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Twitter@sudayamada

在日本,通常深夜播出的連續劇收視率普遍偏低,但近期似乎受歡迎的劇未必會反映出相對應的高收視。《dele刪除人生》超越多部期待度爆表的日劇成為網友心中滿意度No.1,獲得日本網站ORICON調查中最高分的84分,打敗山崎賢人的《Good Doctor善良醫生》及石原聰美的《高嶺之花》等非深夜檔期熱門劇,奪得冠軍。在ORICON的調查中有三種類別為「主演演員」、「配角演員」、「故事內容」,單項滿分20分中《dele刪除人生》皆獲得了19分的超高成績,是本季日劇中唯一一部獲得此等成績的劇。

 

 

 

 source:Twitter@sudayamada

為什麼深夜檔的《dele刪除人生》能打敗眾多熱門檔期的連續劇呢?本季有不少好劇,但評價相當兩極,而《dele刪除人生》清一色獲得好評。劇情內容講述委託人生前依賴「dele.LIFE」選擇在死後刪除手機或電腦裡頭的資料,一但經過確認坂上圭司(山田孝之 飾)會立即遠端操作將委託人不想公諸於世的秘密刪除,但打雜的真柴祐太郎(菅田將暉 飾)最主要的工作是要做的是「確認委託人是否死亡」,一經確認,圭司就會著手進行處理。然而在確認委託人是否死亡的過程中時常會因為案件的疑點懷疑是有蹊蹺想繼續追查真相,這點在剛開始對圭司來說很令人頭痛,畢竟想追查真相就不得不將被委託刪除的資料開啟,儘管委託人已死亡,但仍然會違反合約內容。這部戲究竟是什麼讓觀眾欲罷不能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以下開始會有劇情雷,讀者請慎入

 

 

 

 

 

 

 

 

 

 

 

 

 

 

 

 

 究竟什麼是善?什麼又是惡?

source:KKTV提供

在第一集播出的內容當中委託人是一名人人喊打的狗仔,專門爆出名人的醜聞謀利,因此樹立不少敵人。某天在圭司的系統中跳出通知該委託人的手機超過指定時間沒有使用,疑似死亡。派出祐太郎去追查後,祐太郎發現委託人似乎是被謀殺的,並非自然死亡或他殺,他認為委託人拜託他們刪除的數據內容,很可能就是謀殺案的關鍵。在祐太郎百般哀求之下圭司終於妥協打開文件,果真讓他們發現關於公家單位的不法証據,也順利追查到殺害委託人的兇手。

 

 

但、圭司並沒有告訴祐太郎的是其實除了這一份謀害了委託人的文件外,資料夾中涵蓋了許多證據都顯示委託人從事的狗仔工作,很多都是他自導自演,去陷害名人再拍下證據後發表。確實,祐太郎相信著該名委託人是追緝不法事件才導致被殺害,著實是個「善良」的人,但另一個事實是被他捏照、自導自演的醜聞不勝枚舉,無疑是個「惡人」,該說事情有一體兩面呢?還是只能感嘆現在就是一個只看表面的膚淺世界呢?

 

 

 

是否該為一時的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source:KKTV提供

每當祐太郎覺得狀況有異的時候都會要求圭司將委託人的檔案打開,撇除違約這個大問題不說,人性更是該探討的議題。今天因為一時想解開謎團而去看委託人檔案的祐太郎,究竟有沒有想過這背後需要承受的是什麼?還是單純一股腦地往前衝,不顧後果呢?每當委託人跟「dele.LIFE」簽下契約,八九不離十都是希望在自己死後,某些秘密能隨之入土,不被曝光。

 

 

然而這些秘密可大可小,或許只是些不希望親朋好友看見的小秘密,亦或可能是犯罪的證據。如果今天選擇打開,真的有辦法承受委託人的秘密繼續活下去嗎?一輩子很短,但也比你想得還要長,這份重擔絕不僅是點兩下滑鼠,打開一個資料夾這麼簡單。

 

 

雖然劇中並非牽扯到感情問題,但不經讓妞編輯聯想到曾在別的劇中看過一個橋段在敘述當一名妻子懷疑自己老公外遇時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追查下去,如果真的查到老公外遇要離婚嗎?不離婚的話有辦法明知道老公外遇還繼續相安無事嗎?人啊、或許真的該三思自己能承受多少的後果,再去選擇要不要面對真相比較好也說不定。

 

 

 

心軟與心狠,僅是一線之隔

source:KKTV提供

其中有一集講述委託人臨死前反悔,抓上手邊的一張紙寫下「給dele.LIFE的人:還是請不要幫我刪除檔案吧」,並請寫下臨終筆記說希望不要辦喪禮。這是圭司第一次遇到有委託人反悔,甚至是在臨死前的最後一刻,導致圭司也無從得知那這份檔案究竟該怎麼處理,至於祐太郎則是一如既往熱情又善良,再度去追查委託人生前的交友圈、生活圈等。追查的過程發現委託人跟家人感情不和睦,多年就已斷了聯繫,詢問朋友的時候大家態度也很詭異,讓祐太郎心生疑慮。

 

 

一步一步找尋真相的祐太郎再次苦苦哀求圭司,既然委託人都選擇不刪除檔案了,肯定是想讓世人看見的吧?那就開吧!結果,原來委託人所依賴的檔案是一段影片,是一段關於「生前葬禮」的影片,委託人曾為自己辦過一場本人也參加的葬禮,象徵著重生。祐太郎最終將影片轉交給委託人的父母,他認為委託人之所以後悔是想讓多年沒見的父母知道自己這些年其實活得很好,很幸福。但真的是如此嗎?

 

 

心軟與心狠只是一字之差,數年未曾解開的仇恨,真的因為臨死之際而敞開胸懷嗎?會不會只是委託人到死亡那一刻為止都沒原諒過自己的父母,決心將影片留下,傳達給父母「你們才是殺了原來的我的兇手」呢? 

 

 

source:Twitter@sudayamada

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屬於自己道德的一把尺,然而上面的刻度為何卻因人而異,不論是祐太郎為委託人想追求真相的心、或是圭司堅持就算真相淹沒也不該擅自為反合約或許都沒有錯。是非對錯總是沒有絕對,所以作為一個人才這麼艱難,看似熱情善良的祐太郎卻也有著黑暗的過去,而高冷的圭司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或許就是這樣的反差連帶著劇中牽扯的倫理規範問題,讓觀眾如此欲罷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