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日本漫畫家岡崎京子於1994年發表的同名短篇漫畫作品,此為作者著作繼《Helter Shelter惡女羅曼死》與2018年的《River's Edge我很好》後,第三度登上大銀幕。

與《我很好》雷同,以因一具屍體而開展的錯綜複雜劇情穿插角色訪談,描寫一群東京大學生的生活。不同的是,《我很好》是一部犯罪電影,而《吉娃娃羅曼死》裡的屍體是主角群們的朋友。震驚全國的分屍案主角居然是自己認識的人,這群年輕人這才驚覺自己連吉娃娃的本名或真實個性都不清楚。另外,《我很好》以偽記錄片方式拍攝角色訪談,而《吉娃娃羅曼死》則是以女主角美樹打聽與詢問朋友們所拼湊而成。

 

 

電影以美樹的口述與視角呈現,於此同時,還有其他的敘述手法來幫助觀眾了解吉娃娃這個女孩。在這群年輕人裡,有著口口聲聲說要拍電影、隨時隨地DV不離手、單戀著吉娃娃的男孩,時不時觀眾得以從他的觀景窗看見劇中角色們沒看到的那一面。而在美樹一一轉述她從好友們收集來的關於吉娃娃的回憶時,不只是觀眾,就連美樹自己也聽到不少過去所不清楚的故事。至於在一切之始讓美樹起心動念向朋友打聽的原因則是,過去常與吉娃娃合作的時尚雜誌為了撰寫一篇悼念文而找上她。雖說走到最後,將眾人的說詞拼湊起來後,還是無法掌握吉娃娃確切的樣貌,但對美樹來說,卻好像真正再次認識她了一樣。

這群好友個性迥異,男生裡有單戀男孩壓抑情意,而女生就是美樹。她喜歡吉娃娃,她喜歡吉娃娃的天真無邪、吉娃娃的無憂無慮,但她也羨慕吉娃娃的魅力,羨慕吉娃娃的走紅,羨慕她能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甚至贏得她自己從未贏過的愛。透過這個嫉妒但又善良地不可能傷害吉娃娃的美樹,整部電影的敘事以非常壓抑的口吻來輕描淡寫地談論群體裡最為外放的吉娃娃,強烈的對比緊壓在觀眾眼前,但深愛著吉娃娃的美樹絕對能夠處理這份情緒,她完全可以。

面對吉娃娃死後,電視新聞對於年輕世代生活方式的批評,這群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孩子」充滿了氣憤。再怎麼說,那是屬於他們的青春,可能比《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Sunny我們的青春》裡的高中生稍大,但卡在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尷尬年紀,《吉娃娃羅曼死》的主角群面對生離死別,繼續往下走的同時,究竟該銘記過去或放下回憶頓時成為更艱難的抉擇。

既然有眾人對吉娃娃追憶的角色訪談,電影前段彷彿《Vantage Point刺殺據點》要一步步引領觀眾抽絲剝繭,揭開謀殺案的兇手。即便會有那麼一刻,答案不再重要,或許淚珠也已然滑落,但人難道不可能有多種面相嗎?《吉娃娃羅曼死》裡,吉娃娃與主角群度過極為親密的夏天,也沒有人覺得彼此不清楚本名有何礙,可能這就是新時代的交友模式吧,但這也不代表這樣的情誼比較不深刻。即使都沒有人說謊,訪談內容也不見得都是高興的回憶,能夠將這些內容珍貴地保存下來就不致污辱了吉娃娃在眾人心中的記憶。

這份記憶,十分超現實。《吉娃娃羅曼死》由漫畫改編,就像由漫畫發想的《西街少年》有著五分鐘餐點外送的荒謬帥氣,《吉娃娃羅曼死》裡也有著類似的荒唐狂想,彷彿在主角群「淫。酒。作樂」的世界裡,什麼都能發生,如同《How to Talk to Girls at Parties派對撩妹守則》裡不可思議的境遇。魔幻的色調、蒙太奇式剪接與晃動的手持鏡頭,不禁讓人想起許智彥導演的「什麼時候她」MV。或許這一場夢醒來,一切都將回歸平靜,但在雞啼之前,讓我們盡情狂歡吧。

這首青春謳歌飽含了太多原料,就像一杯酸甜苦辣皆有的多彩雞尾酒。青春的無憂無慮在主角群身上體現,但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成長課題,在一切塵埃落定、思緒整理過後,想著當初相識時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吉娃娃,壓抑了整部電影的情緒猛然襲來,吉娃娃就是有這樣的說服力。在《吉娃娃羅曼死》裡,觀眾看到主角群的快樂與愛慾,但走過一遭後,那些想拋在腦後的,既魔幻又難以置信的自殺式青春,可是最美好的呢!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