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園3:青銅鑰匙

 

 

 

凱爾回頭看著米蘭達,發現她面露微笑。「我很喜歡你店裡一個維多利亞時代的小胸針。」

聽到這句話,阿勒斯泰的神情略略僵硬起來,但幾乎又立即軟化,放聲大笑。「很好,那麼我們絕對還要拿袖釦、鞋子,是說如果妳有的話。」

等到他們離開時,手中拿的大袋子已裝滿衣物,凱爾感覺非常愉快。他們開車回家,只剩下一點時間可以沖澡與整理頭髮。阿勒斯泰走出他的房間時,身上散發出老式的古龍水味道;新外套與必定是從衣櫃深處挖出來的黑長褲,讓他顯得時尚。他口中念念有詞,走出房間就立刻找起車鑰匙。凱爾幾乎認不太出來這就是那個在家裡總是穿著粗呢衫牛仔褲的爸爸,那個整個夏天都用多餘零件幫他們打造機器人的爸爸。

他看起來像個陌生人,這讓凱爾開始認真思考即將發生的事。

整個暑假,他對於死神敵的滅亡事件都覺得沾沾自喜。君士坦‧喚豐已死去好幾年,他被保存在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墓室,等候他的靈魂回歸他的身體。但既然沒人知道這件事,所以整個魔法世界都等著君士坦復出,重啟第三次魔法世界大戰。當凱爾把砍下的死神敵首級帶回魔法教誨院,這是君士坦已死的確鑿證明,讓整個魔法世界都鬆了一口氣。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君士坦的靈魂還活著──就在凱爾身上。今晚,魔法世界將向真正的死神敵致敬。

即使凱爾不想傷害任何人,但第三次魔法世界大戰的威脅仍遠遠未能結束。約瑟大師身為君士坦的副手,仍控制著混沌獸軍團。他擁有赤銅手套,可以摧毀像艾倫──以及凱爾,這樣可以掌控混沌元素的喚空者。如果他已厭倦等待凱爾前去投靠,他可能會自行發動攻擊。

凱爾頹然坐在廚房餐桌邊,原本一直在桌子底下打盹兒的小肆,似乎感受到主人的苦惱,抬起頭用牠那令人不安的多彩漩渦眼睛望著他。雖然這應該讓凱爾覺得好一點,實際上卻反倒讓他感覺有點更糟。

他幾乎可以聽見約瑟大師的聲音:凱爾,做得好,讓整個魔法世界放下戒心,你是無法擺脫本性的。

他用力摒除這樣的思緒。整個夏天他都努力不要一直檢視自己是否展現出邪惡的跡象;整個夏天他都一直告訴自己,他是凱爾倫姆‧亨特,由阿勒斯泰‧亨特扶養長大,不會犯下跟君士坦‧喚豐一樣的錯誤。他是截然不同的人,絕對是。

幾分鐘後,艾倫從凱爾的房間現身,一身奶油色的西裝顯得溫文瀟灑。金髮往後梳,甚至袖釦都亮晶晶。他看起來就跟身著塔瑪拉家買來的設計師西服當時,一樣愉悅開心。

或至少可說是在看到凱爾之前,他還很開心;但看到凱爾後,他一怔,突然會意過來。

「你還好嗎?」艾倫問:「你看起來臉色蒼白,難道怯場了嗎?」

「可能吧!」凱爾說:「我不太習慣大家一直盯著我,我是說,別人有時會因為我的腳而盯著我,但那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凝視。」

「試著把它想成《星際大戰》的最後一幕,大家歡聲雷動,看著莉亞公主為韓蘇洛與路克天行者戴上獎牌。」

凱爾揚揚眉毛。「這裡的莉亞公主會是誰?如佛大師?」

如佛大師是魔法教誨院中教授他們這一個門徒組的導師,他是個粗獷、稜角分明的睿智長者,而且頭髮比莉亞公主多更多。

「稍後。」艾倫莊重地說著:「他會穿上金色比基尼。」

小肆跟著吠叫,而阿勒斯泰洋洋得意舉起車鑰匙。「如果我保證今晚一定枯燥乏味,波瀾不興,這樣你們會不會感覺好一點?今天的晚宴理應是要表揚我們,但我敢說主要還是聯合院自己想慶賀。」

「說得好像你去過這種宴會似的。」凱爾從桌邊起身說道。他緊張地撫平外套,亞麻材質好容易縐,他已迫不及待想換回牛仔褲和T恤了。

「你已見過君士坦跟我一起在教誨院求學時所戴的腕帶了。」阿勒斯泰說:「他贏過很多獎項,我們整個門徒組都一樣。」

凱爾的確見過那條腕帶,第一年到教誨院時,阿勒斯泰把它寄給如佛大師。院裡會發給所有學生一條皮革與金屬材質的腕帶,金屬片會隨著學生在學院的不同年級而有所改變,腕帶還鑲著石子──每一顆都代表一件成就或能力,凱爾從沒見過比君士坦腕帶上還多的石子。

凱爾伸手碰觸自己的腕帶,上面仍是代表二年級的紅銅金屬片;而且跟艾倫的一樣,凱爾的腕帶也閃耀著代表喚空者的黑石頭。凱爾放下手臂,與艾倫四目相接,他看得出艾倫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現在的他,即將受獎,因行善而接受表揚,但他像君士坦的事實依舊存在。

阿勒斯泰晃晃鑰匙,叮叮噹噹喚回沉思中的凱爾。「走吧!」阿勒斯泰說:「聯合院可不喜歡受獎人遲到。」

小肆尾隨他們走到門邊,然後咚的一聲坐下來發出哀鳴。「牠可以一起來嗎?」凱爾往門口走去時問著爸爸。「牠會乖乖的,而且牠也應該獲獎。」

「當然不可以。」阿勒斯泰說。

「因為你不信任牠,怕牠會對聯合院怎樣嗎?」凱爾問,只是一問出口,他又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聽到答案。

「是因為我不信任聯合院會對牠怎樣。」阿勒斯泰表情嚴肅地回答,然後就走出大門,凱爾別無選擇只能跟上去。

 

魔法公會的建造方式跟魔法教誨院一樣,是隱藏在非魔法師的世人所注意不到的地方。它位於維吉尼亞的海岸線底下,公會的廊道蜿蜒在水底深處。凱爾聽說過它的地點,但當他們沿著防坡堤行走,阿勒斯泰突然要他們止步,指著他們腳邊一個被泥土與落葉掩蓋了部分的格柵板時,凱爾還是大感意外。

「如果把耳朵靠向那裡,通常可以聽到枯燥至極的演講。但今晚,你們可能可以實際聽見音樂。」阿勒斯泰的話雖然沒有特別讚美公會,語調卻充滿渴望。

「只是你從來沒來過這裡,對吧?」凱爾問。

「不是來這裡求學 。」阿勒斯泰說:「我們這整個世代大部分都沒去,因為忙著死於戰爭。」

有時候,凱爾會無情地這麼想,大家當時實在應該別去管君士坦的。當然,他進行了可怕的實驗,把混沌元素放入動物的靈魂之中,創造了混沌獸。當然,他讓死人甦醒,想找出治療死亡的方法,好讓弟弟死而復生。當然,他違反了魔法界的戒律。但是,或許大家都不管他的話,那麼多的人可能還會活著,凱爾的媽媽可能還會活著。

真正的凱爾也還會活著,他不禁這麼想道。

但是,凱爾不能說出這些想法,所以他不發一語。艾倫望著海浪另一頭的落日。整個暑假,有艾倫待在家中,感覺好像多了一個兄弟,有人可以說笑;看電影或摧毀機器人時總是可以找到伴。在開往魔法公會的途中,艾倫愈發沉默。等阿勒斯泰把他一九三七年的銀色勞斯萊斯「幻影」停在木棧板附近,經過一個怪異的波塞頓巨大雕像時,艾倫幾乎已完全不說話了。

「你還好嗎?」凱爾邊走邊問他。

艾倫聳聳肩。「我不知道,只是我一直準備當個喚空者。我知道這很危險,而且我也很害怕,但我了解自己必須要做的事。當人們給我東西,我明白是為什麼,也明白我虧欠他們。但現在,我不知道成為喚空者有什麼意義。我是說,要是不與死神敵作戰,這樣是很好,但是我能怎樣──」

「到了。」阿勒斯泰停下腳步。海浪打在他們周遭的黑色岩石,激起帶著鹹味的水花,在小小的潮池裡留下泡沫。凱爾感覺到它帶起了小雨,彷彿吹拂臉龐的冰涼氣息。

他想說些話讓艾倫寬心,但是艾倫的視線已從他身上轉向一隻疾走的螃蟹。牠經過一條海草,海草糾結著老舊繩子,繩子磨損的末端飄浮在水裡,彷彿不受束縛的髮絲。

「這安全嗎?」凱爾反倒這麼說。

「就跟任何與魔法師有關聯的事物一樣安全。」阿勒斯泰說著,腳一邊以重複的快節拍踢著地面。剛開始,沒什麼動靜──接著卻出現一陣摩擦聲,一方石塊移向一旁,出現一道長長的螺旋梯。有如學院藏書館裡的那道樓梯,它也往下深深延伸,只是沒有一排又一排的書籍,只有彎彎的樓梯,以及最底端透露出大理石地板的一角。

凱爾用力吞嚥了一下,對別人來說,這只是一道長長的路程,但對他來說卻是不可能的任務。走到半路時,他的腿就會抽筋。如果他絆倒了,那可就會摔得很慘。

「呃……」凱爾說:「我想我沒辦法……」

「飄浮起來。」艾倫輕輕說道。

「什麼?」

「飄浮術屬於大氣魔法。我們被岩石包圍,有砂土與石子。對它推壓力量,它就會抬起你,你用不著飛行,只需要離地幾公分飄浮起來就可以了。」

凱爾看向阿勒斯泰,經過這許多年來爸爸不斷告訴他魔法很邪惡,魔法師很邪惡,而且想殺掉他,所以即使現在,要在爸爸面前施展魔法,他還是有點掛慮。但是阿勒斯泰望著長長的樓梯,只是點點頭。

「我先下去。」艾倫說:「如果你跌倒,我會接住你。」

「至少我們會一起到下面。」凱爾開始下樓梯,小心翼翼把一隻腳放在另一隻前面,耳裡傳來底下深處的嘈雜說話聲與銀器鏗鏘碰觸聲。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伸手碰觸大地的力量,然後深入汲取到自己身上,再往外推壓,有如推離游泳池邊直入水中。

他感覺肌肉有股拉扯的力量,接著是一種輕盈感,他的身體已飄浮在空中。他聽從艾倫的指示,只讓自己浮離地面幾公分,剛好不會碰觸到臺階,再往下飄行。儘管他想跟艾倫說,他不會跌倒,但是知道有人等著接住他的感覺真好。

阿勒斯泰穩定的腳步同樣讓他安心,他們謹慎地往下行,阿勒斯泰與艾倫步行,凱爾則飄浮在樓梯上方些許處。到了下面最後幾道階梯處,他讓自己輕輕飄下,卻撞到階梯,腳步一個不穩。

伸出手抓住他肩膀的人是阿勒斯泰。「小心。」他說。

「我沒事。」他粗聲粗氣回答,然後踉踉蹌蹌迅速走完最後幾道階梯。他的肌肉有點疼,但跟要是他走著下來的那種痛可是天差地遠。艾倫已經走到底下,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

「好好見識一下吧!」他說:「這裡就是魔法公會。」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兩位千萬暢銷作家聯手合作!《魔法學園3:青銅鑰匙》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妞編輯本身就是魔法世界的重度沈迷者~並且《魔法學園》又是《骸骨之城》、《奇幻精靈事件簿》兩大千萬暢銷天后聯手合作,覺得內容真的十分精彩和有趣!

 

 

本文摘自《魔法學園3:青銅鑰匙》

出版社:皇冠文化

作者: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