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武漢肺炎在中國境內越演越烈,當地各處不知真假的吹哨者四起,個個搶著舉報隱匿疫情的感染者,但如果自己舉報後卻被汙衊成恐怖份子,又該如何是好呢?發生在1996年美國舉辦奧運期間的一場爆炸案,讓李察‧朱威爾成為三天的英雄,而緊隨其後的是長達88天指控他為炸彈客的人間煉獄。金獎名導克林‧伊斯威特執導的《李察朱威爾事件》忠實還原當事人當年的煎熬。

 

電影改編自隔年1997年於【Vanity Fair】雜誌刊登的文章《美國惡夢(American Nightmare: The Ballad of Richard Jewell)》。這篇文章講述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期間發生的一個故事。第一個發現炸彈並報警的保安李察‧朱威爾之後還參與了清理和救援工作,他也被當成是國家英雄。遺憾的是,在之後的調查中他被誤認為是嫌疑犯,轉眼之間從英雄變成囚徒。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除了有金獎導演克林‧伊斯威特的說故事功力加持,堅強的演員陣容也為電影加分不少。雖說原本將由李奧納多與喬納‧希爾演出辯護律師華森‧布萊恩與李察‧朱威爾的角色,想必會吸引更多票房,但以《意外》奪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山姆‧洛克威爾也是辯護律師的絕佳人選。這位主要打地產官司的律師,可能是李察‧朱威爾人生中唯一認識的律師,姑且不論兩人有怎麼樣的「好交情」,畢竟真的談不上多熟識,但布萊恩說什麼也不願眼睜睜看著自己當年在中小企業事務所認識的可愛男孩被指控為炸彈客。洛克威爾將布萊恩的不知所措與焦頭爛額完美詮釋,搭配上以本片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好萊塢資深影后凱西‧貝茲,在片中動人演繹了一位心碎母親的獨白,讓整個故事更具說服力。至於飾演主角的保羅‧華特‧豪澤,更是用心揣摩李察‧朱威爾的動作與口音,就連母親本人都驚嘆彷彿看到兒子出現在自己眼前。


「你唯一不像獨行炸彈客的地方就是:你不是。」

 


在這起事件當中,李察‧朱威爾只成名了三天,便成為眾矢之的,進入為期88天、媒體未審先判的地獄。當時,媒體將李察‧朱威爾塑造成「典型的獨行炸彈客」,畢竟這是FBI洩漏情報的探員所使用的描述,但其實,不管李察‧朱威爾是否是英雄,只要是跟爆炸案有這麼密切關係的「重要關係人」,都肯定會受到一定程度的關注。在觀看這部電影的同時,不禁令觀眾反思,當所有證據都指向對你不利的方向,就算沒有實質的指控將你定罪,要證明自己沒做一件自己真的沒做的事,遠比「證明他人有罪」還要難上很多。尤其電影當中忠實呈現出李察‧朱威爾平時有槍枝收藏習慣,更加符合FBI臆測「典型獨行炸彈客」的特徵。不過,正是由於有些恐怖份子犯案是為了獲得後續的名氣,無論是否是以英雄姿態被報導,所以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發生後,總理才會宣布禁止公布槍手資訊,以免引起仿效。

 

 

有趣的是,李察‧朱威爾對擔任警察或執法人員有偌大的憧憬,即便在自己遭到指控之後,他對FBI與警方的態度都好到引起辯護律師布萊恩不滿。片尾一場李察‧朱威爾在FBI霸氣為自己平反的戲裡,他直言自己以為FBI是所有執法人員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譽,但此事件使他徹底改觀。但是,即使如此,他洗清罪名之後仍舊在喬治亞州擔任警員,完成他從小到大的夢想,為了保護無辜人民、對抗壞人與捍衛正義而努力著

 


因為《李察朱威爾事件》是真實事件改編,電影當中採用了許多當年的新聞資料畫面。不論是總統針對事件的記者會發言、採訪片段,抑或是奧運畫面都忠實呈現,畢竟是件不過發生在1996年,而李察‧朱威爾本人也才於2007年因為糖尿病併發器官衰竭而過世,對於此事件與亞特蘭大奧運尚有記憶的人,看到這些歷史畫面應該也會勾起一些記憶。對導演伊斯威特來說,透過兩個小時的電影提醒社會大眾對於「輿論未審先判」可能造成的傷害與影響,就是他拍攝《李察朱威爾事件》最初的目的。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