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唯一僅存正體中文字鉛字鑄字廠「日星鑄字行」

今年邁入50週年

 

2019年,日星鑄字行50歲了。從1968年張錫齡先生創辦、張介冠先生繼承至今,日星鑄字行曾經經歷繁榮,如今成為全球唯一還留存的繁體中文活版印刷鑄字行。活字印刷對很多人來說早已從現代社會退場,但張介冠先生對這些鉛字的深情讓他不肯放棄,努力為這些鉛字尋找生機。


兩年前,張介冠先生在年輕義工的幫忙下,訂下為受損嚴重的銅模全面修復的計畫,這個計劃沒有結束的時間表,需要的資金非常龐大,但張先生堅持做下去,並在募資計畫時認識了作家張大春,兩個對鉛字同有鄉愁的張先生決定合作,開啟了這部全球限量100本全手工的書籍《活葉集》計畫。

 

 

一天平均「只做3個字」 日星鑄字活版印刷《活葉集》製作3年首曝光

 

《活葉集》收錄張大春先生的32首詩,全書設計由高鵬翔、劉宜芬兩位負責,高劉兩位是對傳統活版印刷裝幀技術熟稔的設計師,與日星鑄字行一起投入此案,高鵬翔以手工摺紙法讓這部作品以「前所未有的書冊結構」一體成型,劉宜芬則沒日沒夜進行美術設計,現代數位排版只需花15分鐘,她卻要花掉3週來挑戰傳統排版,每天排到「最晚關燈」,再加上選紙、嘗試各種印刷方式等,她苦笑:「做完這本書,都能上一整學期的印刷教科書了!」

歷經改版討論超過二十次,再以手工紙傳統樣修改來回,歷經將近三年才終於完成這部以活字排版、凸版印刷的書籍。

 

 

夢想讓父親的鑄字行有一天變成工藝館

 

本書分「興觀群怨」四輯,除了鉛字還有張大春的書法,拉開展讀一氣呵成。詩篇裝於裱褙布質的書盒之中,正面鑲嵌了以大春老師題字的「葉」字製作成的銅模,書背則為鑄造而成的鉛字。成品的耗時與艱難,如實反映了台灣活版印刷技術的現況。

耗時費力又看不到經濟回報,但張介冠先生仍無悔地投入。30年前當鑄字行陸續歇業,同行紛紛將上萬個鉛字、鑄字機等當成廢五金變賣處理時,他不忍心把父親一生心血掃入歷史灰塵,他用自己的方式讓鑄字行活了下來,更夢想著作出一本的鉛字活版印刷書,這本《活葉集》在日星50年完成,成了他的心血代表作,也濃縮了華語出版史上一段觸動人心的鉛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