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引用台灣靈異事件且湊齊恐怖類型元素示現的首集《紅衣小女孩》,第二集的《紅衣小女孩2》在文本上有著更詳細的田野調查、前後串連感,充分結合在地文化的角色經歷的故事比起畫面中鬼怪竄出或是靜默後驟響的嚇人音效都更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導演程偉豪用了不多成本在《紅衣小女孩》塞滿了嚇人元素,續集雖然成本更高(但據說也只多了三成!)卻在驚嚇度上收斂了些,為嚇而嚇的驚悚橋段少了,但多了臨摹經典如《三更之回家》、《殭屍》和《鬼關燈》的手法,再次借用《全面啟動》這樣開放式的懸念結尾更看得出導演建構紅衣小女孩世界觀野心。

 

 

 

選擇不去驚嚇觀眾的視覺或聽覺,而用「在地化魔神仔」的故事本質讓觀眾產生如同角色的心魔而害怕,編劇簡士耕厲害地串接且翻轉了首集的幸福結尾、揭開了紅衣小女孩的由來,也延伸了在上集扮演重要角色的「菜市場名」的用性,增添神祇角色時也給予了「名字」新的功能。至於以情感為依歸的故事收尾,相信還能順便騙走不少媽媽的眼淚。

 

 

 

程偉豪想發展如溫子仁《厲陰宅》宇宙般的《紅衣小女孩》宇宙,雖然比起製作規模或是類型手法,台片和好萊塢之間絕對有著無法跨越的差距。但若像《紅衣小女孩 2》一樣將台灣信仰與恐怖傳說結合發展,如同《通靈少女》這樣有著在地文化的劇本絕對不只會受到本地影迷喜愛,更能受到國外投資者的關注。

 

 

 

source:威視提供

 

 

【關於雀雀】

雀雀,影評人。曾任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金馬影展亞洲觀察團、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 在雀雀看電影部落格對電影說三道四,亦在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上分享電影生活!

 

粉絲專頁:雀雀看電影
網站:雀雀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