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知道的黃益中,是「不在課堂就在街頭」的熱血教師,是超勤於鍛鍊體魄、長期為同志發聲的正義大直男。但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經是個身形瘦弱、單薄的菜逼八,為單戀所苦、參加過上百場聯誼、號稱「不在把妹,就在把妹路上」的終極魯蛇……

 

不只在戀愛上身經百戰、愈挫愈勇,這份堅持到底的精神也是黃益中面對人生大小事的核心哲學。他以活生生、血淋淋的人生經驗寫成新書《我的不正經人生觀》,呼籲年輕學子、善男信女們:人生要逆轉,堅持而已;多談幾場戀愛吧,這才是通往幸福的航道、不再被騙的不二法門!

 


  

《我的不正經人生觀》內容摘錄  

 

講到夜店和KTV,你第一個會想到什麼?國人長期以來,對夜生活、夜店有著負面的觀感,如果只從新聞媒體來看,你大概會留下「辣妹」、「混亂」、「打架」、「撿屍」、「一夜情」這些刻板印象。這也不能怪媒體,因為會上電視的社會新聞,本來就不是好事,尤其又發生在夜店這種是非之地,就像說到摩鐵、motel,你也直覺會聯想到偷情一樣。

 

臺北的夜店文化已經形成一種觀光特色,除了店家之間競爭激烈,時不時都要推出新的裝潢、新的企劃來吸引嘗鮮客外,因為臺北交通方便,幅員也不算廣,半夜雖然沒有捷運,但是叫個計程車花費比起國外便宜不少。簡單說,去夜店不用擔心回不了家,很多觀光客來臺北都會要當地人帶他們去體驗一下。

 

對於我這種土土的、從新竹上來臺北的外地學子,夜店的喧鬧與奢華,完全就是另一個不同的世界……

 

 

令人期待的美好時光

 

我記得我從大一開始,就很期待學長們能帶我去見見世面,把自己打扮得趴哩趴哩(現在看當然是很俗),學生時代沒什麼錢,常常還要去跟人家擠什麼週三的Lady’s Night,不然就是週五晚上九點前進場免費這種優惠,當然都是一杯酒精性飲料喝到底。總之,雖然沒幾毛錢,但能混進去,跟人家體驗一下夜店文化,這大概就是我青春時,夜晚最期待的時光了。

 

隨著年紀漸長,出社會也有了一點收入,我們開始會訂table或包廂,有時約女性友人同行,有時就直接在夜店搭訕,邀請女生來包廂。最熱衷的時期,一個月要去兩次。然後另外兩次則是約女生朋友去KTV唱歌,當然一定要約晚上,而且越晚越好,總之每個週末我都要跟男性朋友來個夜生活,鬼混一下。

 

 

夜店的正面意義

 

夜店是一個具有強大社交功能的場所,至少從我的角度來看是這樣。像我這種被列為積極把妹型的人,大概大學以後就沒什麼機會認識女性朋友,尤其出社會後,工作是老師,生活圈更是狹隘。雖然我知道有些朋友會透過網路交友來認識對象,但我一來沒那麼勤勞在網路耕耘聊天,二來也喜歡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這樣能邊跟朋友聚會,又同時有機會看辣妹(能認識更好),所以在年輕時,體力還能負荷的階段,夜店就自然而然成了我們固定交際的場所。

 

人是很奇妙的生物,平常不曉得是不是爸媽、老師教得太好,對不熟的朋友總是行禮如儀,對話過程兩人已經不是隔層紗,簡直是隔座牆。可是,到了夜晚時分,來到播送強力節拍的音樂、燈光昏暗的夜店或K T V,喝點小酒,立馬就能卸下面具和心防熱絡起來,直到結束離開、沒了音樂,才又恢復成隔層紗的距離(但至少不再是牆)。

 

不過,也不用把去夜店想得多美好,那些舞臺上看到的dancer辣妹,或是穿著打扮入時、身材勻稱的美女,雖然是真有其人,但你就只能眼睛吃吃冰淇淋,那些一生都跟你無關。

 

夜店裡這麼多正妹,到底哪來的呢?

 

這就是夜店公關的本事了。他們每晚都穿梭在人群,只要看到長得漂亮的女性,就會先請她喝杯酒作為禮貌,接著就會遞出VIP通行證給正妹及她的女性朋友,讓她們以後都能免費入場,bartender還會請喝一杯。這也是為什麼你常常會在吧檯看到有正妹翹腿坐在那兒,當然你也可以去搭訕,不過你得先了解,這種VIP吧檯正妹,搭訕失敗率往往也是最高的。

 

 

 

夜店是聯誼的競技場

 

多年進出夜店的經驗,我學到了好幾堂課,其中一堂,就是社會階級的現實與殘酷。除非真的家裡有燒香,是扎扎實實的富二代,或是人生出頭天,賺了非常非常多的錢,否則拜託,千萬別肖想去到夜店,那些身材曼妙的正妹就會繞著你團團轉。還有,更不要想什麼去夜店就可以「一夜情」(One Night Stand, ONS):第一,你把女生想得太容易、太廉價;第二,你可能自己也沒照清楚鏡子。

 

包廂裡充斥著現實的考驗。最弱的男生是連包廂也沒有,反正就是買一張入場票,附一杯或兩杯酒。這種站在吧檯或倚靠在護欄的,就是所謂的「壁草」。當然,如果是帥又高的壁草,那另當別論,不過一般人也都看得出來,你大概就是一個很帥的窮學生。

 

再來就是我跟我朋友們這種,湊幾個人訂一個table。不同等級的夜店價錢不同,通常基本消費是八千到一萬元,我們會點兩支Jonnie Walker黑牌威士忌,再配幾罐可樂,調成「威士忌Coke」撐一整晚。期間當然還會邀請女生一起來喝,但通常也都是來來去去。如果男性朋友「分母」夠多,一個人出一千到一千五就搞定。老實講,這已經是我們的極限,女生們也都看得出來,我們就只是一群普通的上班族。

 

在夜店,香檳才是令人注目的焦點。夜店文化裡,如果有包廂點了香檳,他們會安排show girl拿著一個閃亮亮的牌子,一路晃進包廂,為的就是告訴大家「這桌有高級香檳可以喝」。要知道,一支Moët香檳在量販店就要賣到一千六百元了,在夜店喝至少八千元起跳。重點是,750ml的香檳頂多倒個七杯就沒了,而且,相較於威士忌這種高濃度、可以慢慢喝的,香檳的酒精濃度也才12趴,這包廂沒花個四萬、五萬元,根本出不來。

 

 

夜店不是來放鬆的

 

如果有人說他去夜店是為了放鬆,就我來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超級吵的嘻哈電子舞曲,連講話都顯得困難,加上喝醉的男女比比皆是,不要在洗手間踩到嘔吐物就偷笑了,最好還能放鬆!夜店就是戰場,是紅男綠女、爭奇鬥豔的聯誼競技場,講白了,來這裡就是想認識「不錯」的對象,這不錯的定義很廣,可以是很帥很美,也可以是很有錢很體貼,總之這裡不是吃素的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

 

男生長得帥、長得高不一定吃香,幽默風趣、健談熱情,再加上有點錢,往往才是受女孩子歡迎的對象。但這需要練習,搭訕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在夜店這殺戮戰場裡,有太多男生忙著搭訕,女生打你槍是稀鬆平常的事,最尷尬的是,可能才剛被打槍完,沒多久又在舞池或吧檯相遇。

 

 

偶爾會遇到蝗蟲過境……

 

我跟朋友們雖然膽子小,但志氣佳,如果前方有兩個落單的女性,沒人敢出面搭訕,我們就會猜拳,輸的就要硬著頭皮勇往直前,反正被打槍是意料中事。如果不小心成功了,那大家就開心迎接女生來包廂喝威士忌,通常是坐個十或二十分鐘,看看情況熱不熱絡,畢竟我們既沒錢,也不帥,女孩子最後都會禮貌地說她們先去其他朋友的包廂,之後再回來,然後就再也不回來了。

 

不過這都算是很有禮貌的,我還遇過幾次神奇的經驗,一樣是朋友猜拳輸了(或意外地勇氣十足)去搭訕正妹,結果不但搭訕成功,正妹還加碼找來七、八個女生朋友一起來。我的天啊!一大群遜咖男生馬上眼睛閃閃發亮,手忙腳亂地一邊倒酒、一邊安排最舒適座位,還要加點水果拼盤和炸物。儘管一時應接不暇,依然分工合作,想說今晚運氣真好,有這麼多女生,那多花一點包廂酒錢也絕對值得!然後,就在服務生陸續送完餐點,女孩們也陸續吃飽喝足,約莫半小時光景後,正妹隊長就突然一個轉身,說「不好意思我們還有別的攤」,然後整隊帶走。原來眼前是個宛如蝗蟲過境般,職業級的吃喝團隊,最後只留下傻眼貓咪的遜咖我們,原地四目八目相望……

 

後來就學會了,聊天二十分鐘就要先留電話或LINE,不管後續聯絡不聯絡(印象中,半數以上都不會聯絡),願意給電話,就至少還留有希望。

 

人因夢想而偉大,夜店就是一個讓你夜晚築夢、醒來回歸現實的地方。 

 

 

本文摘自《我的不正經人生觀》

 

 
  ※家長、老師、大人不要看※
  不正經又怎樣?世上沒有好聽的實話!
  熱血教師寫給男孩女孩們的人生必修課


  ▍就是曾經夠失敗,才有今天的自己。 
  ▍從健身到斜槓人生,戀愛、聯誼,全是正經事!


  你所知道的黃益中,是「不在課堂就在街頭」的熱血教師,是超勤於鍛鍊體魄、長期為同志發聲的正義大直男。但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經是個身形瘦弱、單薄的菜逼八,為單戀所苦、參加過上百場聯誼、號稱「不在把妹,就在把妹路上」的終極魯蛇……

  不只在戀愛上身經百戰、愈挫愈勇,這份堅持到底的精神也是黃益中面對人生大小事的核心哲學。他以活生生、血淋淋的人生經驗寫成本書,呼籲年輕學子、善男信女們:人生要逆轉,堅持而已;多談幾場戀愛吧,這才是通往幸福的航道、不再被騙的不二法門!

  ▍學校不教的,我教你!不正經語錄:
  ●所謂的「處女情結」,是那些「不行」的男人編織出來的話術。
  ●肌肉很現實,不練就沒有!
  ●夜店是看透人性的場域、聯誼的競技場。聯誼,是讓人學會勇敢與謙卑的一課。
  ●太太不是夫家的財產,聘金當然也不是在買媳婦。
  ●餐廳打工也能悟出人生觀,被女巫店啟蒙的性別意識和掃廁所哲學。

 

  

作者:黃益中

出版社: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