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媽媽說我不能嫁去日本》

 

 

 

by Lin

2011108

一大早七點醒來後

我整個人一直呈現傻笑狀態。

「這一切……我是在演偶像劇嗎?!」

 

by Mogi

我從來沒想過,

一封無意中的Facebook訊息,

居然讓我和一個生活毫無交集的台灣女孩發展出一段戀情。

 

by Lin

邂逅

時間拉回七個月前。

那天我因為感冒在診所等著看醫生時,無意間瞥見的電視新聞畫面讓我整個人都愣住了──電視上現場直播著日本地震海嘯的災情。

我從小就喜歡看日本的卡通和日劇,大學也進了日文系。而我最喜歡的日本居然發生這樣的大災難……令人實在難以置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十天後,我收到一則陌生人傳來的Facebook訊息。

打開一看,上面寫著:

Hello, how are you?

本來都不太會回陌生人訊息的我,看見對方的名字用英文寫著「Mogi」,心想好像是日本人的名字。因為當時我在大學念日文系,一直很想和正港的日本人聊天練習日文,甚至最好是不會說中文的日本人。

那這不正是認識日本人的大好機會嗎!!


Hi.請問你是日本人嗎?

我用日文回傳了訊息給他。

 

他用日文回覆:

咦?妳是台灣人對吧?

 

我告訴他我是日文系學生的事。

他似乎有些驚訝,大概是沒預料到自己在Facebook上隨機找的人居然會說日文。

互相自我介紹後,他決定叫我「林林」(雖然中文上翻過來用姓來稱呼有點怪怪的,但其實日文「リンちゃん」聽起來是可愛的感覺)。

而我開始叫他茂木桑!

 

我終於可以每天說一堆日文了!懷著雀躍的心情,我和人生第一個日本朋友──茂木桑──的台日交流生活就此開始!

 

by Mogi

邂逅

2011年初時,我對台灣可說是一無所知。

這一切得從一個對台灣情有獨鍾的朋友說起,我和他多年不見,有次重逢後,他帶我去了一家台灣人開的小攤子。

小攤子的老闆娘是台灣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喊她的日本名字──「明美。明美有一副菸酒嗓,個性爽朗充滿朝氣,而且年輕時應該是個正妹。

 

我朋友和明美聊台灣的事聊得很起勁,想當然耳,我完全是狀況外,無法融入他們的話題。聽他們說,比起台北這樣的大都會,位於南台灣的高雄、充滿懷舊風格的鄉野田間、熱情的人文氣息更能顯現出台灣獨特的魅力。當時我雖然聽得一頭霧水,但總覺得台灣好像是個滿有意思的地方。

雖說台灣離日本就這麼點距離,但我還沒有實際去過。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啊?

 

聽說台灣料理便宜又好吃,明美這個台灣人又那麼好相處,這讓我產生了想去台灣走走的念頭。再加上明美送了一個台灣的吊飾給我,說要作為我們友情的象徵,我一看,上面竟然是個白菜!居然會把白菜做成吊飾,台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神祕國度?我對台

我對台灣,還真是越來越有興趣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白菜是鼎鼎大名的「翠玉白菜」)。

那之後過沒多久,就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

地震當時我人在栃木縣工作,震度六級以上的大地震,把公司的天花板和牆壁都給震垮了,公司受災嚴重,工作也因此而停擺。

                                      

在公司整頓好之前我都無法去上班。

正當在家裡閒閒沒事做時,我看到了台灣捐款給日本的新聞。

「原來台灣這麼親日啊……」一邊呆呆地刷著Facebook,我突然想起之前在明美的居酒屋時發生的事。

「好想和台灣人交流看看喔……」一有了這樣的想法,擇期不如撞日,當下我立刻開始在Facebook上尋找看起來像台灣人的人,向他們送出好友邀請。

 

「要交朋友的話當然是找女生囉!」在不純潔的私心驅使之下,我從Facebook大頭貼選了將近二十個正妹,一一將她們加為好友。

結局就是──

我收到Facebook的警告,三天內禁止再送出任何交友邀請!!

為此我感到相當沮喪,彷彿自己做了什麼錯事似的。所幸在送出的交友邀請當中,還是有幾個台灣人把我加為好友。為了重振精神,我開始向她們發送訊息,不過因為我不會說中文,所以內容全是用英文打的──

Hello, how are you? Thanks for adding me^^

(哈囉,謝謝妳加我。)  

好啦,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這句話看起來好像沒什麼誠意,但畢竟對方都加我好友了,至少也會回我一下吧?

結果,看來是我太天真了,根本沒半個人理我。

「看來現在這個世道,根本沒人願意跟陌生人在Facebook上聊天嘛!」

 

正當我準備要放棄時……

Facebook通知我有一則新訊息。

不會是真的有人回我了吧?我抱著不可置信的心情打開一看,發現上面用日文寫著:

Hi.請問你是日本人嗎?

驚嚇之餘,我忽然感到有些卻步,為什麼對方是用日文回覆?

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她可能是日本人。

・她的父母可能是日本人。

・台灣會講日文的人可能比我想像得多。

 

當下我腦中浮現了八百種可能性。

(看她的Facebook大頭貼,黑直髮,清純派,外表看不出來是日本人還是台灣人。名字是「林薏涵」,看起來不像是日本人的名字……)

我戰戰兢兢地用日文回她──

我是日本人沒錯。奇怪?妳是台灣人對吧?

好緊張喔,她會怎麼回呢?

 

啊!回了!

是呀,我是台灣人,是日文系的學生。

看到這句話後,我心裡鬆了一口氣。

我沒想過國外的大學居然會有日文系,這個答案還真令我有些意外。

茂木桑:原來是這樣啊!對了!妳的名字「林薏涵」要怎麼唸啊?

林林:唸作LIN YI KAN。

(原來這三個字念唸作LIN YI KAN啊……我想把姓拿掉只叫她的名字、跟她裝熟,但叫她「YI KAN」聽起來也太不可愛了……)

於是我決定──

那我就叫妳林林囉!

※其實「林薏涵」的中文唸法是「LIN YI HAN」,當時她考慮到我是日本人,特意告訴我日文唸法。

 

那之後,我每天都和這位台灣女大生──林林──聊天。

我們的聊天內容都是今天做了什麼、喜歡什麼東西、愛聽的音樂類型等等。雖然都只是些日常話題,但和沒見過面的人進行異國交流,比我想像中還要好玩耶!

 

by Lin

來台灣玩

在那之後,和日本人茂木桑聊天成了我每日必有的行程,彼此間的互動也越來越熱絡。雖然我們聊的都不是什麼特別的事,甚至連台灣的可樂多少錢都成了我們的話題,但可以練習一大堆日文真的讓我感到很開心,導致我每天都很期待跟他聊天的時間。

然而,我想都沒想過,茂木桑居然會真的有一天到台灣來找我玩。

 

我們約了五月二日早上在松山車站碰頭。要來的除了茂木桑之外,還有另外兩個日本大男生。但我卻一點都不害怕,反而因為又可以認識新的日本朋友而雀躍不已。從前一天開始我就等不及想要見到他們,趕快帶他們到處去玩。

 

終於到了見面的時候,遠遠看到那三個大男生時,我的心臟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

「你們好,我是林薏涵!」

自我介紹時我暗自心想:茂木桑看起來是個好人,本人看起來比照片高!因為聽說很多日本男生都很矮。但這三個人都很高耶!而且看起來都不是壞人,太好了!鬆了大大一口氣。

  

由於只有短短一天的時間,我帶他們去了來台灣必玩的九份和士林夜市。其實連我都覺得自己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居然敢一個女子單槍匹馬帶三個素昧平生的大男生出去玩。中途爸爸還因為擔心,特地打電話來確認我的安全,我告訴他我沒事,而且玩得不亦樂乎。其實比起這個,我還比較擔心自己的日文無法和他們溝通,但跟他們對話比我想像中還要順利。他們三個人都超好相處,一行四人就這麼一路開心地大聊大玩,玩到都快沒車搭了還捨不得回家。

離別時,我甚至很想問他們明天上飛機前還要不要再去哪裡玩,但還是難以啟齒。最後應他們的要求帶他們到網咖,自己便搭最後一班車回家了。

回家後拆開茂木桑特地帶給我的紀念品,發現裡面除了日本星巴克的隨行杯之外,居然還有一盒泰國買的大象造型巧克力。其實他們是先去泰國玩完才順道來台灣的,沒想到他除了帶日本的禮物給我,連在泰國都有想到我,真是貼心!

茂木桑回日本後,我們又回到以往幾乎每天都在Facebook上聊天的日子,不過聊天的次數好像比以前更頻繁了。

 

 

by Mogi

去台灣玩

那年的黃金週,我們本來就打算三個男生一起去泰國旅行,回程順道繞去台灣一趟。

因為常在Facebook上聊天的關係,我和林林成了還不錯的朋友,於是我就鼓起勇氣問她:

如果我去台灣玩,妳能帶我出去玩嗎?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她會點頭,畢竟要一個女孩子跟外國男網友見面,還要當他的導遊,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沒想到林林居然回覆:

喔!當然好啊!

很爽快地一口答應了!

黃金週到台灣後,第一天是我們三個男生自己逛台北,第二天才是和林林見面的行程。

早上九點,我們約在旅館附近的車站碰面。

時間一分一秒逼近約定的時刻。

我是不知道另外兩個朋友當下心情如何啦,但我可是緊張到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這和朋友介紹女生給我認識,還是參加聯誼時的緊張感完全不同。這時遠遠有個女孩子向我們走來,當時車站沒什麼人,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林林。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是:她和Facebook的照片一樣可愛。

有點卡卡的日文也好可愛。

但是,我發現她沒有處理手毛。

我曾在國外待過一陣子,對毛茸茸的女生已經見怪不怪了。但看到像林林長得這麼漂亮的女生竟然也不刮手毛,實在讓我有點受打擊。

不過,還好林林的個性非常開朗好相處,和我另外兩個同行的朋友也馬上熟稔了起來。

首先她帶我們去的是觀光勝地──九份。

九份的街道充滿了懷舊復古的風格,有如電影《神隱少女》的場景。

但林林卻帶我們去了一個叫作「九份祕密基地」的詭異地方。

那裡提供了各式傳統服裝,讓遊客變裝搞笑拍照。(而且入場票價才六十塊日幣左右,便宜到不行!)

我們一行四人換了各種造型,一邊搞笑一邊拍了好多照片。

 

接下來的行程是士林夜市,林林帶我們吃了日本吃不到的台灣小吃,像是跟臉一樣大的雞排、藥膳湯,還有「臭如其名」、味道超級可怕的臭豆腐。

那天晚上我們沒有訂旅館。稍微找了一下,結果還是找不到便宜的住宿,所以我們三個男生就決定睡在網咖。

請林林幫我們弄好網咖的櫃台手續後,臨別時我向她道謝:「謝謝妳!我們玩得很開心!下次再一起出去玩喔!」只是結果……我們後來才發現台灣網咖和日本的性質完全不同,根本不是用來睡覺的地方……

  

真的很感謝林林,多虧有她,我們三個不懂中文的日本男生才能在台灣玩得那麼盡興。

離別令人不捨,但那時的我知道,我和她一定還會再相見。

 

by Lin

畢業典禮

幾天後,我和茂木桑聊到畢業後要做什麼。我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要去最愛的日本生活看看。」於是他建議我可以到日本打工度假。

原來還有這條路可以走啊!那時我對日本打工度假的制度不是很了解,查了一下,發現那真的是個去日本生活的好機會。而當時正是申請的好時機,再沒幾天申請就截止了, 於是我便迅速將相關資料準備好,趕在期限內交了出去。

 

之後終於讓我盼到了畢業。

畢業典禮當天,我還得在早餐店打工到快中午,一下班就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說花店的人在找我。我一頭霧水地和花店的人見面後,他說:

「有位叫ㄇㄠˋㄇㄨˋㄧㄤˊㄌㄨˋ的人送了一束花給妳!很大束的花喔!」

一時間我還沒有反應過來,ㄇㄠˋㄇㄨˋㄧㄤˊㄌㄨˋ?誰啊?

簽收後,我打開夾在花束中的小卡片,上面寫著茂木桑的本名:茂木洋路。

「對吼!!茂木桑的本名中文唸作ㄇㄠˋㄇㄨˋㄧㄤˊㄌㄨˋ!」

當下我心頭一震,這也太令人感動了吧!我媽來參加畢業典禮時,看到那束花也嚇了一跳,總是很現實的她居然下了這樣的評語:「送花雖然不切實際,但在特別的日子裡送特別的人花,真的很浪漫!」。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花。

 

但仔細想想,茂木桑在台灣又沒有認識的人,對中文又一竅不通,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真是等不及今晚聊天時間的到來,好想趕快知道真相!

 

終於等到晚上,而茂木桑也果然不出意料地上線了,我立刻抓住他想要問個明白,沒想到他卻賣了我一個關子:「這是祕密~(笑)」

送花的事也就這樣不了了之。幾天後我的手機響起,拿起一看是很長ㄧ串的電話號碼。我心想,該不會是茂木桑打國際電話給我吧?抱著緊張的心情接起來後,話筒裡傳來的不是茂木桑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年約四十幾歲的中年女性,並且用極為親切的台灣國語問我:「啊你有收到花了嗎?」。

意料之外的中文讓我嚇了一跳,那的確是從日本打來的電話,是一位在日本開居酒屋的台灣人阿姨,是茂木桑的朋友。她告訴我,約莫一個禮拜前茂木桑去了她的店裡,拜託她幫忙送我花。聽到這個消息我相當驚訝,我沒想到茂木桑居然會為了送花的事情這麼大費周章。

老闆娘掛電話前一直意有所指地說:「他這個人吼~還不錯啦!人還滿好的啦!」感覺老闆娘妳人也很好啊。

 

這令我回想起,畢業典禮三天前我和茂木桑曾有以下對話──

茂木桑:妳畢業典禮是這禮拜六嗎?

林林:對呀!

茂木桑:喔~那快到了耶~

林林:是呀!終於~

茂木桑:這四年來辛苦囉^^ 對了,你們日文系有幾班啊?

林林:三班,大約有兩百個學生。

茂木桑:是喔,三個班級加起來共兩百人嗎?

林林:對呀!

茂木桑:這個人數說多不多、說少不少耶(笑)。那林林妳是哪一班啊?

林林:B班。

茂木桑:是喔,所以你們是用A、B、C來分班的囉~

 

原來茂木桑當時是在套我的話,知道我畢業典禮是哪一天、念的是哪一班後,拜託台灣人老闆娘幫忙,老闆娘再請台灣親戚訂花,最後花才送到了我的手上。

這還是第一次有男生這麼大費周章地為我付出,我真的好~開心喔!

 

 

by Mogi

畢業典禮

回日本後,我們又繼續在Facebook上聊天。

以前林林曾和我說過她想當導遊小姐,但這天她卻說:「有機會的話我想去最愛的日本生活看看。」於是我就向她提議了打工度假的方式。

如果在日本也能和林林出去玩那就太棒了,而且林林這麼喜歡日本,我也想要帶她去日本各地走走。

老實說,我原本並不覺得林林真的會飛來日本,但她真的是個超級行動派,二話不說就參加了打工度假的說明會,以飛速完成了打工簽證的申請手續,讓我見識到她驚人的行動力。

 

一方面我很高興之後能和林林在日本見面,但一方面又擔心,如果她來日本後喜歡上別人、交了日本男朋友該怎麼辦?如果真的演變成這樣,我會有點嘔耶。

 

聽林林說她六月畢業時,我心想:

好想送畢業祝福給她喔~但如果她收到禮物會錯意,以為我對她有意思該怎麼辦?想了半天,我最後決定送花──既不會留下痕跡,又能充分表現我的心意。

 

問題來了,要怎麼送呢?

這時我的腦中浮現出明美的臉龐。

我心中預設的台詞是這樣的:

「我認識的一個台灣女生要大學畢業了,我想要在畢業典禮上送她一束花,可以請妳幫忙打電話到台灣跟花店訂花,請他們把花送到學校嗎?」

但是一個大男人的,被其他客人聽到這些話怪彆扭的。為了避開其他客人,我特地找了一天準時下班,火速衝到明美店裡。

沒想到老天不幫忙,店裡已經有客人坐著了。

點了杯啤酒,我先是和明美聊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原本我是打算等到只剩我和明美兩人時再問的,但後來想一想算了,又趁著點醉意,就鼓起勇氣向明美提了送花的事。

 

「要幫忙當然沒問題啊!但我不知道花店能不能外送耶……」明美說完,就打了通電話幫我跟台灣的親戚確認。

明美真是個熱心的好人。

 

順帶一提,我的預算原本是三千日幣。

「三千日幣在日本也能包出不錯的花,台灣物價比日本便宜,應該綽綽有餘吧?」

沒想到明美聽了卻說:「我不清楚台灣送花的行情在哪裡,不確定三千塊夠不夠喔!」

 

「不會啦!一定夠的。」我堅持。

這時隔壁的客人開口了:

你這傢伙,是男人就不要扭扭捏捏的,給我爽快地拿出一萬塊!老闆娘不知道行情不好做事,你就多出一點,剩下的給人家當謝禮也好!」

(是啦……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是……一萬日幣耶!台灣跟日本的物價差那麼多,一萬塊的花束一定豪華到不行吧!無緣無故送人家這麼大束的花,好像我對她有意思似的……)

但當下店裡已經不是拿出三千塊就能了事的狀態了。

感受到那股氣氛,我心中雖是百般不情願,最後還是乖乖掏出了一萬塊。

之後明美告訴我,台灣送花有分送朋友還是送情人。

(唷!不知道花的價格,這方面倒是挺清楚的嘛!)

「當然是送朋友的囉!」

「真的嗎?不要騙人喔!是送情人的吧~」這樣的對話一來一往了好幾次,當時的我喝到有點茫了,又拗不過明美,最後只好說:「好啦!不然就送情人的花好了!」。

「那你卡片上要寫什麼?」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耶,寫卡片太難為情了啦!署名就好了。」

逼我出一萬元的那位客人最後對我說:「啊~年輕真好!加油啊小子!」還請我喝了杯啤酒。

(我本來是因為簡單才決定送花的,這下子會不會弄巧成拙啊……》在心中嘟囔的同時,我將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

 

林林畢業典禮那天,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

一方面擔心花是否順利送到了林林手上,一方面又擔心如果明美幫我訂的是一百朵玫瑰花該怎麼辦。

 

傍晚林林傳來了訊息:

我收到你的花了,嚇了我一大跳!!真的是超超超~~~開心的!!這還是第一次有男生送我花耶(笑)。好感動喔!!!謝謝你~

「原來我是第一個送林林花的男人啊………呵呵,現在可知道我們日本男兒的厲害了吧!」看到林林興高采烈的模樣,我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驚喜能夠完美落幕真是太棒了。

「做這種事果然小氣不得啊!明美!旁邊的那位人客!我們的任務完美達成了!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刷了刷林林的Facebook塗鴉牆,她果然把花的照片傳上來了。

「Facebook實在太方便了!只要刷刷塗鴉牆就能看到照片。」正當我感嘆臉書大神的威力時,看到照片卻不小心說出了真心話:

「怪了!這束花是不錯啦……但看起來實在沒有一萬塊耶……」

 

 

【延伸閱讀】

#妞書僮

 

 

本文摘自《雖然媽媽說我不能嫁去日本》

 

出版社:平裝本出版

作者:茂木夫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