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總管說:「旅行究竟是為了離開還是為了前往?我們都是時光裡的旅者,沒有例外!」

 

 

source: 博客來

家鄉在宜蘭,但在英國留學,旅行過好多地方,吳緯婷用文字紀錄生活的軌跡。不管是在家鄉的還是在異地的,每個不同時空裡的她,用文字召喚出靈魂,絲絲縷縷飄換像是儲思盆裡的記憶。

 

 

 

精彩一瞥:

「原欲掩蓋、任其荒廢的事物,都在等待遲來的文字,使它們死而復生。這復活的枯骨本事軍隊,將再次架構我們,或者摧毀我們。」

 

 

「在沈默的獨語中,藉由寫作召喚這隻逐漸成形的大軍,既美麗又危險,透露出太多相同的基因,終於成為一個令創造者戰慄的受造物。」

 


「每當下起雨來,就真正回到故鄉。溽濕、纏綿、往復的迷惘,混合著青草、泥土、山林與海洋腥鹹的氣味。人們繼續在小城中生活、工作,並在記憶之中老去。」

 

 

「團體的自由行,照理說是沒什麼委屈的。但人愈想要和他人合拍同步,愈發現自己格格不入;愈在團隊的愉悅哄鬧之中,愈激發那不和諧的音律。於是不自覺地,人愈多的聚會,就愈選擇沈默。

 

 

一個人的孤單,總還有路排解,人群中的寂寥,卻無處可說。這種執忸如果不是天生的,又是從何而來呢?幾番努力,只是仆跌地更狼狽。才終於承認人與人的稜角,無法被撫平。完全被接納、理解、包容的關係,終歸神話。」

 

 

「幸好我心中的哥倫布永遠不會褪色,永遠不會被擊敗,因為我曾經見過他。」

 

 

「據聞哥倫布生前沒有留下任何肖像,因此也無真實肖像可言。現在流傳於網路及書頁所印的各式各樣哥倫布肖像,多少都帶有想像的色彩。」

「但我知道,哥倫布一定擁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能望進他人的眼底,洞察人心內渴求冒險、漂泊的欲望及其恐懼。

因為那雙眼,我曾深深地注視過。」

 

 

「來到異國讀書,人會突然善於冒險、善於飢餓耐寒、善於犯錯、善於社交辭令、善於醉酒、善於流浪困頓。彷彿沒有嘗試過脫胎換骨,讓幾種分裂的人格出來透氣,便枉費了一次新生的機會。於是人在不應該勇敢的地方勇敢,在應該感到脆弱的時候,死硬撐著,不知喊痛。

 

 

 

source: 博客來

私密又開放的寫作讓旅程攤開在讀者眼前,苦惱的或是漫無目的的流浪都一樣吸引人。遇見的不管是朋友、戀人還是陌生的扒手,行路之中總有驚喜,也總有帶不走的遺憾跟帶得走的快樂回憶,所以有所依戀,所以才渴望下一次的出逃。

 

 

 

source: pixabay

英國、西班牙、義大利、日本、香港,作者所在每處的足跡都因為文字而栩栩如生,透過她的文字,即使是角落的一個嘆息都變得具體。就像是我們也跟著她,蒲公英種子一般的降落了這些土地,看見一張張不同臉孔,經歷一場場不同盛會。

 

 

 

source: 博客來

在旅行的時刻裡回想生活,在生活的當下珍惜情感,然後回到故鄉卸下肩上的重擔,重新感受到自己的成長和期盼。世界不過就這麼大,用心探索才能看見心中的世界!《行路女子》帶你走過白天與黑夜,「記錄每個將永恆的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