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說《閃電俠》是個彩蛋人物,因為還沒有專屬他的電影問世,而導演查克史奈德也很溫馨的透過章節方式,讓觀眾可以迅速的了解貝瑞 ( #伊薩米勒 /飾)。在《查克史奈德版正義聯盟》的情節裡,貝瑞是最瘦弱但卻最意想不到的英雄,就當大多數人都沈浸在黛安娜、布魯斯、克拉克或是亞瑟時,貝瑞和維克多反而是情感最細膩且最容易說服觀眾喜歡上DC的角色。

 

在劇情中描述貝瑞身世的情節其實很少篇幅,就連眾網評可能都是簡單帶過,可是偏偏貝瑞是讓我發現DC人物設定的特徵!! 貝瑞連打四份兼職賺取學費和生活費,得了空還去監獄探望父親。是的,誰能想得到擁有超速力量的『英雄人物』的父親是被囚禁在監牢中的呢?! 他會伸出白皙的手掌貼在冰冷的會客室玻璃上,認真的告訴父親自己唸了法學院且成績優異,他相信父親不是新聞媒體上殘忍殺害自己妻子的冷血男人,他辛苦的學習著,只盼有一日還給父親光明的日子。貝瑞的生活非常孤僻,我們甚至可以想像一個男孩在背負著輿論壓力下,可能還必須承擔著被歧視或是霸凌,但是貝瑞活下來了,如同雜草堆中的某一株小草,任憑風吹雨打日曬,都只會更加強他的生命力和與世抗衡的決心。當布魯斯出奇不意地造訪貝瑞簡陋的鐵皮屋時,我們都看見貝瑞知道眼前的男人居然是蝙蝠俠時,眼神中綻放著閃閃發亮的光芒; 那不是因為可以一躍進上流社會的貪婪目光,而是他明白自己是有用處的,而且是足以拯救世界的『英雄』,是可以和他心目中的『英雄蝙蝠俠』相對等的。他喜孜孜地問說:「我可以保留這一把蝙蝠刀嗎?」那是小男孩崇拜一位英雄的渴望。

 

貝瑞是《正義聯盟》中最可愛的角色,他的社會邊緣性人格較不明顯,相同的是與其他正義伙伴一樣都是『唯一』;『唯一』是指他沒有要好的朋友、特立獨行,貝瑞是靠著自己才活下來的小草。所以他很珍惜有一個『團隊』,因為在團隊之中他不是個擁有超能力的怪咖,他是可以讓人類不必承受死亡降臨的英雄之一。貝瑞在某種程度上很樂天,他可以一個人自言自語也可以說些不好笑的笑話試圖打破團隊的僵局,貝瑞明白自己是重要的,因此他努力的讓傷口癒合,只為了再一次衝跑超越光速的向維克多邁進。而在那一刻,我無法遏止的感動了…

 

閃電俠和鋼骨是《查克史奈德版正義聯盟》版中缺一不可的角色,大家不會不知道超人、蝙蝠俠、神力女超人和水行俠,只是貝瑞和維克多的存在,是更加深了DC在人物設定上與漫威最大不相同的迥異之處; 在DC中,沒有人是天生的超級英雄,他們經歷過的人生可能是最邊緣、最孤單的,但是他們沒有憤世嫉俗,他們只有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從矮化自己到認同自己再向上至付出自己,DC旗下的英雄人物如果真的在現實生活中存在,那極有可能平凡的如你我般,而這正是DC角色令我著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