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告子曰:「食、色,性也。」美食與情慾是人生兩大樂事。宛如日版《飲食男女》的《姐姐的私廚》,以輕鬆詼諧的方式,討論飲食文化、愛情觀與女人如何與自己共處。透過八位不同年齡、價值觀與職業的都會女性,分別遭遇關於性與愛不同的煩惱與渴望,訴說當代女性的愛情難題。

 

改編自暢銷小說《食女》,原作者筒井共美親自操刀劇本。身為美食作家的餅月敦子,在東京經營一間名為「冬青之家」,院子裡有著東青樹的二手書店。敦子平時的嗜好,就是與開餐廳的好友一同擺一桌療癒的佳餚宴請女性友人,彼此分享各自的愛情心事。包含敦子自己在內,這八位女性分別為年輕時失去摯愛便獨身至今的好女人、期待幼齒工讀生到店打工的餐廳老闆娘、自己一個人過得很好覺得不需要男人的年輕編輯、不甘困於穩定安情的電視台助理、不擅烹飪遭丈夫拋棄的外籍妻子、獨立撫養一雙兒女的模特兒、癡心只愛前夫的酒吧老闆娘與總是遇上渣男不知道如何把握愛情的服飾店員工。且看這段時日,八位女性看似什麼都沒變,也什麼都變了,也看敦子一鍵鍵敲下女孩兒們的故事。

「性愛不能獨行,但美食隨時可行。」

 

 

因為不會做菜被日本丈夫拋棄的美國人瑪蒂,失意在路上邊走邊落淚,經過餐廳老闆娘美冬的店。美冬好心收留瑪蒂在餐廳工作,也拜託好友敦子讓她借住。瑪蒂拿到第一份薪水後,準備搬出去自行租屋,與敦子共進最後一頓晚餐時,敦子告訴她:「人在享受美食與性愛時,最能夠忘掉世間的苦痛,但性愛不能獨行,美時卻隨時可行。」片尾由敦子終於完成文稿後,肚子餓,到廚房做了一道非常簡單的日本國民美食「生蛋醬油拌飯」開始,帶觀眾一一回顧提及的八位女性,也正在自己工作場域或家裡滿足地吃著這道料理,甚至全東京各處許多女性都如此犒賞著自己。就像「台灣滷肉飯」一般的存在,「生蛋醬油拌飯」代表著「美食也可以很簡單」。同時,各行各業的女性,只要把自己餵飽,認真生活,屬於自己的愛情一定會到來的。

 

 

電影當中雖說講述了八位女性的故事,但她們之間並非全部都互相認識,描繪的廣度與深度大致上也分為三個層次:敦子與電影開始前就與她熟識的三名女子、在餐廳打工借住敦子家的美國人瑪蒂、其餘三人。

做為主角,敦子的過去並沒有在片中呈現,反而是透過餐廳老闆娘美冬的口說出:「父母早逝,就連之前很相愛的男朋友也在她29歲的時候病逝了。她覺得自己是掃把星,不懂得讓自己高興,卻努力讓身邊的人快樂,真的是很好的女人阿。」嘴巴說著「擁抱孤獨」就不會寂寞的敦子,其實偶爾還是會想要人陪,但在片中她與美冬既不是同志情侶,也沒有與剛好在她烤雞翅出爐之時到店的老先生發展戀情,單純希望快樂氛圍充滿身邊人的她,在瑪蒂搬出去後,選擇招募房客,開啟彼此的新生活。

餐廳老闆娘美冬,雖然口口聲聲說希望能夠有幼齒男丁到店裡幫忙,但瑪蒂來了之後,她也極為用心地指導她廚藝,並且真心鼓勵她走出婚變後的陰霾。她也是片中唯一沒有情感著墨的角色,觀眾並不知道她的感情與婚姻狀態,不過她與敦子兩人就是片名當中提及主持私廚的「姐姐」,她們以美食也以關心呵護著身邊的朋友們。不論是美食秘訣或是生活經驗,美冬都不吝惜藏私地全然分享,如同料理的秘訣在於「心」,以真心與愛交朋友的她,也給了片中角色們安心的感覺。

在電視台擔任製作助理的多實,過去談的都是不倫戀,目前的男友不但會做菜,兩人的感情也很穩定。多實在片頭的聚餐宣布男友已向自己求婚,但她反而不知所措,甚至想要分手。這份不確定感一直持續到電影結束,她才勉強說出自己「應該」決定要分手了。正因為過去談的都是不倫戀,多實的價值觀與片中其他女性不太相同,所以,她聽到酒吧老闆娘對前夫如此癡心時也才會目瞪口呆。其實,一直到全片結束,觀眾都不知道多實到底會不會跟男友分手,她也是片中唯一沒有提及料理能力的角色。就像她說「同居之後很怕回到之前孤單的感覺」,不管她最後為了激情放棄這段感情,或是安於有人陪伴的滿足,身邊的朋友們一定都會全力支持她的。飾演多實的是前AKB團員前田敦子,她不久前才與演員勝地涼閃婚,勝地涼也在本片中演出多實的同志酒客朋友,是兩人婚後首次大銀幕同台演出。

十分享受單身生活的年輕編輯土土,稱自己辛苦掙錢買下的公寓為城堡,是不容許男人隨意攻下的領域。在寸土寸金的東京,買房不僅是獨立的象徵,若附帶車位,也才有了購車的資格,對土土來說,這些都是她不需要男人的證明。沒想到,一日在食堂的小插曲,竟然演變成似有若無的情侶關係。隨便請幾乎不認識的男人到家裡來共進晚餐,讓她直問自己「在想什麼」,第一次為了賠罪也就罷了,居然還有第二次、第三次,兩人甚至發生了關係,連土土自己都沒想到會這麼容易就被一個男人以美食征服了。雖說田邊先生的確有些古怪,但從離去之時無法道別,還特地做了一個食材非常講究且精緻的便當,便可得知他並非隨便之人,而片尾也真的在再訪東京時與土土小姐連繫,也難怪土土無法理解多實居然對穩定愛情感到不滿。

美國人瑪蒂不會做菜,雖然準備的都是冷凍食品,但畢竟都等門到深夜了,丈夫回來卻只把她當作洩慾的工具,總是讓她在夜深時感覺悵然若失。在丈夫直接跟她攤牌自己外遇後,失意的她來到美冬的餐廳打工,除了學會了料理,也賺得自己的薪水。一天丈夫剛巧上門,品嘗了瑪蒂的手藝後極為驚訝,但瑪蒂對仍舊擺著高姿態的他說「等你處理好自己的心情,能夠面對現在的我時,再談吧。」雖說最後酒醉來到餐廳,哀求瑪蒂回去的他有些可憐,但找到自我價值的瑪蒂短時間內應當是不會回去了才對。

小學生的童言童語說著「我也曾經跟爸爸很親近。」獨自撫養年幼子女的耳模,可能收入沒有說十分優渥,但生活無虞應該是沒問題的,子女也都非常懂事聽話。一場外出野餐的戲,原本都沒向孩子說明要前往何處,直到當面被前夫拒絕一同野餐的邀約,堅強的單親媽媽也只能抱著孩子痛哭。雖然篇幅與其他角色相比較少,但劇情最後安排她們一家搬入二手書店,與敦子一同生活,也未嘗不是另一種天倫之樂。

擁有四個孩子的酒吧老闆娘,與店裡幫忙的爵士黑膠唱片收藏家老闆過去有過一段婚姻。離婚的原因是老闆愛上別人,她果斷且乾脆的放手,只要求對方持續到店幫忙。即便離婚已兩年,肚子裡尚未出世的孩子也是與其他孩子有著同樣的父親。對她來說,婚姻只是一張紙,卻不是僅剩的一張紙,即使離婚了,她此生心愛的、願意發生關係的,還是只有老闆一人而已。這是屬於她的愛情觀,讓渴求激情愛戀的多實看得目瞪口呆的愛情觀。
 

最後,是一位酒吧裡的常客。初次登場是失戀買醉,沒想到居然被撿屍,這樣也就算了,一夜情對象居然還來電希望再訪。買醉時口裡念著「應該做牛排」的她,最後還是選擇了「便宜快速簡單」的「絞肉」,而總是被如此隨便對待的她,也認為自己就是如同絞肉一般、不值得愛的女子。直到遇見靦腆溫柔、風度翩翩的店長,才讓她開始看到自己的價值,「先愛自己,才有人來愛」,也應證了電影所說「吃飽了,才有力氣談戀愛。」

 

 

既然電影以美食與愛情為主,二分之一的片段會出現食物,相關資料也得講究,不能馬虎。片中不只呈現出色彩繽紛,看起來極為可口的佳餚,甚至不少道菜都還針對烹調步驟一一細數。就像《料理鼠王》雖說是動畫,但製作時可是有原型菜色從旁輔助繪師,《姐姐的私廚》也有料理顧問相關部門,為的就是使片中的美食更有說服力,就算隔著銀幕也能感受到料理的美味。

 

 

近期同樣描寫女性愛情的波蘭電影《愛情合眾國》,雖然主要女性只有四位,但角色塑造與建立鏡頭卻不如《姐姐的私廚》鮮明。八位女性並非全部有所關連,兩部電影介紹主角的場景都是在餐桌,但是本片透過較為熟識的四位角色在餐敘後毫無禁忌地分享彼此的愛情煩惱與渴望,帶領觀眾快速進入電影所想表達的內容與主要情境與場景,接著再慢慢將其他四位女性帶出。循序漸進,即便有八位之多,每個角色都能跳脫出來,給予觀眾記憶點,也是本片成功之處。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