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LGBTQ的議題並非將這些字母所代表的名詞一一解釋而已,性別認同與性傾向的複雜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其中一派人認為,不論是性別認同或性傾向都是一個光譜,沒有人生下來就極端地位於光譜的兩端,成為100%的男性或女性,只是某些人的光譜比其他人更靠近中間罷了


紀錄片主要聚焦在日本雙性人漫畫家新井祥與他的伴侶兼徒弟的生活故事!不是每個人出生時都是100%的男性或女性,不論心理或生理,事實上還有其他廣泛的性別界定;而這部片就是記錄那些在「性別」界線上徘徊並且勇敢去追求自己的人的故事。

除了性別議題之外,《光譜之外》在最開場就讓觀眾認識到一個新知識,也就是主角新井祥不但是漫畫家,更是一位「散文漫畫家」。片中他提到,漫畫家畫的不是真實故事,但散文漫畫家是,而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鼓勵更多雙性人,也讓社會對他們有更多認識的新井祥,便致力於將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實故事畫入漫畫中,除了為作品增添更多詼諧幽默的內容之外,讀者也能透過他的作品確實了解雙性人在生活中可能遭遇的困境。

既然主角是新井祥,雖說《光譜之外》亦提及其他的性少數族群,但主要仍舊以聚焦在雙性人為主,而除了新井祥之外,紀錄片當中還記錄了香港的細細老師。對主角新井祥來說,30歲前都以女性身分生活著,甚至也結了婚,但了解到自己雙性人身分之外,卻選擇以較為男性的方式生活著,即便他認定自己是「中性、無性」的。至於細細老師,同樣是「中年出櫃」,新井祥認為她雖然目前致力於雙性人平權運動,但細細老師仍然活在掙扎當中,不過至少長年被困在男性桎梏當中的她,如今已能快樂地當一位女性。

新井祥的伴侶兼徒弟「光」可以說是片中的第一男配角,他是一名出櫃的男同志,對他來說新井祥就是男性,而新井祥以自認中性的雙性人身分說出「不懂男同志在想什麼」的言論也傷到了光。兩人同居期間除了互相扶持,當然也有爭吵,但兩人都認定自己大概會跟對方生活一輩子,能夠找到支持且深愛著自己的人,終究還是不容易的事啊。年輕帥氣的光,自學生時期就傾慕著老師新井祥,如今成了伴侶,不管是工作上或生活上都能給予新井祥很大的協助。這次酷兒影展,光也隨著新井祥來到台灣舉辦見面會與影迷們見面,而兩人想必也會藉機旅遊一番,為創作取材。

紀錄片當中還有其他不少性少數族群,有的是本就認識,有的是光與新井祥在取材的旅途上偶然遇到,他們的故事各不相同也各自精采。首先是性別酷兒(Gender Queer),是新井祥在學校的同事青山老師,生理女性的青山老師,雖說注射男性賀爾蒙,但卻不認為自己是「男性」或「女性」這樣的二分法所能簡單認定的。看著鏡中裸體的自己,天生的女性荷爾蒙與外在注入的男性賀爾蒙在自己身上揉合所產生的變化,是青山老師覺得最美麗的組合,也讓他能夠大膽且自信地說出「知道自己是酷兒」,但並不屬於光譜任何一端的聲明。

《光譜之外》也側寫了兩位變性人的故事。女變男的是「性別認同障礙」的倉持君,從小就認為自己是男性,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海邊脫掉上衣,不需管他人目光、自由自在地做自己。雖然很早就將名字改為男性名,但戶籍欄上的「女性」始終困擾著他,與父母開了家庭會議後決定前往泰國進行變性手術。家庭會議那場戲很是讓人鼻酸,看的出來倉持君家庭和樂,父母也希望他開心,但是,爸爸心裡肯定是非常矛盾的,一邊支持著女兒/兒子做自己喜歡的事,一邊嘴裡仍不忘念著當年媽媽為他取了個女生名字的這份心意沒有傳達到孩子心裡。既然還願意開家庭會議,表示倉持君極為在意父母的看法,這句話聽在他耳裡不知是多麼椎心。終究,變性手術結束後,倉持君不僅能在海邊裸上身戲水,也拿到戶政事務所認證、遲來的「男性」註記了。

泰國是變性手術的先進國家,個案裡依舊是男變女較多,撇開單純為生計注射女性荷爾蒙的人妖不談,光與新井祥在泰國遇到的一位老師則是難得一見的「變性人公務員」。外型姣好的老師,雖說有著變性人的身分,依然受到學生們的敬重。可是,在泰國即使變性,戶籍上仍舊會以「男性」標註,老師並未特別提到這點是否會造成什麼困擾,但泰國對性少數族群較為寬厚的確也是有目共睹的。

紀錄片中的另外一位角色則是性少數族群酒吧的酒保阿勳,就像很多變裝皇后一般,阿勳並不想要變性,但心理上渴望的交往對象卻是女性,與許多變裝皇后在某種程度上是為男同志不同。對阿勳來說,自己是跨性別的女同志,不想變性的他認定自己是女人,但愛上女人則讓他成為了女同志,這一切都是性少數族群的日常,每個人都不一樣,有自己的性別認同與性向。

圖片來源:TIQFF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