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德州藝術家John Bramblitt在2歲時癲癇病發作,隨著年齡增長,癲癇發作的頻率增加,並損害到視力,在30歲失明,他的疾病是一起癲癇引起的失明特殊案例,十分罕見。John Bramblitt即使看不見,我依舊可以跟看得見的人一樣作畫

 

 

 Photo source: John-dentonrc

John Bramblitt一度沮喪失志:

與其說失去視力,不如說失去自由。

但他只能學會適應,繪畫是他人生中的最愛,失去繪畫的他等於一無所有,因此John Bramblitt決定重返畫作的懷抱。

 

 

傍晚的漫步Evening Stroll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光明和幽暗的對比強烈,充滿令人震撼的絕美力量。

 

 

荒野奔馳WildRun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畫作中的每個線條、每個筆觸都展現了John Bramblitt強勁的意志力,揮灑出自由奔放的生命態度。

 

 

 

 

John Bramblitt開始作畫用前所未見、前所未聞的嶄新的方式作畫,他利用質感和黏性去區分油彩,例如白色顏料較濃、黑色顏料稀薄,在指尖流動的速度較快。John Bramblitt還自創觸覺調色,調色是靠顏料濃度調製各種色彩。聽起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呢?

 

 

 

冬日的樹林Winter Woods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描繪小鹿在河邊休憩,背後的冬日暖陽John Bramblitt的畫作一樣充滿生命力,溫暖人心。

 

 


John Bramblitt作畫前,他現在心裡打稿,用手觸摸,用心構圖。他擔任教職,教學生用手去感受繪畫,而非用眼,打破傳統繪畫規則,用真摯的心靈創作

 

 

共享的時光Shared Moments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Echo - Painting done at the Meadows Museum》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夏日旋律Summer Melody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純黑的樹幹上開出許多繽紛燦爛的花朵,就像走過生命低潮後終會有豐碩收穫。

 

 

離海洋Seascape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在海洋上揚帆,迎著光耀又刺眼的太陽,乘風破浪徐徐前進。

 

 


燈塔Lighthouse》 《黑暗中的光Light in the Dark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用不同時間和不同視角描繪燈塔在白天和黑夜的樣貌,有莫內(Claude Monet)《盧昂大教堂Rouen Cathedral》的風範,掌握光影自如的技巧,已臻出神入化的境界。

 

 


漫步雨中Stroll in the Rain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John Bramblitt漫步在雨中的情致畫得色彩豐富,浪漫動人。

 

 


春日爵士宴Springjazz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春天裡的音樂饗宴,人們狂歡,隨音樂起舞彷彿熱鬧的嘉年華

 

 

吹奏Blown Away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臉部表情用彩色漸層色調仔細繪製,將黑人爵士樂演奏家變得光彩照人。對於演奏家來說,擁有音樂,生命變得精采萬分,如同七彩世界。

 

 


偷來的片刻A stolen moment


Photo source: gallery-bramblitt

John Bramblitt戀人絮語發揮得淋漓盡致,即使世界有多廣袤,在熱戀的兩個人當中,只有彼此而已。

 

 


孤獨一人,孤獨一心,John Bramblitt的世界本來已走到黯淡無光的幽谷,但他不認輸、不放棄,堅持自己最愛的理想,不僅教人重新認識繪畫,也為自己和別人打造光明燦爛的生命樂章。

 

 

 

 

【延伸閱讀】

沒有手、沒有腳那又怎樣?美女口足畫家的勵志之路

天生殘疾沒在怕!沒有手的鼓手Cornel Hrisca-Munn

 

 


SOURCE:slepy-umelec-vytvara-mmagazin,gallery-bramblitt,john.bramblitt-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