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炎亞綸。」

 

說到台灣演藝圈中,從男子偶像團體出身並且單飛後依然表現亮眼的藝人,大概不能不提到炎亞綸。

 

或許這種說法有些濫情,但卻不是毫無來由,炎亞綸從當初主打俊美外型的「飛輪海」出道,10多個年頭來,那株小而稚嫩的幼苗,努力地適應外部風風雨雨及充滿阻饒的環境,時而向上、時而屈身,使盡全力地生長成現在的模樣,那曲折蜿蜒的姿態,正是歷經過世事洗禮的最佳證明。

 

 

 

 

炎亞綸從那個懷抱著單純音樂夢的小伙子,慢慢變成懂得世故卻不淪為虛假的大明星,或許他對凡事保有彈性卻不失個人原則的態度,正是他在這混沌世界中,還能不被淤泥所沾染的原因。

 

 

 

 

記得專訪及直播的那天是個有點悶熱的午後,炎亞綸比預定的時間晚了一些抵達,可以想見的是,他這種對工作守時又要求嚴格的人,必定是前面的工作延遲了,一見到面,他神情略帶抱歉地露出微笑,頭髮隨意撥撥、連忙就要上工。

 

他就是這樣一位藝人,不因為自己人氣高、名氣大就顯擺,凡事謙遜盡力,遇到該說的話、該站出來的時刻,就憑著一股熱血與正義,勇敢地發言,而且敢說敢承擔。

 

 

 

 

影響力是改變世界的超能力

或許這樣的特質會替炎亞綸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但他只是無奈地笑說「若我不站出來,可能就沒人能替這些事情發聲」,身為公眾人物也許正如他所言,背負著某種程度的社會責任,所以在擁有越多能力的同時,也就同時負擔起越大的責任,正如Uncle Ben曾經告訴彼得帕克的一樣「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影響力也是改變這世界的超能力。

 

 

 

 

最想去的地方是「懷抱初衷的曾經」

歷經了這些年的打滾,炎亞綸誠實地說,其實自己也會感到疲累,前陣子遇到嚴重懷疑自己的時期,之所以這麼久都沒有新的音樂作品問世是因為「我發覺當初熱愛唱歌的自己似乎消失了,興趣變成工作後,就成了不一樣的兩件事」,他停頓兩秒後繼續說道所以我想找回初衷,那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炎亞綸不是討厭唱歌或不願唱歌,而是他認為任何心裡帶著遲疑的表演,對觀眾來說都是不負責任的,他說「不論是唱歌或演戲,若沒有投入當下,那觀眾都可以感受得到」,是因為在短暫休息後找回了懷抱熱忱與初衷的自己,這張EP才就此催生。

 

 

 

 

 

熱愛唱歌同時享受演戲

在重新「滾回」音樂圈前,這三年多將近四年的時間,炎亞綸一直都在戲劇方面努力耕耘,問起唱歌與演戲喜歡哪個時,他只說兩個都喜歡,用貼切一點的話形容,唱歌大概是溫暖支持的親情、而演戲則是令人怦然的愛情,兩種「愛」如此不同卻都如此必須,一個是療癒人心的避風港、一個是使人振奮的解語花,炎亞綸悠悠地說「我很享受演戲,除了可以體會不同的人生外,我其實很願意為了角色犧牲」

 

 

 

 

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憐之處

在訪談的過程中,最直接可以感受到的是炎亞綸的直率與善良,他很特別,和許多「偶像派」藝人不同,他很真、很習慣站在對方的角度看世界,「如果有機會,我想扮演殺手的角色」他調皮一笑「極度有同理心與同情心的殺手」

 

會想到要扮演這樣的角色,十之八九是因為他溫暖的性格,他說「雖然殺手給人冷酷無情的印象,但這個殺手不同,他總能發現『要殺的對象』其實擁有令人鼻酸與同情的故事,在執行任務的同時,也會為對方流下眼淚」

 

或許我們都很容易看見可憐之人可恨的地方,卻一再忽略了那些可恨之人也必定有他難以言喻的可憐之處,但炎亞綸總是提醒我們用寬廣的角度,去看這個刻意被壓縮的世界。

 

 

 

 

 

每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螺絲釘

炎亞綸忿忿地說「我討厭那些無視他人辛勞的人」,社會上的每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螺絲釘,即便像是「藝人」如此光鮮亮麗的職業,背後也是需要一大群幕後團隊與工作人員的支持與幫忙,才可能將最美好的自己呈現在觀眾面前,「社會上沒有這些人是無法運轉的」他眼神堅定且越說越激動,看見別人視而不見的努力、聽見別人充耳不聞的呼喊,這正是炎亞綸最惹人喜歡的地方。

 

 

 

 

 

同理心讓他變成「愛情傻瓜」? 

當妞編輯好奇地探問,待人處事上如此寬厚的他,在愛情裡不意外也是個「暖男情人」吧?炎亞綸將他透亮的眼睛瞇起,手指抵著太陽穴的位置思考半晌,接著說「暖,但是笨」,怎麼個笨法倒說不清,但他取笑自己「我只懂得用自己的方式愛人,卻不知道做得對不對」,有時候過於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似乎成了傷害自己最鋒利的刀刃。

 

他給予、他付出、他將心比心思考,但當這樣的關愛堆疊在錯誤的人身上,他的愛就淪為「理所當然」的日常,所有給出去的疼惜都像長了刺的玫瑰,柔軟芬芳的花瓣包圍著對方、堅韌銳利的荊棘無情朝向自己,同理心讓他成了「愛情傻瓜」,只顧吐出氧氣而忘記攫取陽光。

 

 

 

 

 

吃「回頭草」不是壞事

因為相愛而走到一起、因為了解而走向分開,這是沒有結果的愛情萬年不敗的公式,平行線走向交叉點,最終還是越走越遠。聽妞編輯這番說法,炎亞綸搖搖頭表示否決,他告訴妞編輯「或許繞一圈還能走到一起」

 

分手是發現彼此差異過多而下的決定,但經過時間的累積,兩人或許都有所成長「這種時候復合也沒有不可,我願意留下這個空間,再給彼此一次機會」他抿著嘴,看得出對愛情的執著與寬容,甚至格外念舊。

 

 

 

 

 

容易被「努力型」的對象吸引

看著眼前的炎亞綸,吐出的字字句句都充滿自己的想法,這樣的他會需要怎樣的對象令人好奇,他笑說「有自己想法、願意努力的人特別有魅力」,人家說「另一半 」,不就是另外一半的自己嗎?或許他正在尋找的正是另外一個自己,那個凡事努力、勇往直前的人。

 

很多時候魅力是來自於對一件事物的努力與追求,雖然如此,但外表不重要嗎?他誠實地笑說「說不在意外表是騙人的,但外表對我的吸引力大概只有前一個月,後面相處還是很靠個性跟內在」,很多偶像藝人不敢誠實說出口的話,炎亞綸都選擇坦誠以對。

 

 

 

 

 

從炎亞綸踏入演藝圈的那一刻起,也註定了他必須犧牲「一部份夢想」去支撐現實大環境的命運,當最初的音樂夢被一點一滴消磨時,他同時也在學習平衡與忍耐。

 

 

 

 

走在夢想這條道路上,他偶有迷惘、時有迷失,但當他停下腳步一望,就發現自己「最想去的地方」依舊是那個「懷抱初衷的曾經」。

 

 

 

 

 

 

採訪編輯/哈雷蜜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