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總管說:「用愛情交換金錢,還是不顧一切只要愛情?愛的價值要用什麼衡量,迷惘的都市女子要用什麼來確認愛的真實?看看侯文詠筆下的偏執和癡狂,我們都讓愛帶我們走向不可控制的決定了嗎?」

 

 

 

source: pixabay

美麗獨立的都市女子心彤,遭愛背叛,她不懂,曾幾何時愛情變質了、承諾崩壞了,自己卻還蒙在鼓裡。真愛會在哪裡等她呢?從來不曾明白愛情是什麼的小琪,好像從來不曾滿足過,家庭、學校、社會,每個地方都讓她覺得困惑。於是她接下為富豪生子的詭異合約⋯⋯帥氣的精神科名醫,出過無數教大家如何獲得快樂的勵志書籍,但實際上,他比誰都更害怕活著,害怕自己。

 

 

 

 精彩一瞥:

心彤想了想說:「你真覺得錢比愛情重要嗎?」

「不然咧?事業有高低起伏、激情早晚消退、男人個個喜新厭舊⋯⋯反過來,錢存在銀行裡面,不起伏、不消褪,更不會背叛。妳說,愛情怎麼會比錢好?」

心彤雖然覺得怪,但也不知道從何反駁起。

 

這麼一個說不出任何道理的世界,大家都有事幹,偏偏她一個人走投無路。總之,心彤悶透了。

嘟——潮牌電子錶發出了聲響。九點整。

一段熟悉的情調音樂忽然從計程車廣播流動出來。音樂聲中,一個熟悉的男性嗓音,用著十足的文藝腔朗誦著:「浩瀚宇宙中,每個人都是最寂寞的一顆星球⋯⋯」

 

 

我夢見自己是一條又飢又渴的蛇,忍不住開始齧咬自己的尾巴。嗞——嗞——嗞——我又興奮又害怕,怕到最後被自己吃得什麼都不剩了,可是我就是停不下來,嗞——嗞——嗞——我就這樣既痛苦又貪婪地吃著自己⋯⋯

 

「為什麼想死?」

「說來話長。下次有空再聊吧。總之,我買了一箱酒,把汽車開到懸崖。我打算一喝完酒,就開著車子衝下山谷,結束這一切。就在我喝得醉醺醺,打算發動引擎往懸崖下衝時,她出現了。我要她下車,她卻不肯離開。兩個人就在車上開始爭論起生命有沒有意義這樣的話題。我說生命沒意義。她說有。「於是我問她:『可以給我一個為什麼要活著的理由嗎?』

「她說:『愛。』

「看著她一臉天真、堅定的表情,我笑了起來。她問我有什麼好笑的。我反問她:『什麼是愛?』

『為一個比自己更大的目標活著或死去,這就是愛。』

「『是嗎?』我說:『愛在哪裡,我摸不到、看不到、感覺不到。』

「『如果你一定非證明不可的話,把車開下去吧,我陪你。』

 

 

「如果你是鐵錘,很容易就把所有問題都當成釘子一樣解決。反過來,雖然你不是鐵錘,但一旦你習慣用鐵錘的方式解決問題,就會吸引來很多的釘子⋯⋯」

 

茉莉看中了一條八萬元的潮牌皮帶,慫恿小琪買來送給詹董當生日禮物,小琪覺得貴得離譜。茉莉說:「這種有錢人,處處提防別人貪圖他們的錢。妳越捨得花錢,他越覺得妳對他是真心的,跟別人不一樣。」

小琪嘆了一口氣。「明明就是為了錢,還要裝出一副真心的模樣,真是矛盾。

 

在直銷大會四的激情氛圍中,看著大家盡情歡笑、乾杯,心彤感觸良多。一時之間,她忽然有點能夠理解那個紙醉金迷的世界真正迷人之處了。一個金錢物質無虞匱乏,人與人互相祝福、盡情歡笑的世界——儘管知道是個瘋狂又虛幻的夢,卻沒有人願意醒來。

 

「第一次和周曉琪發生關係,是在河濱公園跑步追逐之後。我固定在河濱公園跑步,與其說跑,確切地說,還不如說逃——每次有從監獄脫逃的慾望時,很本能地就會去跑步。感覺中我的一生好像永遠都在逃。唯獨周曉琪那一次,被她挑釁之後,內心深處某種很強烈的慾望被挑起了——忽然,我又有了征服、佔有的慾望。她讓我自覺到,對范月姣的愛已經讓我內在枯萎了。但自覺的同時,我又感到猶豫,害怕自己是不是周而復始地又走回了過去的模式。」

「你害怕自己的慾望?」

 

「我覺我好像在一個周而復始的迷宮裡,永遠走不出來。我很害怕,越來越害怕。」

 

 

 

source: 博客來 

沈澱6年,在《危險心靈 》裡挑戰體制,在《白色巨塔》裡刻畫權力的危險誘惑,這次推出《人浮於愛》敘述都市裡的寂寞流轉,到底在愛裡我們有多麼無能為力,而金錢是怎麼樣影響我們的判斷和關係。在生活面前,愛和金錢我們有選擇的餘地嗎?

 

 

 

source: stocksnap

第三者、豪門婚姻、代理懷孕,看似陌生卻天天在發生的這些情節,化成一幕幕故事場景,跟著侯文詠平實卻清晰的筆觸重新思考。你真的看過愛情嗎?又或是你真的給得起承諾嗎?愛、穩定的關係、金錢的交易,追求了之後又害怕失去,這些都是人性。幸福的生活、相愛的人們,這樣簡單的敘述可能有的千百種前提,就從這篇小說裡慢慢體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