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口譯」是許多日文學習者就業的方向,這次要介紹的「李建銓先生」是一位中年才勇闖北海道的醫療口譯員,到底此職業的內容為何以及需要哪些特質,透過這篇專訪來一窺究竟吧!

 

 

 

不畏挑戰隨遇而安的人生觀

SOURCE:李建銓

李建銓先生,踏入職涯過了將近二十年,在三年前來到北海道大學病院擔任現在的醫療口譯員職務。從商業專科畢業剛出社會時輾轉在銀行業工作,接著以插大形式回輔仁大學專攻日文,而後又以派遣的方式,活躍於「日文口譯」的業界。當時只想著要學以致用,由於也曾經參與高鐵技術外包的案件,當中就已累積不少口譯經驗。李建銓:「我個人比較不習慣長時間都在同一個圈子裡打滾!」於是之後又回到母校新開設的翻譯研究所中日組在職專班深造。

 

李建銓:「當時由於大學正積極地想結合翻譯研究所與醫療的資源,開設的學程也多以醫療口譯方面的內容為主,本身對於學習的新知也不過度拘泥就這樣照著修課。直到後期學校有了來自北海道大學病院的口譯員職缺,也積極鼓勵我做為代表出征!」因為他的個性也屬於只要有機會就想挑戰,尤其又懷抱著身為日文學習者想赴日工作的浪漫願景,在年屆四十之際一飛就飛到天寒地凍的北海道展開新人生。

 

 

 

揭開醫療口譯工作的神祕面紗

SOURCE:李建銓

實際來到現場後,或許是因為已經有過不少口譯相關經驗,以及醫生與病人構通時,本來就不會使用太艱深的專業詞彙,因此他認為醫療口譯並不若一般人想像中那麼困難。當然醫療口譯和企業聘任的口譯之間仍存在不少差異,例如不會因為隸屬於某企業之下,在口譯之外還得顧及公司利益,而有立場偏頗的發言,忠於事實產出譯文是醫療口譯的基本原則。此外醫療口譯員在日本可以考取官方資格,而普通的口譯員則較沒有類似的公定認證。

 

李建銓:「在北海道大學病院裡,除了要在醫師診療時幫忙翻譯,同時也會筆記這些過程作為未來追蹤或檢討用。醫療的現場以外,我也會參與各式各樣的學術交流,像是曾經接待過來自中國的訪團並幫忙安頓其旅宿、也有台灣團隊前來研修時在一旁翻譯;也曾在學會上台分享工作經驗。」或許每個服務單位實況有所出入,整體來說他覺得工作內容相當充實。

 

 

 

醫療現場的現實面與經驗談

SOURCE:李建銓

擔任醫療口譯已邁入第四年,曾經也有讓他感到非常無奈的經驗。不少患者常常會仗著懂部分日文就想自行跟醫師溝通,但結果往往適得其反。李建銓:「像曾經有一名牙齒根管治療的病患,在治療過程中反覆發炎,因而懷疑醫師想趁機賺取診療費,即便醫師請我一再詳述實際狀況,仍常常直接被對方無視。」直到後來醫師判斷不適合再做假牙時病患突然爆氣,怪罪是醫療口譯員拖延治療時間才導致如此。

 

當下被掃到颱風尾時心情十分低落,歸根究柢醫療口譯員會開始被重視,也是為了東京奧運營運整備,李建銓:「理想上在強調「團隊醫療」的當今,醫療口譯員應屬於醫療團隊成員,但現實中大部分的人缺乏此認知也不承認我們的專業,進而有患者認為口譯是在浪費時間。」另外無論是從薪資以及福利方面來看,醫療口譯員的待遇還有很大的調整空間。

 

「如果能真正幫助到有需要的人,我就覺得這份工作有持續下去的意義。」他道,先前曾有年約十歲的小孩來這裡進行對身體負擔頗大的質子治療,而一般日本醫護人員有在一段療程後重複詢問患者狀況的習慣。當下在他眼裡看來,小孩子比起被頻繁問「痛不痛」、「哪裡不舒服」,更需要的是像「加油」、「好勇敢喔!」這種正向的鼓勵,於是便自告奮勇請護理師讓他直接到小孩身邊幫忙打氣,讓本來哭鬧喊疼的小病患勇敢接受療程,使治療得以進行得更加順利。

 

另外也曾在半夜兩點接到通知,到院為剖腹生產的孕婦口譯,雖然並未全程參與,但迎接新生命的那一刻,也讓他肯定了自己的存在價值。

 

 

 

對醫療口譯感興趣的台灣人建議

SOURCE:李建銓

李建銓:「誠如上述所說,醫療口譯員整體環境還有其待加強之處,但真的有興趣的話,不妨可以到我的母校參加相關課程研修;另外在日本的厚生勞動署也有線上提供醫療口譯專用教材,對於考取相關認證很有幫助。」對醫療特別感興趣的妞妞們,請先審視是否能夠客觀與樂觀面對各種情況,畢竟這個業界每天都有無數生離死別在發生,如果容易感情用事,屆時很可能投入太多情緒影響翻譯客觀性。

 

 

 

「在此還想特別強調,很多人會認為翻譯只要把被翻譯的外語學到專精就好,我卻覺得被還原的母語也一樣重要。」他道,原因在於母語表達也會直接影響口譯產出品質。也因此到現在他仍積極地在吸收中日兩邊新的語言知識,也在工作中汲取經驗不斷要求自我成長。最後想和對這份工作抱有憧憬的妞妞們說:「面對口譯工作最重視實事求是,並記得要保持樂觀進取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