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直到頭髮花白仍願意為你付出所有,別到最後才明白她的存在與重要性

女孩的心動發現

Search

tags
Follow Us _
Follow Us _
service4n@niusnews.com
106 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285號
@2021 niusnews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service4n@niusnews.com
106 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285號
@2021 niusnews

媽媽直到頭髮花白仍願意為你付出所有,別到最後才明白她的存在與重要性

媽媽直到頭髮花白仍願意為你付出所有,別到最後才明白她的存在與重要性 親子、親子關係、川村元氣
share
心動瞬間_

每一段看似都是很輕的筆觸,但是卻都埋在心裡默默發酵。

贊助商廣告
白金版位

妞妞們還記得上次和父母手牽著手出去玩是什麼時候嗎 ? 小時候大概是我們和家人關係最緊密的一段時間,還是孩子的我們緊緊牽著父母的雙手,又大又厚實的掌心成了我們最溫暖的歸屬,然而時間並未停止推移,成長是我們的新課題,我們開始追求所謂的獨立,初嘗到了自由的滋味,當我們回頭,父母還是站在那裡,替我們的每件事喝采,只是他們的雙手或許不再那麼有力,頭髮也有些白花的樣子。閱讀《百花》的過程將帶你回到和父母親回憶重疊的美好部分,也教你檢視自己與父母的相處方式,再要你趕快打通電話回家,告訴父母你有多愛他們吧 !

 


 

 

 

《百花》內容摘錄

葛西泉回到家時,發現母親不在家。

 

他在老舊的透天厝的玄關脫鞋子時叫著「媽」。聲音在昏暗的走廊上響起,前方的客廳沒有燈光,二樓沒有動靜,家裡冰冷,感覺比戶外的氣溫更低。泉拉起了羽絨外套的拉鍊,期待家中的溫暖,從車站一路走回來的身體忍不住發抖。

 

他走向廚房,立刻聞到一股腥臭味。母親應該站在那裡做晚餐的位置空無一人。打開日光燈,不大的水槽內堆放著用過的餐具和杯子,瓦斯爐上的鍋子裡有吃剩的白菜。向來一板一眼的母親很少會丟著碗不洗,平時總是很勤快地隨手把碗盤洗乾淨。

 

小時候,只有母親生病睡在床上時,泉才會洗碗。他從小學放學回家後,馬上搬了椅子去廚房,踮起雙腳,用海綿和洗碗精洗碗。雖然只有偶爾才洗,卻好像做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般向母親報告,母親總是從床上坐起來對他說:「泉,你好厲害,謝謝你。」

 

有一次他很高興,隔天早上也幫忙洗碗。結果手一滑,當他意識到自己闖禍時,已經來不及了。他之前就從母親口中得知,那是母親年輕時去九州旅行時買的碗,已經小心翼翼地用了超過十年。母親聽到聲音後衝了過來,看到碗在水槽內裂成了兩半,立刻拿起泉的手問:「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泉的食指尖滲出了一滴飽滿的血,好像有一隻瓢蟲停在那裡。「啊!」當泉發出叫聲時,母親已經把他的手指含在嘴裡。當指尖被溫暖的唾液包圍時,他突然感到愧疚,忍不住難過起來。

 

他走進廚房隔壁的客廳,接連打開了日光燈、空調和電視開關。房間中央那台舊平台鋼琴幾乎霸占了整個客廳,旁邊放著小尺寸的電視和音響。

 

鋼琴向來是母親生活的中心。她在私立音樂大學畢業之後成為鋼琴師,不時舉辦小型演奏會,為了生活,也去飯店的酒吧演奏。在泉出生之後,她開始當鋼琴家教賺取穩定的收入。「很會教鋼琴的美女老師」的風評很快傳開了,許多學生都慕名而來。泉也跟著母親學鋼琴,但母親在教鋼琴時很嚴格,和平時判若兩人。母親教鋼琴時很可怕。他在上小學時告訴母親,他不想繼續學鋼琴了,母親一臉落寞的表情說:「你可以不必在意我說的話,輕鬆彈琴就好。」然後又補充說:「音樂很自由。」並沒有責備他。

 

已經變成煤煙色的舊空調發出嗡嗡的聲音,吐出了溫吞的風,帶了一點霉味。他撥了母親的手機,響了六、七次之後轉接到語音信箱。

 

窗邊放著裝在相框裡的生活照。那是之前和母親一起去溫泉旅行時,母子兩人穿著浴衣一起站在旅館門口拍的照片。兩年前?還是三年前?也可能更久。他們母子難得合影。那一次,母親在旅館的房間內吃著大龍蝦的生魚片,一次又一次說:「真好吃,真希望下次可以再來。」因為實在太囉嗦了,泉忍不住說:「好了啦,我知道了。」母親露出有點難過的表情說:「對不起。」

 

他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視,轉眼之間,就過了將近一個小時。巨大的集合住宅擋住了小庭院後方的紫色天空,看到窗外亮起一盞盞燈光時,他覺得肚子餓了。母親這麼晚沒回家,他也有點擔心。他事先告訴母親會在這個時間回家,而且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仍然不見人影。

 

他去了二樓,把背包放在自己房間的床上。從高中生時開始睡的這張廉價的鐵管床發出了擠壓的聲音。他看向書架,上面有幾本文庫本的推理小說和西洋音樂CD,放在旁邊的電吉他積滿了灰塵。那是母親買給他的深棕色Telecaster吉他。他大學四年都在樂團彈吉他,但直到最後,都無法彈得很出色。

 

他彎著身體走下了很陡的木樓梯,看著母親丟在客廳沙發上的圍巾走向玄關,用腳尖勾著帆布球鞋打開了門。

 

沿著坡道往下走,然後在轉角處左轉。母親到底去了哪裡?他忍不住小跑起來,剛好可以讓身體暖和些。路燈下,吐出的氣都變成了白色。年關將近的街道感覺似乎比平時有更多燈光,坡道旁的每一棟房子都亮著乳白色燈光,傳出電視的聲音。

他走進一條小路,打算沿著往車站捷徑的陡峭階梯一路向下。當他把手放在階梯的欄杆上時,發現旁邊公園的鞦韆在搖晃。

 

他在微弱的路燈下看到了百合子。

 

百合子坐在發出咯吱咯吱聲搖晃的鞦韆上,眺望著遠處那片夜晚的街道。泉悄悄走過去,以免嚇到她。昏暗的燈光下,看到她的臉上有幾道皺紋,讓他不得不感到母親真的老了,但也同時感受到一種少女般的純潔。他已經站在百合子身旁,但她仍然沒有發現,看著燈光璀璨的街頭,臉上帶著微笑,好像在做什麼美夢。

 

「媽,妳在這裡做什麼?」

泉小聲問道。他仍然喘著氣。

「我……要回去了。」

百合子小聲嘀咕著,好像在自言自語。

 

「啊?」

「我必須回去。」

「媽,妳怎麼了?」

「啊,對不起……泉。」

百合子終於看著泉的眼睛。她的雙眼溼潤,泉看到她那雙閃亮的眼睛,不禁有點困惑。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母親的這種表情。

 

「妳不在家,害我嚇了一跳。」

「對不起,我在超市買東西,突然覺得很累。」

但百合子手上沒有任何東西。

「妳坐在這種地方會感冒。」

泉走到鞦韆旁,脫下羽絨外套,披在百合子肩上。母親在熨燙得很整齊的白襯衫外只穿了一件深藍色開襟衫。這個季節穿這樣未免太單薄了。

 

「怎麼辦?要不要回家喝熱紅茶?」

「要去買洋蔥、胡蘿蔔,還有牛肉……」

「那我們一起去車站前的超市。」

「嗯。」百合子像小孩子般點了點頭,再度看向下方的街道。紅色電車駛過向左右延伸的鐵軌,因為是除夕夜,電車上沒有乘客,以緩慢的速度穿越他們的視線前方……

  

 

本圖文摘自《百花》

 

也許構成一個人的不是肉體,而是記憶。

也許一個人的長大,就是不斷「失去」……

 

《你的名字》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最令人感動落淚的作品

生命如花,

將在不知不覺中枯萎褪色,

然而愛,

卻在漫長的記憶裡,恆常綻放……

 

 

作者:川村元氣

譯者 : 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Source : Pexel

share
妞活動 _
贊助商廣告
贊助商廣告
latest news _
latest
READ MORE
New Member_
加入會員
歡迎使用fb帳號直接註冊加入會員。提醒您,別忘了驗證您的手機號碼,才擁有妞活動抽獎資格唷!
同意收到妞新聞電子報
已了解並同意 妞新聞會員權益聲明與隱私權條款
妞會員註冊
FACEBOOK快速註冊
粉墨誌女生研究室
Q.
姓名:
Email:
生日:西元
性別:
*請務必確認個人抽獎資料之正確性,若資料不全或錯誤,致無法核對、通知活動相關訊息或送達獎項,視同放棄中獎資格。
下一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