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細亞功夫世代(ASIAN KUNG-FU GENERATION)睽違三年半的第9張原創專輯《Hometown》終於推出。他們受到了90年代強力流行、另類搖滾的影響,最近的曲目也十分帶有意識性。儘管邀請了威瑟樂團的Rivers Cuomo等多位創作者參與,但這次的專輯作品依然十分有阿吉康(アジカン)自己的風格,當中的關鍵便在於製作環境的變化。這次「十分愉快」地來製作《Hometown》,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背後製作的點點滴滴,並一起認識「阿吉康世界」吧。

取材・文 阿刀 “DA” 大志

 

後編:【MMN訪談:後篇】「樂團組成後是有想過去海外發展,但從沒想過是會去地球的另一端那麼遠的地方」

 

――睽違了3年半發行了專輯《Hometown》,這次製作的時間是在這3年半間完成的嗎?

 

後藤:雖然隔了3年半,但這3年半做了非常多事情呢。

喜多:例如舉辦了結成20周年的公演。

後藤:不過這邊稍微說一下我們樂團的運作,例如,參加了公益唱片,並瞭解到「原來阿吉康(アジカン)的音樂是這樣啊」等等,讓我們有時間來檢視自己到底擅長什麼。

 

――原來如此。這次作品的髮色也變了呢,是有受到什麼製作上帶來的影響嗎?

 

後藤:最大的變化我想是錄音室升級了吧。3年前左右我們還是借用地下室,然後漸漸把器材等搬運後,才慢慢升級。因為那樣,這一年左右整理了ASIAN KUNG-FU GENERATION音樂收錄、混音環境等,並帶著許多試驗的精神,融入到音樂中,我覺得環境上的變化是很有影響的。

 

――時間與預算都沒有制式規定,可以玩樂的時間變多了。

 

後藤:是啊。尤其是關於吉他的錄音,總感覺愈來愈好了。也試了許多調音器,換了擴音器,麥克風也自己準備。所以說,主唱與吉他手應該是影響最大的。

 

――樂團結成超過了20週年、在新環境中有沒有什麼新發現呢?

 

後藤:根據不同的錄音環境,心情自然也會有所變化。如果再好的錄音室中錄音,心情自然跟著有精神起來,根據不同環境來做事情真的很有關係呢。

 

――在這次作品的變化中,喜多先生有怎樣的感覺呢?

 

喜多:成員後藤solo,伊地知潔也組成PHONO TONES的樂團,「阿吉康可以做些什麼呢?」這幾年來我們4人都在思考這問題,於是帶著「我們自己必須去做的」的想法,開始了半分開的活動,而這次的作品也是盡了全力來製作的,也是我們本來就很喜歡的流行元素在內的作品。

 

――整體來說是會讓人想起90年代的搖滾,可以談談那部分嗎?

 

喜多:在作曲以及編曲的階段,從後藤那邊多了許多關鍵詞,不斷地聽了幾次後帶著一半「是這樣的感覺吧?」的想法,就這樣給他完成了,真的很開心。

 

――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的關鍵詞呢?

 

後藤:原本,我十分喜歡90年代的音樂,特別是吉他的聲音。那時就忽然有個實驗精神,那真是個有趣的時代啊,同時也是自己的青春年代。所以說,透過吉他,便可以創造出新的另類搖滾。目前,全世界都很流行饒舌音樂。饒舌本身是透過生理樂器來呈現的,要發出聲音本來就十分困難,如果認真挑戰的話,有趣的吉他聲音是不是也能製作出來呢。因此我聽了PAVEMENT、Dinosaur Jr、BECK、WEEZER的音樂,將90年代的美國音樂有趣的點,好好地展現出來就好了。

 

――這就是這次作品有著新的阿吉康印象,也有著懷念感的理由吧。這次作品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與很多音樂人合作呢。

 

後藤:我們歷經20年的洗禮,有了某程度上的風格,之前才剛提及「與海外的製作人或是新人合作感覺很有趣呢」。因此抱持著「反正問了也不用錢」的想法,詢問了很多人,沒想到大家都願意來參與合作,感到很意外。

 

――原來如此。

 

後藤:現在是播放樂曲的時代,剛開始就覺得變化性十足的全方位作品不是很好嗎,之後開始與Rivers Cuomo(WEEZER)合作,「果然!這就是我們想做的音樂」,喜歡強力流行與另類搖滾風格的火就此被點燃。因此在作業進度過程中改變了部分原本進行的事。

 

――原來是這樣啊。

 

後藤:與Rivers Cuomo合作是最一開始決定的,「原本帶著一個輕鬆的心情來請託,後來發先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曾經有了這樣的想法(笑)。與反轉歌曲比起來,我們個歌曲相對來說較清晰,因為拿著別人創作的歌曲,我們本身的創作生命就很有可能會結束(笑),想到這點總感覺不是太好,於是又開始創作。

 

――不過,不只Rivers 。Butch Walker與FEEDER的Grant Nicholas也有參與吧。

 

後藤:但關於Butch Walker是在Rivers之後的事喔。「這麼說來,這首歌與Butch Walker共同製作的話要註明出處來源喔」一說出口「不行啦~這樣萬一有爭議怎麼辦(笑)」

 

――確實很危險呢(笑)另一方面,從很久以前就跟STRAIGHTENER的成員Horie、協助過阿吉康公演的the chef cooks me的成員SIMORYO等年輕音樂家的合作,也十分不錯呢。

 

後藤:能夠跟大家聚在一起,而且還是十分優秀的音樂人,我們都覺得很開心呢!

 

――即便有許多音樂人參與,但還是不影響阿吉康(アジカン)本身的作品風格,說是4人一手包辦的創作,我想也不會有人會懷疑,可以說是很有統整性的作品。

 

後藤:是的。這3年半期間,我們一直在解析自己的風格,也漸漸出現「這就是阿吉康的音樂啊」的聲音,這是一個有趣的發現。雖然這從來不是我們的目標,但我們樂團的4人集結在一起時,那愉快歡樂的編排之下,無可避免地就成為了阿吉康了呢。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就是病啊。我想我們都得了一種叫做「阿吉康」的病。

 

――哈哈哈! 不過,和弦很簡單,每個音節都削落,有至今為止感覺不到阿吉康風格的要素結構在呢。

 

伊地知:節奏更清晰為了聽到每個單音的聲音,打擊的聲音量減少許多呢。為了追求單音的品質,自然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伴奏,國外的音樂似乎都這樣呢。日本的年輕音樂家反而喜歡較複雜地處理音樂。

後藤:吉他也無法自滿地彈奏呢。

喜多:真擔心。

 

――想填滿音樂的空隙吧。

 

喜多:年輕的時候的確會那樣。

後藤:感覺很像打工時,沒有排到班似的不安。

 

――哈哈哈!

 

喜多:明明自己說過「休息一下也好」。

後藤:「不! 我的話,辦得到的!」說完後彈了,結果被其他音樂給蓋掉了。

喜多:所以、之前覺得該刪掉的都刪掉了。

 

――貝斯方面呢?

 

山田:與其他部分一樣,樂句越多時談高音的機會就會增加。不過這次的作品追求的是低音,因此以簡單與自然的方向來做彈奏。所以,這次比起阿吉康來說,更重視的是音樂的本質。

 

――剛剛後藤先生先給了名字,PAVEMENT風格的要素在「サーカス」這首歌中特別感受得到,其他首歌也表現出90年代搖滾的風格,具有玩樂的心情在呢。

 

後藤:原本「サーカス」這首歌是懶懶的音樂風格,但音響師Greg Calbi說:「這首歌太土了。不夠high,再多修飾一點」。

喜多:專輯中最土的一首呢。

 

――這次觀看「Hometown」的音樂錄影帶後,有了「這是對RENTALS的致敬嗎?」的推測。

 

後藤:這對於沒當過導演的我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們都有在跟RENTALS的Matthew聯絡喔。這3年半期間常去在Matthew家一起烤肉呢。

 

――誒~!

 

後藤:「來烤肉吧」說完就立刻出發,什麼也沒帶,只帶了自己裝了碳的烤肉架組,「大家隨性吧」。「各自帶一樣東西吧!」(笑)

 

――一開始就說(笑)。

 

後藤:結果,大家都沒吃飽就回家了。什麼都沒吃,只帶了啤酒大家一起暢飲。㽪總之是個很有趣的人。

 

――到這邊還有一些想詢問的事,這3年半對於你們4人來說是很棒的時光呢。不只在音樂上,精神層面也是。

 

後藤:因為有許多體驗。包括去了南美洲、歐洲、美國等等作巡迴,我們也完全沒計畫要休息。

 

――確實這3年半完全沒有專輯的印象在呢。不過專輯初回盤還附贈有5首歌作品的「Can’t Sleep EP」。怎麼不想分開發行呢?

 

後藤:2張分別買的話需要花費兩次的錢,這時代會買專輯的人,是真的很喜歡我們的人、粉絲,想對這些支持我們的人釋放一些好處。在Spotify上聽音樂的人或許也有「沒必要再特別去買專輯吧」的想法。一張專輯通常都是一小時的時間,所以,這次作品就分成了10首、5首歌,至於為什麼這樣分呢,或許去聽聽看就會知道囉。

 

――山田先生在「Can’t Sleep EP」中收錄的「Yellow」這首歌作曲,還擔任了主唱的工作。

 

山田:說是主唱不知道好不好,總之就這樣執行了(笑)。這首歌是後藤以外我們三人作的曲,跟專輯的風格有點不同,但最後能收錄在裡面真是太好了。我覺得這樣就夠了,卻完全沒想到最後變成我來唱(笑)。

 

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