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由於《Along with the Gods 與神同行》、《A Taxi Driver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與《Train to Busan屍速列車》等片受到廣大迴響,加上韓國電影在製作技術上的顯著提升,近來,能夠在台灣看到韓國電影的機會越來越多。這一次馬東石 (마동석) 於《Champion冠軍大叔》擔綱主角,不僅原汁原味保留他一貫的風格,更跳脫出體育電影往往只能很勵志的窠臼,帶給觀眾一部笑淚交織的佳片。

 

《冠軍大叔》講述一位韓裔美籍的前腕力選手「馬克」,因故無法在美國參賽,與經紀人兼好兄弟晉基回到韓國,希望能重返榮耀,並於此過程中尋回親情。

 

----貼心防雷線,以下有爆雷,請斟酌閱讀----

 

雖說主角馬東石不是走帥氣路線,但導言三片當中就出演了兩部的他,從《屍速列車》裡的暖男形象,以及充滿喜感的表情與演技,不難看出其近幾年在韓國與亞洲竄紅的原因,甚至在《屍速列車》推出前他就於Netflix影集《Sense 8超感8人組》第一季中客串一角。

 

電影當中,不時拿馬東石的長相與身形開玩笑,但倒不是以歧視的口吻,反而是由可愛的小外甥女口中不經意且理直氣壯地說出,讓人好氣又好笑。即便口裡說著舅舅「像猩猩」、「長的醜」,但溢於言表的只有滿滿的驕傲。真正「賞心悅目」的男角是由權律 (권율 ) 飾演的男二──晉基,但片中他吊兒郎當的樣子實在無法太吸引我,反而是戲份不多,卻總是帥氣出場的康寶更得我心。不知道是否因為他劇中選手的身分,讓運動風少女特別傾心,不過詮釋韓國腕力第一位──康寶的姜申孝 (강신효),187公分的英挺身材,果然是站在馬東石旁也絲毫不遜色呢!

 

以歡樂與溫馨氣氛包裝故事的《冠軍大叔》,其實隱藏了許多文化反思與衝擊。前不久上映的韓國電影《成為母親之後》中,也討論到領養與親生母親的問題。朋友提到,「血緣」對韓國人來說非常重要,並分享了篇文章給我:為什麼南韓人的孤兒都送外國領養 自己不領養?這才想起自己過去似乎也曾聽過這樣的論述。

 

另外,不敢吃韓國傳統料理的馬克與嫌棄舅舅特製泡菜漢堡的外甥與外甥女,也表現出文化差異,甚至還有針灸等活動象徵馬克對故鄉文化的不了解。晉基說馬克從小在韓人街打滾,加上他俐落的刀法,想來手藝應當不錯,因此外甥與外甥女的不領情,應該只是飲食文化衝突之故。而透過外甥與外甥女出門上學時的道別有所區別表達美國與韓國的民情差異,真正是詼諧幽默又一針見血阿。

 

《冠軍大叔》作為一部以腕力為主軸的電影,鏡頭自然多數聚焦在胳臂與手腕,但這樣「雙手交握」的畫面,也以「牽手」與「握手」不時在片中出現。最令人佩服的一點是,這些場景並不刻意,且各個設計有新意,默默伏筆直到最後回顧一瞬才赫然發現原來片中呈現了許多不同「手與手」的對談。

 

除了文化之外,《冠軍大叔》更深入探討「身分認同」的問題。不僅是馬東石全身結實的肌肉讓他獲得角色,更由於他十八歲時全家移民美國,而後回到韓國發展,如此成長過程更能體會馬克的心境。這樣的背景設定,加上最後馬克以韓文名「白勝民」代表韓國參加世界盃的場景,不禁讓我想到最近正進行募資,希望能上院線放映的《Dreamers: Last Shot-Xavier Chen敢夢者:最後一擊─陳昌源》。身為比利時球員,陳昌源自2010年起多次回台為中華台北效力。比利時陪伴他成長,而台灣是孕育他的土地,就連退役都選擇在台灣與中華台北一起並肩作戰,我想這就是白勝民穿著韓國國家隊外套,聽到自己的名字被以擴音器大聲喊出時的感動吧。

最能呈現海歸遊子格格不入感的便是語言了。片中馬克的韓文雖對答如流,但不時對字詞提出疑問,中斷情節發展流暢的同時引人發笑,也迫使觀眾反思「反文化衝擊」(reverse culture shock)。馬克小時候剛移居美國時肯定經歷了「文化衝擊」,卻沒想到再度踏上這既陌生又熟悉的土地,竟有更多的不適應。還記得看馬來西亞電影《The Kid from the Big Apple我來自紐約》時,小孫女完全不美式的口音令人出戲,這時,選角選擇馬東石便使得這個環節極為令人信服。

 

但畢竟《冠軍大叔》還是一部體育電影,除了踏上追求榮耀之路之外,許多價值也在片中被彰顯。首先是職業選手惺惺相惜的運動家精神。康寶第一次出場,他以「不在賭博場所比腕力」為由拒絕與馬克對決,乍聽有些不屑,但他只是十分愛惜羽毛且謹守原則的職業選手而已。在釜山舉辦的腕力賽場上,輸給馬克的康寶不僅心服口服,兩人甚至整個團隊都變成了好友,以至於後來在國內大賽當中碰頭時也能彼此加油打氣。

對比這樣英雄惜英雄的好交情,另一方面,則是「打假球」與「禁藥」。非常經典的運動電影之一《Eight Men Out》就是講述1919年世界大賽著名的「黑襪事件」。即使《冠軍大叔》並非改編自真實故事,劇中角色的執著與掙扎依舊反映出運動員的品格何等重要。雖然電影並沒有直接指名,但戲份不多,最後與馬克對決的反派腕力選手顯然使用了禁藥。大賽開始前主播與賽評也告知觀眾前兩名將代表韓國出賽世界盃,固然「馬克獲勝,事後宣布反派使用禁藥棄權,由康寶遞補」,或是「馬克落敗成為亞軍,事後宣布反派使用禁藥棄權」都能達到皆大歡喜的結局效果,但不免稍嫌灑狗血了些。即便最後的處理手法交代的沒那麼明白,但那一刻,誰是代表韓國的第二人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不過,《冠軍大叔》並不只是一部熱血的體育電影,全片的動人溫情一點不少,更可逼得哭點低的觀眾淚涔涔。即使電影並沒有交代馬克與晉基的相識過程,但從他們彼此信任,到馬克將差點誤入歧途的晉基導正後那伸出的手,便可看出兩人深厚的友誼。親情線則有淚水也有歡笑,有驚喜也有失望。對馬克來說,這趟回韓國的旅行就如雲霄飛車,「以為找到母親」、「獲得家人」、「得知母親過世」、「發現家人無血緣關係」、「重獲家人」。就如《成為母親之後》,好不容易找到的「生母」其實還是奶媽,但「愛在哪,家就在哪」,不是家人也可以住在一起,只要彼此在乎就是家人了。最最感激的是,雖然男女主角沒有血緣關係,但導演並未胡亂插進浪漫感情戲碼,灑狗血之餘,真的會毀了《冠軍大叔》努力營造的單純。

真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當然就是好似全無障礙的主角威能,但腕力作為較少於電影當中露臉的素材,《冠軍大叔》的多面向與幽默,應該還算勝過1987年的《Over the Top超越顛峰》,而光是兩位小童星逗趣且自然的演技就極為值得嘉許了。對於熱愛腕力的影迷朋友來說,以此為題材的作品當然是多多益善囉,最後送上一支馬東石接受韓國一位美國籍網紅專訪的有趣影片吧。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