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岡崎京子漫畫改編的同名電影《我很好》首映於桃園電影節登場,日前導演行定勳及女主角二階堂富美來台宣傳並接受採訪,除了請他們跟大家聊聊這部電影,妞編輯還進行了獨家的鬼月特別專訪想知道拍攝時有沒有發生什麼靈異事件,或是他們親身的撞鬼經驗,就請一定要看到最後

 

 

岡崎京子,一位影響90年代當時的青年甚深的漫畫家,被導演行定勳譽為是「傳說級作家」,其巔峰之作《我很好》不僅直搗人性的黑暗面,關於同性之愛、校園霸凌題材的描寫,更是凌駕當時的社會文化。

 

 

儘管執導過《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如此經典的電影,但當行定勳面對《我很好》這部在自己心中有著「超越時代概念」的作品,他坦承一開始覺得要翻拍該作品是件很愚蠢的事。除了原本就懷抱著對原著的憧憬,加上許多前輩也都曾說過有一天一定要把《我很好》拍成電影,讓他很擔心能不能超越前輩,拍出屬於自己的作品,幸好後來有二階堂富美在背後推了他一把。

 

行定勳心中一直有把《我很好》拍成電影想法,但卻沒有勇氣去實踐,一方面不知道要找誰來演,另一方面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跨越前輩們的門檻,怕自己做不到。7年前在釜山影展,二階堂問他要不要拍攝這部作品,並且非常努力地促成這個企劃,因為二階堂的關係,後來很順利地聚集到這次的演員們,現在看來「有拍這部電影真是太好了!」

 

 

《我很好》漫畫問世的時候,正是行定勳擔任副導的時候,那時他跟在林海象岩井俊二等前輩身旁,也曾來台灣參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拍攝,充分感受到台灣電影新浪潮時代的能量。而當時還是小孩的二街堂富美,之後在16歲那年接觸到這部漫畫,剛好與裡面的女主角春名同年。由於對當時的時代背景都還有印象,她反而有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加上與角色的相似度,讓她感到相當有共鳴。

 

16歲時第一次接觸到《我很好》漫畫當時的二階堂富美正好跟漫畫女主角春名同年,時隔多年演出這個角色,二階堂原本很懷疑24歲的自己演出高中生的角色會不會很奇怪,剛好其他的演員幾乎也都過了高中生的年紀,大家便一起討論揣摩,反而有種跟過去的自己對話的感覺

 

 

除了刻畫出90年代青少年的迷惘,在《我很好》裡面也談到了同性戀的議題,相較於男女間大膽的性愛鏡頭,男男跟女女同性間的情慾流動反而顯得有些曖曖,對此導演表示希望藉由這樣小小的描繪,來突顯對當時的人來說,要坦誠自己的性向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接著問到二階堂有沒有被告白過的經驗,她說女生的話沒有,至於男生她一開始說有,但又有點不敢回答,還轉頭問導演說「有嗎?」,結果立馬被吐槽說我怎麼會知道XD(真是太可愛啦~妞編輯都想跟她告白惹)

 

隨後二階堂又近一步表示,她從17歲時開始接觸攝影,最近漸漸地有在接一些攝影師的工作,發現自己在拍攝女性的時候,內在好像變成了男生,會有想要更近一步探索女體的慾望,好像能了解到為什麼男性會想要看女性的裸體或是性感寫真集;但是在拍男生的時候就是一心一意認真工作,反而不會想這麼多,也沒有在拍女生時的那種感受。「會不會不管是男是女,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塊性別的灰色地帶。」二階堂如此說到。

 

 

由於《我很好》是在描述高中生的故事,妞編輯也不禁好奇,兩位的高中時代過得如何呢

 

導演:「高中時代就懷抱著對電影的憧憬,不過那時候的自己是朝著成為搖滾樂團的方向前進,因為想著是更之後的未來,反而沒有把重心放在當時的高中生活上,所以並不像《我很好》裡面的高中生那麼痛苦,因為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那邊。」(一個人已經站在未來的概念,導演你走得好前面)

 

二階堂:「高中第一次離開沖繩到東京去上學,也是人生第一次認真想過要放棄演員工作的時期。原因是自己對身邊的人都保持著距離感,雖然那時對於高中女生的生活抱有憧憬,但又不想太深入踏進那個圈圈,而另一方面又不想回到工作現場,所以那個時候算是過得比較辛苦。」

 

 

電影大部分都是依照原著拍攝,比較特別的是中間穿插了角色們的訪問鏡頭,妞編輯也特別詢問導演,為什麼會想加入這樣的拍攝方式呢?導演表示,現在漫改電影在日本是主流,然而漫畫不管是在劇情還是分鏡上表現都非常充分,因此導演能發揮的地方很少,為了不想要只是照本宣科,特地增加了訪問的片段,大概有9成都是讓演員自行發揮,幫助角色更加立體,擁有自己的血肉與靈魂

 

 

 

剛好現在是農曆7月,又配合電影黑暗的風格,妞編輯就想問幾個比較應景(?)的問題,先說好,膽子小的妞妞自己斟酌要不要繼續看下去

 

 

 

現實中會害怕屍體嗎?如果發現屍體的話會怎麼做?

導演:「這是我小時候的親身經歷,真的跟同伴一起發現過屍體,那是從河邊漂過來,感覺像是自殺的人,由於還是國小生,結果就被旁邊的阿北趕走,不准我們看。因為我們是屍體的第一發現者,其實當時是很興奮的,沒想到隔天報紙上居然寫說發現者是那個阿北,我們就很生氣,還跑去新聞局抗議報導不正確。不同於《我很好》裡面想要把屍體藏起來,我們反而是想讓大家知道發現了屍體。」

 

二階堂:「基本上第一時間還是會報警吧!然後雙手合十拜拜。」

 

 

相信幽靈的存在嗎?

導演:「因為本身靈感比較強,所以小時候有遇過幾次真實的靈異體驗,由於是自己的親身經歷,雖然邏輯不相信,但是情感上卻不得不相信。」

 

二階堂:「在沖繩有像是靈媒(YUTA)這樣的存在,可以傳達死去的人的想法(類似觀落陰的概念),之前有個婆婆過世了,親戚去找靈媒幫忙,結果靈媒就說其實婆婆進棺材前想要你們幫她換一條內褲。不過人都已經過世要被燒成灰了,怎麼還會想著換內褲這種事,也太奇怪了吧!所以到現在還是很懷疑這到底是真的還假的。」

 

 

那在電影拍攝過程中有遇到什麼靈異事件嗎?

二階堂:「當時拍攝現場聚集了一堆八字很重的人,就算有什麼也應該都配被他們趕走了吧!而且大家拍攝時都保持著禮貌,並沒有去冒犯另外一個世界,所以沒有發生什麼事。」

 

不過接著二階堂又分享了另一部片拍攝時發生的事件:有次去到沖繩戰後的廢墟,是一座戰壕,在當時是讓傷兵們躲藏的地方,會有護士在那邊照料他們。那次他們找了當時的護士(現在已經是8、90歲的老奶奶)回去那個地方拍攝,結果有些人感到身體不舒服。而根據當時燈光師的說法,當他調完光之後請老奶奶們進去時,戰壕裡面空氣的味道變了,於是便有人猜測會不會是因為這些護士們回去,讓裡面的士兵又甦醒過來了

 

 

雖然訪談最後以有點毛毛的方式收場,(趕快看一下可愛的富美醬壓壓驚)但行定勳本人其實很親民,一開始拍照的時候還手指愛心大放送,下一秒又很認真地擺出導演的架勢。相較之下二階堂富美就顯得很有個性,而且好像常常進入自己的小世界。(鏡頭上看起來叫做放空)

 

 

《我很好》可說是行定勳導演生涯中的里程碑,第一次拍這麼黑暗的題材,有別於過去日本電影清新陽光的愛情校園故事,他希望台灣觀眾也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青春作品。二階堂富美則表示,雖然這部片是發生在90年代,從那時到現在時空背景變了很多,但沒變的地方應該也很多,相信無論是哪個世代的人,看了都會產生共鳴。《我很好》電影即將在9月21日於台灣正式上映,大家不妨進電影院感受一下不一樣的校園氛圍。

 

 

採訪編輯/黃筱淇

攝影/黃筱淇

 

 

source:妞新聞、蜜蜂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