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小鹿依舊會亂撞但不再輕易為愛暈頭轉向~《姐姐我最大》新書轉載2-2

女孩的心動發現

Search

tags
Follow Us _
Follow Us _
service4n@niusnews.com
105 台北市復興北路143號11樓
@2022 niusnews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service4n@niusnews.com
105 台北市復興北路143號11樓
@2022 niusnews

妞書僮:小鹿依舊會亂撞但不再輕易為愛暈頭轉向~《姐姐我最大》新書轉載2-2

妞書僮:小鹿依舊會亂撞但不再輕易為愛暈頭轉向~《姐姐我最大》新書轉載2-2 妞書僮、姐姐我最大、年齡、迷人、年紀
share

《姐姐我最大》

 

 

 

令我訝異的是,瑪莉的氣色愈來愈好,她真的再也不除毛了,臉上也沒有化妝,那些瓶瓶罐罐都被她丟進垃圾桶,她只有在下雨的時候洗澡。她任由毛髮生長,在花園裡幹活兒就當成是運動,她的皮膚除了水之外,什麼也不擦。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也不住在透天厝裡了,她在花園後面搭了一個像洞窟的小窩。她的新座右銘:「回歸自然,回到原始人的時代,永保青春美麗的魔咒解除了!」

在我去上瑜珈課的路上,這件事一直盤旋在心上,瑪莉走上了一條令人驚異,但卻是正確無誤的人生道路。在我年輕的時候,那時50歲的女人和今天很不一樣,至少在我記憶中是如此。當時50歲左右的女人都穿著圍裙罩衫,而且經常都在灰白的短髮上裝飾著髮捲;她們的體格豐腴,讓人覺得很可靠,她們的腹部、大腿、臀部運動就是每天為家人烹煮美味佳餚,每到星期天,還會有咖啡和蛋糕。她們看起來不像30歲,而且這似乎也不是她們想要的。

 

但是時代變了,今日50歲的女人,看起來幾乎就像是以前30歲的女人一樣,或者說,她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30歲一樣。這當然意謂著,想要保持年輕,就得付出無比的心力,而這也是我個人的親身經驗。可能是我在「憶當年」時,都會讓一切覆上一層憂鬱的懷舊面紗吧,但是瑪莉跳脫了「50歲就是新的30歲」的框架,她的舉動頗令人深思。

更令我意外的是,瑪莉跟上了時代趨勢,她開始在部落格和推特上發文敘述她的新生活(幸好她還保留了網路這個與外界溝通的管道,謝天謝地)。而且在極短的時間內,瑪莉的臉書就有24,867 個人按讚,接著還有一個電視臺的工作人員來採訪她,並拍攝了一部關於她的紀錄片。除此之外,瑪莉也開始著手準備出書。

現在一切都太棒了,因為我的朋友從人生的低潮中重獲新生,不過這整件事最令人驚訝之處在於,自從瑪莉變成原始人之後,就沒有任何男人可以救得了她了。沒錯,男人在瑪莉的洞窟前排成了一列,就連她的前夫也出現了!和一個30歲的女人及一個新生兒一起生活,讓他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他沒有一個晚上睡得好,而且很想念瑪莉做的蘋果蛋糕。要是可以在瑪莉的洞窟裡待上兩個星期,他是否就可以從那個令他倍感壓力的新家庭中重新恢復元氣呢?在瑪莉那裡一定可以很放鬆!

我該怎麼說呢?

瑪莉把她的前夫轟了出去,比起這個負心漢,她還寧願忍受那個總是在花園圍籬邊咆哮的新鄰居。

對於瑪莉的改變,我和其他的好姊妹們再驚訝也不過了。有一次,我和一個熟識的生物學家朋友談到瑪莉的故事,他只是認同地點點頭,然後說瑪莉在這段期間內可能會散發出無法遮掩的費洛蒙和其他氣味,而體毛正好就像是這個天然氣味的擴散器一樣,瑪莉的氣味就會這樣傳入男人的腦幹裡,其作用甚至比年輕緊實的肌膚更好呢!

嗯,雖然我不知道是否該效法瑪莉,可是我已經兩個星期沒刮腋毛了,誰知道接

下來會怎麼樣呢?不再強迫自己要長保年輕,也許是要到一定年紀才會有的體悟吧。

 

女人,妳的名字叫「理智」

在這個部分,我先生一定會強烈地反駁我,不過等他看到本書出版後也木已成舟了。對於他可能提出的反對意見,我可以不予理會,而是直接將想法化為文字:我是個天生理智的人。

我對於完全是多餘的鞋子和包包有一種偏好,這和我兩個X染色體,也就是我身為女人的天性,絕對無關。而且也和我身為人類的理性沒有關係,只有像我先生那種見識短淺的男人,才會把它們混為一談。他還因為我替鞋子和包包租了一個地室,就說我完全無法清楚地思考。

理智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很理智,所以我加入了一個反對當今主流思想、宣揚啟蒙主義價值的協會。科學的發展每每受到教條、信仰與研究經費的限制,因而無法走向知識獨立的目標,這就是我們所要捍衛的理念,而對於錯誤明顯的數據,我們則要加以分析。

如果有個統計指出,一個德國女人平均擁有二十雙鞋、一生平均和六.三個男人發生關係,這並不代表女人的鞋子比男人重要,這樣會讓人搞錯其中的相互關聯性與前因後果,它們彼此之間不見得是有關聯的。

有一個很著名的例子就是瑞典的送子鳥:上個世紀的二○年代就有人認為,瑞典出生率下降和代表送子鳥的那種鶴數量減少有關。顯然它們並不是互為因果關係,因為小孩根本就不是送子鳥送來的啊!會將這兩條平行的下降曲線湊在一起,有可能是因為當時日益嚴重的都市化趨勢。我只能建議,對於統計學家所提出來的資料數據要再三檢驗。「假造出來的數據,如果連自己都覺得沒有說服力,那別人還會相信嗎?」

 

這句話愈想愈有道理。

當孩子突然長大,愈來愈不需要我時,我就有了新任務,因此我便創立了這個協會。這幾年來,我們以科學的方式仔細檢驗所有胡說八道的數據,而且也一一過濾出它們背後是否有政治利益介入、是否受到媒體操弄。我就說到這裡為止了,因為本章要談的並不是我的協會,我只是想告訴你們,理智與事實對我有多麼重要,而且在某程度上來說,我可以算是這個領域的一個小專家呢!

然而,在我的大腦裡有一個小小的要害。自從我過了39歲生日以後,對於統計學家和科學家針對特定主題的言論,已經完全不在乎了,我一點也不想詳讀研究結果的報告,根本就不想「知道」它們的內容,而是只要「相信」就可以了。例如過了39歲生日之後,我就開始相信抗老精華液了。

 

危害社會的年輕人

直到今天,「老太太」對我而言,就是穿著膚色褲襪、碎花上衣與米色大衣的女人,她們手上戴著金色的婚戒、燙著捲髮。喝咖啡與吃蛋糕時,用的是色彩鮮豔的餐具;她們有駕照,但是不敢開車;她們會熨床單,而且對於每次的家庭聚會都計畫得很周全;她們從來就不想叫披薩外送。而她們當中最令人敬佩的,就是拉丁文老師。

這種「老太太」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無關皺紋、白髮和老人斑,她們都是老人,但我不是,儘管我的皺紋、白髮和老人斑也日益增加。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去修正我對老人的這種印象,直到有天女兒從學校哭著回來:她們的拉丁文老師懷孕了,來代課的是個「愚蠢的老處女」,她很不上道地要把她們的作業量增加兩倍,而且只要在她說了關於羅馬哲學家賽內卡(Seneca)的笑話時,沒有跟著笑的同學一律以扣分來懲罰。

「真是個蠢女人!」我和女兒同仇敵愾。

「令人沮喪!她是被操得不夠嗎?」女兒罵道。

「伊娃,不可以這麼說……」

我真想咬斷自己的舌頭!以前我最不喜歡我媽媽的一點,就是她常常說:「不可以這麼說!」

我靜靜地回想起自己的拉丁文老師:膚色絲襪、扣得緊緊的上衣、百褶裙、捲髮、沒戴婚戒。我們大家都叫她「阿處」,也就是「老處女」的代稱。

「完全就是個危害社會的老女人。」伊娃繼續罵下去。

「她到底幾歲?」我問道。

「不知道,」伊娃回答:「石器時代的人類吧!」

「有些性格特徵在上了年紀之後會更明顯。」我聽到自己這麼說,眼前還浮現我

的拉丁文老師。

「她說我上一堂課雖然生病,但還是要讓我不及格,她不可以這樣啊!」伊娃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

「要我去跟她談談嗎?」我問她。

「好,謝謝妳,媽媽!太好了!」

我很高興可以安慰我女兒,於是便和這位新來的拉丁文老師約了隔天見面。

因為給拉丁文老師的第一印象,一如給其他人一樣十分重要,所以我事先想過要

穿什麼衣服,還有要如何打扮,才不會讓這個老女人對我(或是對我女兒)發火。我洗掉了手指頭上綠色的指甲油、換掉牛仔褲而穿上深色洋裝、化了一個幾乎看不出來的淡妝、捨棄我愛的平底帆布鞋而穿了暗色的包鞋。我在辦公室門口關掉了手機,然後想了一下,對我女兒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應該怎麼說才得體。

我敲了門,然後轉下門把,接下來讓我差點暈倒:我面前的桌子旁坐著一位年約

30歲、塗著綠色指甲油、擦口紅、穿著牛仔褲、平底帆布鞋和H&M毛衣(一件十歐元,我最近也剛買了一件)的小姐,我女兒竟然說她是「石器時代的人類」!

我很客氣地和這個拉丁文老師談了女兒的問題。依照學校的新規定,學生應該是可以口頭請假的,問題很快就找到答案:有人忘了幫我女兒填假單,當然她就沒有成績了。要我老實說的話,這個女人我一點也不喜歡,而且不必問女兒我就可以了解,為何伊娃對她如此反感了。

這個拉丁文老師在道別時說了一句話,讓我超想掐死她!她說:「還有什麼我可

以幫忙的地方嗎,年輕的小姐?」

這個黃毛丫頭竟然如此輕佻地叫我「年輕的小姐」!這個輕浮的女人太不要臉了!果然是危害社會的老人,或者說是危害社會的年輕人。她這個年紀的女人怎麼可能打扮得像我一樣。對於這個女老師的評語,伊娃說得一點也沒錯。

「Tempus fugit !」(光陰似箭)在我離開的時候,我偷偷地朝她念了這句拉丁文,然後一邊想像她二十年後的模樣……

 

阿嬤,妳已經無法整修囉!

蒂雅歡天喜地地跟我說起,她那個超級可愛的孫女,這個小女娃是她生命中的一大喜悅。因為她的兒子和媳婦正在整修房子,沒有太多時間照顧小孩,於是可愛的艾瑪就常常待在她那裡。蒂雅相信艾瑪是個聰穎伶俐的孩子,她所接觸到的一切、她所說的話,都顯示出這個3歲小女孩是多麼有創意、多麼聰明!

蒂雅大言不慚地說,這個小孩所有的特質都是遺傳自她,這絕對不是偶然。而最近艾瑪跟她說了什麼呢?「阿嬤,妳已經無法整修囉!」噢,天啊!艾瑪也太可愛了吧!自此之後,我就下定決心,這輩子永遠不要當阿嬤。

 

猜猜妳幾歲?

在經過內心深入思考後,請妳依據實際情形回答下列問題,並在每個問題後面的

欄位給出0至100的分數,「0」就代表完全沒有,「100」則是百分之百如此。

□1.我想要維持現狀。

□2.「老化」這件事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

□3.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好像才30歲而已。

□4.「年輕」並非形容詞,而是心理分析師。

□5.「老」指的是一個階段的狀態,而非人生意識。

□6.我希望我只有17歲,而且還保有到目前為止的人生歷練。

□7.通宵玩一整夜後,我需要休息一整個星期才能恢復過來。

□8.我會在床上擺平那個在我背後吹口哨的工地工人。

□9.我的朋友們最近突然常常提到健康方面的問題。

□10.「更年期」指的並不是氣候暖化的問題。

 

﹝評分說明﹞

計算總分時,請不要借助任何工具,例如計算機。如果妳因為要計算而不想評分,

那妳要不是年輕氣盛,要不就是老態龍鍾。

﹝計算分數﹞

0分:經過統計之後,如果妳的得分是零,妳必須要趕快強化自我價值感,好認

清自己的真實年齡,並且快快長大。

得分為0至100之間:妳見證了尋找真相與不甚成熟這個苦澀的過程。

 

100分:恭喜!經過統計之後,每一道題目妳都百分之百認同,現在妳正處在一個

最佳的年齡,因為妳很實際地表達出自己的好奇心。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39歲的女人才會讓人無法抗拒!」《姐姐我最大》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注意!閱讀此書時千萬不要敷面膜ing~因為妞妞們會用力地使用笑肌,然後然後......就浪費一片面膜了~(欸?!)

 

 

本文摘自《姐姐我最大》

出版社:哈林文化出版社

作者:Monika Bittl,Silke Neumayer

share

海豚刑警《羽球大報社》儘管人生遭遇爛事也不能忘了自己!任緣份主宰這趟旅程|妞專訪

海豚刑警《羽球大報社》儘管人生遭遇爛事也不能忘了自己!任緣份主宰這趟旅程|妞專訪 海豚刑警、羽球大報社、羽球大報社《BAD NEWS PUNCHED!》、海豚刑警專訪、羽球大報社專訪、伍悅、鐘奕安、雙馬、鬼鬼
share
心動瞬間_

我,不在愛裡,就在「羽」裡......

「我今天是日本來的NANA!」、「歹灣的朋油打家豪(日本口音)。」「涉世未深、涉未、SUBWAY!」、「不可能一直打斷我講話耶!」,一如既往喜歡相互吐槽的海豚刑警,就這麽胡鬧的開啟了這次的專訪,讓妞編輯笑得合不攏嘴,同時也能感受到團員之間的好感情。成團至今5年的他們,睽違3年帶著全新作品《羽球大報社 BAD NEWS PUNCHED!》回歸樂壇,「我如果沒有加入海豚刑警,現在應該就是在家打電腦耍廢吧?」吉他手雙馬笑著這麼說道,仔細想想才發現這個樂團已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突如其來的全新藝名

2017年出道的海豚刑警,以俏皮可愛和青春氛圍滿點的歌曲風格、注音文、搞笑諧音梗,以及隨心情轉換的人物設定為特色,彷彿像是從魔法宇宙中登陸地球的外星居民,在樂壇掀起了一場豚式旋風!在經歷了兩次的團員變動後,目前的正式團員為主唱伍悅、吉他手雙馬、貝斯手鐘奕安、鼓手鬼鬼。

 

前期皆有著專屬藝名的他們,笑說經過大環境的變動,現在反而較少使用,四人更是靈機一動當場取起了新的藝名(笑)。伍悅搶先說:「我想要叫小悅姐!」,而最近被取名「雙雙哥」的雙馬,則被大家揶揄說是因為很罩、最晚到才會被叫哥。伍悅更對著鬼鬼說:「我覺得我應該只會叫你『鬼姨』。」讓她崩潰大喊:「我不要鬼姨啦~」在這一陣混亂的取名大戰中,鐘奕安則默默舉手:「那我也想叫鐘鐘哥。」笑倒在座的所有人。(以下皆使用新藝名)

 

台南專場竟全員走失?

先前才結束台北專場的海豚刑警(簡稱海豚),當天表演的餘韻至今仍意猶未盡。在中途加入樂團的鬼姨和雙雙哥皆表示這次的專場意義重大,鬼姨:「第一次專場是我剛加入海豚的時候,那時有種倉促、涉世未深的感覺,所以相比起來,這次帶給我更多內心層面的反饋。」雙雙哥提及這是他加入三年以來的第一次專場時,大家紛紛感嘆時光飛逝,鬼姨更補槍:「我看你看三年了,從胖變瘦!」而雙雙哥繼續說:「第一次表演屬於自己的場合,感到既緊張又興奮!就像完成人生的一個里程碑。」

 

台北專場選擇在「The Wall」舉辦,鐘鐘哥透露本來覺得我們會在更大的地方表演,不過小悅姐堅持在這。鐘鐘哥:「就像我們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會約在這裡聽團,所以這個場地對我們來說是有溫度的。」雙雙哥也對場地佈置多了海豚的風格而感到新奇。反觀主唱小悅姐則直言,台北場是她最不滿意的一場:「我覺得那天我的情緒有點不對,感覺心境離觀眾很遠,可是要怎麼在這個狀況下保持最好的狀態?內心也做了很多的拉扯。」她也補充:「雖然它是我最不滿意的一場,但就是在最不滿意的時候,才更能知道自己想要怎麼樣的演出和互動,對我來而言是個很大的轉折。」

 

「台南場真的超瘋!」聊到已經巡演結束的三場專場裡最印象深刻的回憶,團員們紛紛搶答,直言台南場在演出〈蛙蛙哭了叫三小xd〉時全員迷失方向,不僅彈錯,還停下重來,反而像是在練團,不過這也將演出現場氣氛燃至最高點。「雖然台中的票賣得最差,但我最喜歡台中場的狀態,那個狀態感覺就像是已經無所謂了,很好玩!」小悅姐這麼說著,鐘鐘哥則回憶:「台中場大家還在15分鐘內,把價值一千多塊的酒喝完。」連擔任台中場嘉賓的淺堤主唱都說:「我上次喝酒表演好像是三年前的事了~」

  

這次海豚也在專場前,搶先舉辦了校園巡迴暖身賽的《回歸母體》,是個以羽球為主題的校園羽球賽,不僅拉近了與學生族群的距離,更讓團員們紛紛驚呼:「學生們都太青春了!完全選不出來最深刻,每一場都超好玩!」,而身為輔大學長的鐘鐘哥,還被音樂系的助教吐槽,樂器櫃的鑰匙什麼時候要還:「我從畢業後五年樂器櫃的鑰匙都沒有還,這次回去也沒還(笑)。」

 
三年來的情緒縮影

這次的作品會叫《羽球大報社》的由來,其實是取自「爆射」的諧音,是個三年累積下來的一次性爆射,專輯中的每首歌也都代表著一個故事,於是選用「報社」來將故事報導出來。而這次的專輯也和以往不同,歌曲的原型大部分也都是小悅姐寫好,再由團員們一起編曲,少了從前正向樂觀的少女情懷,創作手法也偏向敘述,更想傳達的是故事的全貌。

 

「這是張可以無限巡環的專輯,曲序的編排就像是三年的濃縮,從最後一首再到第一首,如同人生會經歷各式各樣的遭遇,再重新開始一趟旅程。」在Intro曲〈安心共乘〉運用了很多聲音,像是跨年倒數、救護車聲等,宛如時空膠囊相互交錯,小悅姐說明:「聲音的順序是跟著我的情緒起伏在走的。有點像是帶大家進入我的時光迴廊,會有很多人經過你、跟你講話。這些聲音全是來自我的手機,有些是影片轉成的音檔、跟朋友聊天錄下的、還沒寫完的歌等,就像是本日記。」

 

在前導片〈安心共乘〉結束後,再從像是正片的〈羽球少年〉開場,專輯中歌曲的情緒也從激情高昂,慢慢轉至情緒低落的〈Fall Fall〉。小悅姐將這張專輯形容成一個療程:「當我感到低潮時,都是靠著朋友把我帶起來的,所以回到第一首的時候,就會有種『喔!你身邊還有這麼多人』的感覺。」透過這張專輯,海豚也想告訴大家,儘管人生會經歷各種莫名其妙的低潮,當你再從頭開始的時候,身邊還是會存在著很多人陪伴你。

 

談起專輯曲風的轉變,鬼姨將〈羽球少年〉形容成一首銜接上張專輯的歌曲,小悅姐則是語氣堅定:「我覺得人就是每分每秒都在改變,不可能一直都在做很像的歌。這一刻我在做的事情就是我啊!我不會做不像我的事情,或對創作說謊。」

 
而海豚也首次加入全彈奏曲〈蛙蛙哭了叫三小xd〉,這同時也是唯一一首團員們從零開始創作的歌曲。被問到有沒有想過「幹嘛沒事找事做」時,雙雙哥和鬼姨點頭如搗蒜,直言越編越難,搞死自己!被冠上「本團最會算拍子」的雙雙哥還原編曲時的情況:「因為在編這首歌的時候沒有畫面,整首歌就像娃娃不知衝三小(笑),在慢慢有了架構的畫面後,才有動力去把它編完。」鬼姨更說起一個令大家瞠目結舌的往事:「〈best friend〉一開始其實是不是那麼快節奏的歌。」更找出iPad中的練團影片,嚇得小悅姐大叫:「好噁!太煽情了啦!」

 
唐揚炸雞(唐綺陽)說的我都信!

在〈羽球少年〉中的一句「巨蟹座愛家,但其實他們只是愛ikea」成為了全曲的Punchline。聊到團員們對哪個星座最敏感!鬼姨搶先回答:「我自己是很怕雙子座,但覺得天蠍座很雷(笑)。」同樣害怕雙子座的鐘鐘哥則坦言:「我本身是滿M的,雙子座可以這麼跳躍性思考,也挺好玩。」雙雙哥二話不說選擇了牡羊座:「我跟太多牡羊座相處過了,覺得牡羊座都有點易怒...」小悅姐更直說:「我最討厭的其實不是歌裡的巨蟹座,而是水瓶座。」反轉的答案也讓人大吃一驚。

 

言語暴力=口語暴力=口暴???

在歌曲中都添加了大量戀愛成分的海豚,被問到在愛情觀中,對另一半的底線時,鬼姨想都沒想:「肯定就是劈腿!」小悅姐更默默幫腔:「劈腿真的下地獄。」一本正經說出沒有底線,慘遭大家嫌棄的鐘鐘哥又再更正:「沒有火花的時候就是我的底線。」在思考後小悅姐也說出:「不要說謊,不能打女生!」而海豚也一致認為不能傷害別人!

 

另外,雙雙哥更被爆料剛結束一段還來不及開花結果的戀情!「對方很愛莫名其妙爆炸,我想去關心的時候,她就會給出『我不習慣人家關心我』的回應。這時候我的心裡就會有個疙瘩,感受到她負面情緒的同時,又會覺得『你到底想要幹嘛!』」讓我們一同為這段戀情默哀3秒鐘(誤)

 

雨天備案讓團員們的心更加緊密

海豚分享了本想在台北場公開的「雨備」故事,在專場前最後一次練團,鬼姨在練〈蛙蛙哭了叫三小xd〉時不小心失誤,而她這一個失誤讓團員們都慌了,小悅姐語帶驚恐地說明:「那首歌只要鼓錯就完了!」當時團員們深怕在正式演出時真的出錯,便開始擬定「雨天備案」,為了練雨備還叫鬼姨打錯讓他們猜,團員們的信任全數崩塌。鐘鐘哥:「這其實很矛盾,不是不無可能發生,但又要信任彼此,太去想備案的話,好像會給對方『是在不相信我嗎?』的感覺。」於是海豚在休息時間過後決定不再討論雨備,重新調整呼吸再度出發,也讓蛙蛙完美落幕。

 
小悅姐:「那天最神秘的是,雨備討論時的驚慌失措,讓我覺得這個樂團太重要了!如果這個樂團沒有了,我還能搞什麼鬼?那次很像我們一起去一個山洞探險。」雙雙哥緊接著說:「然後找不到出口(笑)。」因前週身體不適而取消團練的鬼姨則坦言:「今天要練團其實是有點很期待的,因為平常我們都很密切地相處,突然這個東西在上週全部抽掉,就覺得有點空虛。」鐘鐘哥也在後頭幫腔:「回頭發現這已是生活的一部份。」

 

緣份將這四人湊在了一起

在鬼姨的心中,海豚的每個人都是隊長,大家會在負責的領域上扛起隊長的責任。談及團內的擔當時,小悅姐自信又激昂地說:「『顏值擔當』當然是我!Come on!」被現場一致認同為「無聊擔當」的鐘鐘哥默默出聲:「我有發言權嗎?」雙雙哥則被冠上「乳房擔當」的稱號,荒謬到他只講得出「幹!」鬼姨也被選為象徵財富的「貸款擔當」,更大聲回應:「我要還車貸房貸到60歲誒!」話鋒一轉大家便開始討論起貸款,閒話家常的模樣,也讓人感受到他們沒有任何的偶像包袱,而「做自己」也是海豚一直以來貫徹在做的事情。

 

「老實說你們有辦法想像沒有這個團嗎?」小悅姐向團員們丟出了這個問題,鐘鐘哥先是緩緩說出:「沒有辦法...」沒等講完,雙雙哥便衝出來打斷:「我有想過,但我不想!我如果沒有加入海豚刑警,現在應該就是在家打電腦耍廢吧?」引得全場笑聲不斷。在笑聲結束後,小悅姐思索片刻:「我覺得這個團是個緣份,我知道它會有走到盡頭的一天,不過現在就是先好好把握。」

 

「我寫歌就是走一個『如果你有共鳴的話,就可以跟我並肩一陣子』的隨緣態度。」什麼才像海豚刑警?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或許就是這麼不按牌理出牌、鬼點子層出不窮、挑戰自我極限的團風,才使他們在獨立樂壇中佔有一席之地,而他們也不免讓妞編輯想起著名的「皇后合唱團」(Queen),主唱Freddie玩世不恭的態度、不受世人影響對音樂的執著,相信未來海豚也將帶給歌迷們非凡的音樂狂想!

 

 

 

豚汁專訪編輯|Noah

豚汁團服製作|天使製造 @ange1made
豚汁團照攝影|Pin Chun Kuo @pin_chun7
羽報巡迴攝影|奶綠 @103mc_milkgreen

share
妞活動 _
贊助商廣告
贊助商廣告
latest news _
latest
READ MORE
New Member_
加入會員
歡迎使用fb帳號直接註冊加入會員。提醒您,別忘了驗證您的手機號碼,才擁有妞活動抽獎資格唷!
同意收到妞新聞電子報
已了解並同意 妞新聞會員權益聲明與隱私權條款
妞會員註冊
FACEBOOK快速註冊
粉墨誌女生研究室
Q.
姓名:
Email:
生日:西元
性別:
*請務必確認個人抽獎資料之正確性,若資料不全或錯誤,致無法核對、通知活動相關訊息或送達獎項,視同放棄中獎資格。
下一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