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編輯今天要和妞妞們從文學的角度,思考父權社會帶給女性的影響,在漫長的父權體制下,女性為了「適應」各種強加在身上的標籤,衍生出了一套又一套符合這些觀念的行為模式,然而這些文化累積帶來的影響,具體有哪些現象呢?

 

 

 

1.後宮之間的爭鬥

source:IMDB.com

在《張愛玲論述 : 女性主體與去勢模擬書寫》這本書中,舉了一些例子來幫助理解父權體制的建構與壓迫,運用書中同樣的邏輯以宮鬥劇為例:

在宮裡,嬪妃們互相構陷、爭寵屢見不鮮,她們被放進階級制度之中,被一套身為女性應當遵守的生活處事準則約束,皇帝之下才是這些嬪妃,而宮裡的女性又再被劃分為更多階級,低於男性一階的階級,產生討好以及次階級間相互競爭彼此欺壓的關係。

 

 

 

2.為了生存妥協

source:IMDB.com

在階級制度下的女性,不能要求與丈夫平起平坐的權利;妃子間也因循著階級為自己和別人設下一道又一道的規矩,像這樣女性彼此壓迫競爭、順從諂媚的情形,是父權社會下女性為了「生存」而產生,為了幫自己謀取更好的生存環境,日漸產生的模式與習慣。

 

 

 

3.被觀念束縛的男性 

source:IMDB.com(左圖)、博客來(右圖)

以張愛玲的短篇〈紅玫瑰與白玫瑰〉為例:「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男主角振保愛那招搖的紅玫瑰,愛她的風情萬種,卻不願為她拋棄社會地位及個人形象,更不能接受紅玫瑰思想上的獨立自主、不受控。娶了溫柔嫻靜、符合社會期望,畏縮忍讓的白玫瑰,卻覺得她循規蹈矩事事順從於他,把控在手中很是無聊,種種嫌棄與冷落最後造就了白玫瑰性格的扭曲與出軌。

 

而振保自己呢?他嫉妒紅玫瑰坦誠而自由的人生,懊悔自己執著在維持美好生活的假象,選擇了自我犧牲。像他這樣堅守男性面子,徒有良好的社會地位,當一個不真正開心的「好人」,難道就有比較幸福嗎?

 

 

 

4.被「婦道」框限的女性

source:IMDB.com

一位美麗順從且溫柔的妻子,在時代的洪流裡是象徵成功男性的裝飾品,「寄生」式的婚姻關係是舊時代女性的唯一出路,父權社會為女性加上了一層層的枷鎖與限制,影響我們的思考行為模式。所謂「婦道」,強調的是男性的支配權以及社會地位,從一夫多妻的制度再到社會流傳男性出軌是天性、女性應當清純恪守貞節,其實都是父權遺毒,同時男性身為既得利益者,卻也如故事裡的振保一般,深受社會觀念的束縛。 

 

張愛玲的作品,生在女性主義尚未真正成形的年代,細膩描寫許多關於女體、女性的生活樣態,或是對於女性物化的反抗,寫出了父權體制壓迫下兩性不同面貌的難處與荒涼。

 

 

 

source:IMDB.com 

妞妞們對於女性主義的理解是什麼呢?社會時常帶著既有的誤解與認知去定義女性主義,例如強勢的女權至上,認為女性主義等於仇恨男性;或是帶著父權遺留的觀念以及對女權的錯誤認知,產生扭曲的價值觀,希望能夠因為「身為女性」享有被特別對待的權利,不願意承擔本應負擔的責任,不管是搬重物還是付帳等等,我們只有從最簡單的地方開始為自己負責,才能真正實踐性別之間的平等。  

 

如同聯合國婦女署親善大使艾瑪華森所說「如果你主張性別平等,那麼你很可能就是我之前所定義的隱性女性主義者。 」(If you believe in equality, you might be one of those inadvertent feminists I spoke of earlier.)

 

 

 

 

女性主義關心的是性別在政治、經濟,以及社會平等的議題,希望社會能夠實踐同工同酬、給予身體自主權最基本的尊重,更希望能夠打破性別的框架,扭轉男性陷於性別刻板印象的禁錮。

 

我們都有哭泣示弱的權利、也有分擔家務的義務,行為與職業不該具有性別屬性的標籤,我們要落實的是沒有偏見也沒有歧視,真正去理解、尊重每個獨特的生命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