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

天國的果實

 

櫻桃是史前時代就有的水果,在古羅馬時代被廣為栽培,因為果實甘甜,素有「天國的果實」之稱,也因為果實是紅色的而暗喻鮮血,代表耶穌基督的受難與死亡。此外,傳說聖家族前往伯利恆的途中,上帝讓櫻桃樹在寒冬綻放花朵、結果實,讓他們免於挨餓之苦。

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卡羅.克里韋利(Carlo Crivelli)經常在聖母子圖裡畫入水果,櫻桃也頻頻出現在畫面一隅。畫中的聖母露出憂鬱的神情,暗示將來耶穌的受難。威尼斯派巨匠提香(Tiziano Vecellio)也有描繪幼兒耶穌拿櫻桃給聖母看的畫作。

 

卡羅.克里韋利〈聖母子〉(Madonna and Child),1480年前後,義大利貝加莫卡拉拉學院。

 

 

英國維多利亞王朝的畫家弗雷德里克.雷頓(Frederic Leighton)的〈母與子(櫻桃)〉(Mother and Child〔Cherries〕),描繪少女餵躺著的母親吃櫻桃的情景,不難想像這是一幅將提香的〈櫻桃聖母〉(Madonna of the Cherries)世俗化的作品,耽美中帶有頹廢的氣息。櫻桃不但有性暗示,也有愛的意思,英文的「cherry」在英語系國家中,是暗指處女、童貞的俚語。

提香〈櫻桃聖母〉,1516年,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十六世紀的米蘭畫家普瑞第斯(Giovanni Ambrogio de Predis)曾畫過少女捧著裝滿櫻桃的水果籃,這位畫家深受達文西的影響,所以這幅畫曾被視為達文西的作品。與其說畫中的櫻桃代表天國的果實,不如說因著少女意有所指的眼神,有暗示情色之意。

喬凡尼.德.普瑞第斯〈少女與櫻桃〉(Girl with Cherries),1491~1495年,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同樣出身米蘭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也因襲這樣的含意創作〈抱水果籃的少年〉(Boy with a Basket of Fruit)。水果籃的一端有櫻桃,露出一邊臂膀、微張著嘴的少年端出水果和自己的肉體誘惑觀者。卡拉瓦喬另一幅〈被蜥蜴咬傷的少年〉(Boy Bitten by a Lizard)中,少年被躲在代表愛的玫瑰花中的蜥蜴咬傷,暗喻愛情勢必會伴隨痛苦,畫中描繪的櫻桃也代表性愛。

卡拉瓦喬〈抱水果籃的少年〉,1594年前後,義大利羅馬博爾蓋塞美術館。

 

 

櫻桃是靜物畫的人氣母題,美國的鄧寧(Robert Spear Dunning)有一幅細膩描繪櫻桃放在草地上的草帽與籃子裡的作品。相較於此,塞尚(Paul Czanne)的靜物畫則是奔放不羈的描繪櫻桃,畫中的櫻桃看起來既不鮮嫩欲滴,也不美味,因為他描繪的重點在於以梨子圖案的盤子與白布形成的對比為中心,展現形體、色彩和造型的組合。

羅伯特.斯皮爾.鄧寧〈櫻桃的豐收〉(Harvest of Cherries),1866 年,美國芝加哥泰拉藝術基金會。

 

 

塞尚〈櫻桃和桃子〉(Still Life with Cherries and Peaches),1883~1887年,洛杉磯郡立美術館。


 

 

【延伸閱讀】

#妞書僮

#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伴讀

作者宮下先生是日本媒體名人,這本書來自他的專欄「用母題來看懂繪畫」,專門教大家怎麼看畫~(真的有趣)

 

本內容摘自《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作者:宮下規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