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我做了什麼?

 

 

學習與性侵加害者有關的知識,讓我找到了第一個問題的答案。

 

 

‧為什麼你要對我做那種事

我曾經讀過一段文字,那是性侵自己親生女兒的父親所說的話。

 

他說女兒出生時,他覺得「終於找到一個人願意毫無條件地愛自己,無論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她都會崇拜自己。」(引自辛西亞.林恩.馬徹、克莉絲蒂娜.E.德拜《我想告訴你的事》),這類加害者認為「女兒不會否定自己,會接受自己」。

 

「以性暴力為手段的人即使做出別人認為慘無人道的罪行,或表現出『扭曲』的情感和想法,他自己都毫無所覺,而且(當性暴力對象為女性)他們在內心深處存在著對女性撒嬌、依賴與接觸等渴望。」(引自藤岡淳子《性暴力的理解與治療教育》)

 

讀了這段文字,讓我心有戚戚焉。以單方面強制性的手段滿足自己尚未滿足的慾望,這完全就是我爸爸的寫照。藤岡教授曾聽性侵加害者說:「我想一直黏著被害者。」

 

不會拒絕自己、完全接受自己的女兒是最好的依賴目標。

 

可是,我只是個需要在呵護下長大的小孩,既不是女神也不是救世主。爸爸究竟能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我是個不會否定他,而且會認可他的女兒。為了滿足他的需求,只好成為任由他強制慰藉、利用與奪取的目標。這一切不過是他強壓在我身上的自我安慰罷了。

 

我認為父母的職責就是好好疼愛、守護與照顧孩子,將他(她)養育成可以獨當一面的成熟個體。

 

我卻被爸爸當成慰藉自己的性工具,這個答案完全打中了我的心。

 

 

 

source: visualhunt

 

 

‧我是你的女兒,不是嗎?

從他做的事情中,可以看出他把我當成了慰藉工具,既然如此,他並沒有把我當女兒看待。他不是一個可以擔起父親職責的人。

 

他是賦予我一半生命的人,但讓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與盡到父親職責是兩回事。爸爸這個詞只是他的代名詞,我心中不承認他是我爸爸。

 

 

‧我難道不值得你愛嗎?

我覺得爸爸是一個不懂愛的人。

 

在我家,爸爸最棒,他什麼都懂,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儘管我的內心有一部分不同意,但我還是接受了這個觀點。因為要是不接受這一點,我就無法維持與爸爸之間的關係,不能好好生活。

 

那個理應什麼都懂的爸爸老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惹人生氣,闖了禍就消失無蹤,讓我的生活一團混亂。

 

就在我和媽媽準備搬家,同時處理關店事宜之際,有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裡想著為什麼自己會落到這樣的境地。

 

我抬頭望著無垠的天空,心想:「爸爸真是個一事無成的人。」

 

他也不懂如何愛別人。正因如此,他無法在我和他的關係之間認知到自己的角色與責任,更無法善盡父親的職責。若說希望彼此更好的行為稱為愛,爸爸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他自己更好而已。

 

在我看來,他的心早已因某些因素麻痺,一直處於停滯狀態,欺騙自己、遮住周遭的眼光,利用華麗的話術讓自己感覺體面。

 

他第一次對我施加性暴力的時候,我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對孩子來說,父母是比自己更重要的存在,孩子活在父母的世界裡,與父母共處的世界就是孩子的一切。

 

在父母的疼愛呵護之下,孩子才能安心地在那個世界裡生活。

 

我曾經被自己的父親為所欲為,即使不喜歡他對我說的話、做的事,我也無法反抗,這些過去讓我嘗盡了身體遭受踐踏般的痛苦。在我無法改變現狀的時候,我只能告訴自己問題出在我身上,是我不好。

 

正因如此,我一直認為自己不值得愛,自己是個不好的人。

 

幸好,現在的我明白了。不是我不值得愛,而是爸爸是個不懂得如何愛別人的人。

 

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曾經因此有過無數的情緒反應,想死、解離、麻痺、憤怒、失去重要事物的心情等等,但現在的我認為性侵害的核心是無力感。

 

受害指的是加害者以強勢的力量強迫被害人,完全不顧對方的意識與情緒。彷彿被害人是個無生命的物體。

 

受害經驗就像是顆從天而降的炸彈,將大地炸個粉碎。當初發射炸彈的飛機早已飛向遠方,但被炸裂的大地傷痕無法癒合,加害者的影響就這樣被留在大地上。

 

就像《魔戒》中的大魔王索倫之眼,從黑暗的天空中劃出一道裂痕監視著自己,受害者隨時隨地都會感受到加害者的視線。

 

強迫屈服的經驗造成的後遺症十分嚴重。

 

使得受盡折磨、四處逃避的心靈湧現著極端的憤怒和憎恨。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我會遭到如此的對待?

 

 

 

【延伸閱讀】

#妞書僮 

 

本文摘自《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

 

✣日本社會眾所矚目、促使日本大修百年《刑法》,加重嚴懲性暴力犯罪者。
   近親性侵受害者的真實人生告白──


  「那一刻起,我再也分不清愛和侵略的界線,
  因為,我已經失去了,我自己。」

 
  從「那一天」起,
  我再也不覺得天空很美,
  再也感受不到季節變換,
  也不會對喜歡的人心動……
  還有一顆看到男性就忍不住害怕的心,
  「爸爸,你對我做了什麼?」
 
  十三歲時,父親鑽進我的被子裡,摸了我的身體。
  從那天起,長達七年的惡夢就開始了,
  我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被這樣對待。
 
  經過了一段時間,我實在是忍不住就跟母親說:
  「父親晚上都來跟我一起睡,害我睡不著。」
  我無法告訴母親細節,彷彿只要我說了出來,好像這個世界就會徹底崩壞。
  直到我二十歲,父母離異為止。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想問母親,於是終於鼓起勇氣:
  「有件事我放在心裡很久了,我一直想問妳…… 
  妳為什麼不阻止他?放任那個人做那樣的事?」
  話還沒說完,我就已經淚流滿面。
 

 

出版社: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山本潤 Jun Yamam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