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環古井 下京區堺町通松原下ル鍛冶屋町

地主神社 東山區清水一

 

京都的眾多恐怖傳說當中,「丑時參拜」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知名傳說。發源地就是此處。咒殺者的代名詞——「鐵環之女」,在寧靜的住宅區巷尾悄悄張開嘴巴;如今,她依然被奉祀在此處。

 

此處陰氣逼人,令人聯想起她揮下槌子的貴船森林。「命婦稻荷社」的主神是由「伏見稻荷大社」分靈而來,旁邊的古井就是鐵環之女含怨投井的地方,從前曾設有憑弔塚。

 

source: wikia

 

鐵環之女是個平凡的妻子,由於丈夫外遇,她不禁走火入魔、失去理智。她無意耍奸計,只是想詛咒人,才會手持木槌及稻草人偶,躍動於京都街頭。女子面塗胭脂,髮抹松脂高高豎起,頭戴五德(譯注1),化為鬼神。她別無選擇,否則只能當個無法實現詛咒的平凡女子(同時也證實她走火入魔,導致淪為鬼神)。平凡無奇的女子,竟因嫉妒而演變至此;真正可怕的,其實是嫉妒心啊。

 

各位應該不難想像,稻荷社存在的目的除了保護城鎮,也包括鎮撫女子的冤魂。神社創立於寬文八年(一六六八年),也就是第四代將軍德川家綱的時代;此時「丑時參拜」可能已在民間流傳開來,成為一種傳說或傳承。

  

江戶時期可說是太平得令人麻木,居然能頒布殉死禁止令(譯注2)這種法令。此外,任命將軍的儀式並非在京都,而是在江戶舉行,也象徵京都的凋零。體弱多病的家綱逝世後,民間繪聲繪影地謠傳家綱遭到朝臣咒殺,目的是為了助有栖川宮家親王繼位。由此可見,京都人下意識地將內心的深層欲望體現於日常生活中。總而言之,隨著社會逐漸擺脫戰國時代的氛圍,平安京檯面下的詛咒文化再度壯大、受到重視,這種現象頗令人玩味。在此種時代背景之下,難怪鐵環之女降生於世。安寧與不安——當這兩者獲得奇妙的平衡,就會化為實體。

 

京都許多神社內院都有「許願杉」。據說鐵環之女是對著貴船(與鞍馬山上)的某棵樹執行儀式,但以地理上而言,怎麼想都不合理。八成是後人為了替故事增加真實感,才會將地點選在和泉式部(譯注3)也曾去過的「知名景點」。事實上,她當初應該是去鄰近的神社吧?

  

「地主神社」以求桃花聞名,但即使如此,內院依舊殘存著滿是釘痕的樹樁。丑時參拜的動機與行為本身,想必在從前的京都造成莫大的影響。

 

 

譯注1: 一種日本爐架,鐵環下附有三支腳架,為丑時參拜的必要道具,三支腳架上須插置三根點燃的蠟燭。

譯注2: 禁止家臣追隨主公死去的法令。

譯注3: 在平安時代,和泉式部與《枕草子》作者清少納言、《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三人是齊名的才女。和泉式部曾前往貴船神社,祈禱與丈夫重修舊好。

 

 

 

 

本文摘自《京都的異次元旅行》

 

 

 

京都就是如此的地方啊!

這座古都會讓怪異的力量逐漸擴大。

這塊土地,不,該說是這塊土地上住的人有意或無意識的,

會讓怪異的事物如釀酒般適時的散發醇香。

──入江敦彦

 

「京都最有名的說書人」入江敦彥,

告訴你99個可能為真的恐怖傳說,99個京都人從不跟觀光客說的練膽景點──

當你滿懷興奮玩遍京都,你確定身後沒有看不見的東西跟著回來嗎?

(京都人笑)))))

 

當你發思古之幽情走過宇治橋,蹲在橋墩旁殷殷期盼著你的,是披頭散髮的宇治橋姬。

當你坐在榻榻米上享受著抹茶,在角落對著你的背影微笑的,是留著妹妹頭的座敷童子。

當你滿心歡喜地希望惠比須帶來財富……你自己看看這本書的第一篇吧。(撇過頭不忍說)

 

紅色的楓葉、熱鬧的賞櫻潮、典雅的寺廟建築、受鎮守之森簇擁的神社拜殿,

在美麗的面紗之下,似乎隱藏著某種禁忌。

路邊的岩石、纏繞注連繩的巨木、眼鼻受到磨損的地藏菩薩、盤踞在屋頂的鬼瓦,

在在散發出詭異的氛圍。

 

千年京都,千年傳說。

擁有左青龍、右白虎絕佳天然風水的古都,卻載滿了各種靈異故事,

陪伴京都人一代傳一代,不曾佚失。

 

無形、神祕的超自然氛圍為京都增添一股獨特風味,「恐懼」使京都更加迷人。

這是京都人默默在櫻花如織的景色背後,從未告訴過你的事;

當老闆端上一碗鴨肉蕎麥麵,瞥了一眼躲在你身後的長頸妖怪──

 

呵呵。(京都人笑著喝茶)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入江敦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