rivers Cuomo等多位創作者參與,但這次的專輯作品依然十分有阿吉康(アジカン)自己的風格,當中的關鍵便在於製作環境的變化。這次「十分愉快」地來製作《Hometown》,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背後製作的點點滴滴,並一起認識「阿吉康世界」吧。

文 阿刀 “DA” 大志

 

前編:【MMN訪談:前編】「4人在歡樂愉快地安排之下形成了亞細亞功夫世代。不可避免地有了阿吉康(アジカン)這樣的病」

 

――這次作品,在初回盤中收錄了南美巡迴的相關影像DVD。總有阿吉康時常去南美的印象在呢。

 

喜多:不過我們只去了2015年跟去年兩次喔。

 

――在南美舉辦巡迴公演的契機是什麼呢?

 

 

後藤:一開始是被稱為智利的Japan exposition活動,「那麼乾脆辦巡演吧」一說完,就去了阿根廷、巴西、墨西哥等地舉辦,「原來在南美洲有粉絲啊!」,有驚訝但也十分開心,真的是很棒的體驗,想再去去其他國家。

 

 

――亞洲巡迴的話呢?

 

後藤:當然也想去。最近感覺是亞洲音樂的盛況,特別是我們在與年輕世代們做無國界交流時,就常常感受得到。例如這次宇多田光的作品就邀請了亞洲的音樂人們共襄盛舉。我也在12月時與泰國的Phum Viphurit詞曲作家一起舉辦了公演。亞洲樂團們常常這邊跑那邊跑的,之後想必也會有很多有趣的事等著我們,到時我就算變老了還能參加該有多好。

 

――南美的粉絲們如何呢? 我也在墨西哥看過其他藝人的公演,印象中他們似乎滿熱情的。

 

 

後藤:真的非常熱情,我覺得很棒。就像是足球的應援聲一般,在經典唱段大家還會大合唱呢。

喜多:而且在公演前大家就已經很熱絡了。

 

――「現在開始那樣的熱絡情緒還可以嗎?」那樣程度的沸騰情緒

 

後藤:對對。在開演前大家就一直在唱著我們的歌,大約2小時的時間,然後我們又唱了2小時左右的演唱會(笑)那樣熱情的情緒,日本人不太會表現出來呢。在世界旅行的時候,日本人是最乖的這點我覺得很驚訝。不管去哪個國家,大家都很有元氣,之後在日本有活動時,「我們會是主角嗎?」的想法卻又出現。日本人太害羞了,這是不得不去改變的呢。

 

――歌曲會因為在不同國家而讓粉絲有不同的反應嗎?

 

後藤:會的。我們去歐洲時,主調重疊的編曲「サイレン」、英國搖滾的歌曲都非常火紅,不過重節拍的音樂就還好,南美洲反而喜歡這樣的音樂。

 

――海外活動時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後藤:第一次去韓國的時候,很緊張也很感動。因為亞洲歷史很複雜的關係,第一次難免會緊張。總覺得討厭日本人的韓國人應該很多吧。不過,一站上舞台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大家反而很熱情呢。公演結束時,後台的韓國樂團還跟我們互相交換CD,那時超感動的,「啊,我們原來做得到啊。用這樣的方式跟大家融洽感情真的很好。」當時認識的樂團至今都還是好朋友,每次去韓國時,他們都會抽空帶我們去玩,那對我們來說是很鮮明的回憶呢。

 

樂團剛組成時,有想過會像現在在世界各地活動嗎

 

 

後藤:我在小時候其實就想過了。例如取ASIAN KUNG-FU GENERATION的名字,就像是亞細亞這名字般,從亞洲向世界介紹我們的音樂。另外,出道時「遥か彼方」的歌曲成為了動畫《火影忍者》的片頭曲,那時想「搖滾樂團的歌曲成為動漫歌曲會怎樣呢?」在那個大家相對不認同的時代。不過,就像《火影忍者》一樣的作品,是大家一起完成的作品,自己的歌曲不知道會不會在世界被聽到,那時成員們有討論過這樣的事。所以,從那時就將亞洲感的旋律加了進去,我們也是現在才意識到的,實際上那樣的旋律,對於世界的人來說是很有趣的呢。

 

――就像剛剛提到的,搖滾樂團為動漫配唱,在當時那個比較不能認同的時代中,能很真誠地有這樣的想法很不簡單呢。

 

後藤:從樂團組成後,一直想要去海外作演出,最後能夠實現這樣的夢想真的很開心。不過從來沒想過會到地球的另一端過(笑)。到秘魯舉辦演唱會,現在還是很難以置信,智利也是,「這就是那個細長國家的智利啊」的感動還在。

 

 

――這麼說來,已經活動超過20年,現在和從青春時代就崇拜的音樂家們一起作曲,感覺就像一場夢吧。

 

後藤:真的很不可思議。習慣了這樣狀態的自己我覺得有點恐怖。不過,歐美音樂家跟我們一樣都是人呀。所以,不要帶著太過的心情,以平常心看待,之後跟世界的其他樂團能合作的話,我們也會很開心的。

 

ASIAN KUNG-FU GENERATION 「廃墟の記憶」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