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誘騙女人的九種伎倆

 

面對說謊的男人,我們很難有機會堅持自己的立場,而且,要能洞察愛人的謊言內容與使用的手法,才有辦法阻止他們繼續說謊,也唯有如此,才能識破其伎倆,找出對策。我已把說謊者擔心謊言被拆穿的種種可能反應都研究清楚了,他們的每一招都在嚴防我們識破真相、提出抗議,並採取行動。這些花招都經過了精心設計,但是不脫這兩條路:「否認」或「承認」。

 

男人的目的在於:要妳接受他的解釋,相信他的謊言,就此休戰,讓一切恢復正常。

 

 

第一招:死不承認

 

【常用的藉口】

.「我沒做。」

.「我不知道那張紙條是怎麼回事。」

.「我沒把錢提出銀行。」

 

當他覺得自己在妳面前的信用還不錯時,當妳把他逼到牆角並且要他立即回應時,當他自信滿滿時,這一個說謊的男人,會在面對妳的焦慮時直接否認,不管妳問什麼,一概否認就對了。妳問:「你是不是有外遇?」「你是不是拿了錢給你弟弟?」「你是不是去賭博了?」他堅定又清楚地回答:「我沒有!」「我沒錯!」「我沒去!」

 

如果妳不相信他的說法,而他也發現對妳的安撫未能奏效,妳仍然窮追猛打,這時,他就會繼續捏造理由,否認到底。

 

 

第二招:攻擊是最好的防禦

 

很多說謊者面對質疑會表現得氣憤不已,虛張聲勢地小題大作,故意轉移目標,反守為攻。他效法政客和官僚在東窗事發時斷然否認,然後還擊指控者,直到對方讓步為止。

 

我的個案諾拉二十七、八歲,是個老師。她在無意間發現丈夫艾倫可能有外遇,向他提出質疑後,卻被反咬一口。

 

「我想拿一張信用卡打電話訂東西,所以隨手翻了一下他的皮夾,看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兩個縮寫字母『G. G.』和一組電話號碼。後來我問他:『G. G.是誰?』他勃然大怒,像吃了炸藥似的說:『妳偷看我的皮夾幹麼?妳有什麼資格窺視我?妳接下來想幹什麼?開始監視我嗎?妳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沒敢問下去,因為我不想再惹他,而且我對翻他皮夾的事覺得抱歉,雖然我完全不是故意的。最後我只好道歉了事。」

 

 

source: pixabay

 

 

第三招:撒嬌賣乖

 

【常用的藉口】

.「妳竟然懷疑我?!太讓我傷心了。」

.「我還以為我們互相信任,彼此相愛呢!」

.「妳怎麼會懷疑我做出那種事呢?」

 

常常語帶哽咽,眼中閃著淚光……這種感性的話語是要轉移妳的焦點,讓他從騙子變成愛人。此刻的他可能傷害了妳、背叛了妳,但他一心要妳想起從前那個妳愛戀的人,那個敏銳多情、脆弱善感、永遠愛妳的人。

 

沒有一絲怒氣,也沒有半點惡意,他沒有說謊傷害妳,反而是妳傷了他,妳對他的不信任破壞了原本美好的關係。你們之間的衝突帶給他莫大的痛苦,於是妳滿懷歉意,結束了這場爭執。

 

 

第四招:作賊的喊捉賊

 

【常用的藉口】

.「妳的朋友說她看到我和別人在一起,根本是想挑撥離間。她一向看我不順眼,她在說謊。」

.「妳怎麼胳膊往外彎,相信我哥哥而不相信我?」

.「妳妹妹過得不快樂,才會拚命毀謗我,因為她嫉妒我們。」

 

當妳用「別人告訴我」的證據質問愛人是否說謊時,他很可能會對妳說:也許有人說謊,但絕對不是他。照他的說法,人家給他難堪是別有用心,講閒話的人自己有問題。

 

這種反咬一口的方法,可以把妳的焦點從「他有沒有對我說謊」轉移到「我對他的忠誠何在」。我們往往會為了展現對伴侶的死忠,而顧不得保護自己。

 

 

第五招:編故事(初級班)

 

編故事的最高原則是打死不承認,讓層出不窮的謊言像滾雪球般愈滾愈大,遇到有人質疑或指控時,就趕緊再編個藉口,讓妳疲於奔命,調查個沒完,到處尋找證據,最好來個「人贓俱獲」。千萬不能讓妳停下來詳細評估兩人的關係,或者思考是否要分手。

 

正當諾拉忙著尋找丈夫和G. G.外遇的蛛絲馬跡時,丈夫改變了一味否認的戰術,開始針對她提出的問題,編造各種故事。

 

「他先收斂了幾天,然後故態復萌,又開始晚歸。我知道他不喝酒,所以不會上酒吧,但他總有理由,像是下班後得和顧客應酬等。他根本在胡說八道!他的工作性質根本不必在下班後陪客戶。那些謊話漏洞百出,但他毫不在意,照編故事。他總能對答如流,永遠有個說法。」

 

 

第六招:編故事(高級班)

 

有些人編的故事實在太扯了,但我們卻不得不信,即使我們聽了之後還懷疑自己的耳朵。但無論如何,如此荒謬又稀奇古怪的故事如果不是真的,妳的愛人也不敢奢望妳會相信吧,不是嗎?不,他是真的希望妳相信。

 

面對鐵證如山,依舊矢口否認的男人是想說服妳:

.妳沒有看到妳所看的。

.妳沒有聽到妳所聽的。

.妳不知道妳所知道的。

.妳誇大不實/全憑想像/有偏執狂。

.妳存心傷害他,破壞你們的親密關係。

.他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妳。

.別人想破壞你們兩人的關係。

 

 

第七招:「我不是個好東西!」

 

【常用的藉口】

.「我不能說謊騙妳,是我做的。但事情過去了,我保證不會有第二次。」

.「是我搞砸的,真對不起,請妳原諒。」

.「妳絕對有權利恨我,但是請妳再給我一次機會。」

 

和那些說謊之後不斷以謊話來圓的人相比,勇於認錯的人令人刮目相看。他做錯了,但他勇於承認,同時願意改過──我們怎麼能拒絕接受他的懺悔呢?

 

凱西是個護士,她的丈夫大衛在用錢方面謊話連篇,她經常被大衛甜言蜜語般的懺悔所惑,而失去戒心。

 

「我們婚後沒多久,他就開始刷我的信用卡買他的電腦設備。起先他還不承認,直到我拿著帳單質問,他只好『俯首認罪』。他說他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向我要錢,接著又說會慢慢存錢還我。他還說,他知道自己過去很不負責任,但他已經改過自新了,以後絕不再犯。我深受感動,也為他感到驕傲。他決定要痛改前非,這種話真比音樂還動聽。」

 

凱西對大衛的行為也許很不高興,但至少會覺得他還是很有男子氣概,敢認錯,但她完全忽略了一點:他認錯其實是形勢所逼而不得不做,因為他已經先說了謊。

 

 

第八招:「沒什麼大不了的。」

 

【常用的藉口】

.「妳幹麼那麼心煩意亂/歇斯底里/生氣?」

.「我又沒怎麼樣。」

.「妳反應過度了。」

 

對我們說謊的男人常以言語或行為表示:背叛或欺騙根本沒什麼大不了,不必擔心,小菜一碟。凱若的丈夫肯恩是其中的佼佼者,這一點可以從他回答凱若的問話看出端倪。凱若發現他曾在一次大麻的搜捕行動中入獄。

 

「我萬念俱灰,一半的我失去了知覺,另一半的我想殺人洩憤。他下班回來後剛進門,我就對他大吼:『你為什麼不告訴我?!』而我不敢相信他的回答,他竟然說:『那有什麼大不了的?當時我還年輕,況且只不過是大麻。我沒告訴妳曾經被捕,是因為雖然已經是陳年往事了,但我還是擔心妳會因此嫌棄我,不跟我結婚。』」

 

他們這種大事化小、淡化醜聞的作風真能把人逼瘋,讓我們不禁懷疑自己的感覺和理解力,以及自己是否有權發火。我們開始胡思亂想:我是不是反應過度了?是不是太小題大作?有許多女人在對方使出這個令人抓狂的花招時,寧願被謊言所騙,也懶得再為自己正常且正當的反應辯護。

 

 

第九招:「沒錯,我做了那件事,但其實是妳的錯!」

 

【常用的藉口】

.「是妳逼我那麼做的。」

.「我沒告訴妳,是因為妳無法面對現實。」

.「我沒告訴妳,是因為妳氣急敗壞,好像快崩潰了。」

 

坦白承認並不表示妳的情人打算敞開心扉,請求原諒。有些人在謊言拆穿後,硬是能夠扭轉劣勢,再度證明攻擊是最好的防衛。

當大衛開始針對凱西最介意的「喝酒」一事說謊時,她就知道大衛坦承錯誤和答應悔改只有三分鐘熱度,他的人已經變質了。

 

「婚後第二年,我懷疑他又開始酗酒,但他堅決否認。他的情緒開始大起大落,搖擺不定,我嚇壞了,就搬出去和姊姊一塊兒住。後來我們養的一隻貓走失了,他打電話來要我幫忙找。我聞到他的酒味,就直接對他說,他竟然回答:『如果妳不離開我,我就不會借酒澆愁了。』明知他的話只是藉口,但我還是好內疚。」

 

大衛和許多謊言被拆穿的男人一樣,常會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迫使伴侶承認他的行為和謊言其實完全是伴侶自己造成的。這就是標準的把行為合理化,設法模糊焦點,掩飾過錯。

 

 

 

心的方向:破除誘騙

 

無論男人對妳的質問或懷疑是矢口否認、坦白承認,還是雙管齊下,他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希望妳接受他的解釋,結束對抗,回歸現狀。他可能會小心地選擇對策,要妳相信彌天大謊無傷大雅,開口說謊只是一時犯的錯。有時,他倒也不是那麼有心眼,但是如果他用了以上所提到的種種伎倆,那麼妳可以確定一件事:他的人生將陷入說謊的惡性循環當中,無法自拔。

 

 

 

 

本文摘自《為什麼他說謊,卻毫無罪惡感:看清愛人的謊言,化心痛為重生力量》

 


所有的恐怖情人,都是從說謊開始。
他絲毫不會良心不安,對於說謊毫無羞恥心與罪惡感。
他的笑有致命吸引力,他的無辜卸去妳心防,
他說「只愛妳一個」,讓妳甘願付出愛情、青春,
甚至妳的錢,直到發現妳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我這輩子再也不敢相信愛情了。」
那個說謊的人,妳怎能讓他輕易毀掉妳?!
【本書正是:他的剋星,妳的救星】

 

 

出版社:寶瓶文化

作者:蘇珊.佛沃,唐娜‧費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