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2

你無法再等

任何主人了

搖尾和狂吠都疲憊了

毛髮脫落,渾身臭味

世界即將出現新的寵物

回首黃昏衰色

幻想還慵懶在床上

依然裝可愛得像來亂的一樣

卻已沒有親切之喝斥

打屁股的溫柔手

 

 

via GIPHY

 

 

3

蚊蠅飛著,傷口紅腫

閉上眼睛

你是睡了,仍忍不住

流下眼淚

追悔昔日遊樂園

深擁過的那位小男孩

一夜一夜

好不容易又夢見

那誠懇愛憐之一瞥——

卻只是又被

拋棄了一次

 

 

 

 

 

 

本文摘自《每天都在膨脹》

 

 

  ◎開啟網路寫詩新世代的重要詩人鯨向海第六本詩集。
  ◎不得不挺身表態的膨脹時刻,
  那無視全宇宙之邪惡的少女心,
  亦會有以詩犯禁的金剛威武。
  ◎本詩集獻給一種平常人,蜷曲於複雜人間,彷彿無聲無息 簡單度日,卻極可能是犯禁的前衛者。

  鯨向海詩集#6
  每一個平常人
  在最初
  都曾是被喜歡過
  被殷切期盼
  不平凡的孩子



  有一種平常人,把詩看得很平常,不需要詩歌節或文學獎。環保地認為所謂詩意,不一定寫下來讓別人知曉;像是明白自己不是名模也不是小鮮肉,羞於在網路上炫耀展示。

  他們固然無明顯的「肌肉」(諸如武器,權力或者財富還是外貌等等),在物質上也許是弱勢的,困窘的——卻不乏堅強顯赫的靈魂。縱使練不出主流肌肉,有什麼卻不斷膨脹,默默對抗小確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大的,請原諒……」。

  當生活如詩一樣,什麼都沒說,只持續將我們磨損……這本詩集是要獻給一種平常人,蜷曲於複雜人間,彷彿無聲無息簡單度日,卻極可能是犯禁的前衛者。他們乍看是失去A夢的大雄,沒有犄角的通緝犯,在自己的小冰河期躲藏遮掩多年,其實每天都在膨脹(跟這個宇宙一樣)——已哭的暖男大叔啊,終於學會笑了,並非這個宛如精神病院的現實人生能夠禁錮。 

 

 

 

出版社:大塊文化

作者:鯨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