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4個月度再次來台,被媒體譽為「移動式的賀爾蒙」同時也是「日本票選最想擁抱」與「日本票選最想戀愛」的男星齋藤工,這次來台不是以演員的身份來,而是為了及將在台灣3月30日上映、由齊藤工本人執導的電影《多桑不在家》宣傳

 

 

 

一上台,齊藤工就打趣的說臺灣的BG(貼身保鑣)非常的優秀,主持人楊達敬問,當導演的時候叫齊藤工,當演員的時候叫齋藤工,但這部戲又導又演我們該叫什麼,分兩個太麻煩了,還是我們簡單一點叫老工(公)好了。

 

齊藤工:大家好,我是老工。

 

 

 

 

——作為「2017上海國際電影節 最佳新導演」,這次來台灣心情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上次是在高雄電影節,這次是在台北舉辦活動,接下來電影會在全台上映,可以把電影與臺灣觀眾分享是ㄧ件很榮幸的事情,在此之前,臺灣前陣子發生的地震,我感到很傷心,這次來台有一部份是想親自過來關心大家。

 

——這次來台灣有想吃的東西嗎?上次采訪時說到想吃炒飯,這次也一樣嗎?

我剛下飛機不久,但臺灣工作人員都知道我非常喜歡台灣的食物所以在飯店的時候就已經偷吃了炒飯、小籠包、雞湯、珍奶,明明中午已經吃過了可是我還是都吃光了,回日本應該會胖一圈吧(笑)

 

  

 

 

——<多桑不在家>這部片是齊藤工導演首次執導的電影,一開始是怎麼接觸到這個提材的呢?

這是我一個很熟悉的編劇橋本幸治先生與其父親的故事,我聽了他的故事非常的感動,雖然是關於父親過世的事情,卻不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反而有一點溫暖、正面的感覺,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這個故事在我腦中有很具體的畫面,當時就想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把他影像化。

 

  

  

  

——當導演的過程中哪一部份是最有成就感的?哪一部份是最挑戰的呢?

當導演最幸運的是可以聚集這麼優秀以及我崇拜的演員,他們非常厲害的地方是我平常做為演員時看不到的,因為很少有能夠聚集大家的作品,所以看到這麼多演員與諧星在我的作品裡面表演,多多少少在參演的時候都有不安,但大家也都很期待我們之中會擦出什麼火花。

 

——拍完<多桑不在家>會不會自己想當爸爸?希望當幾個小孩的爸爸?

我沒有自信當個父親,但希望有一天可以當爸爸。對於當幾個小孩的爸爸,我覺得生不生小孩與生幾個小孩不是我能決定的,常說小孩不能選擇父母嘛,小孩子是上天賦予的,不能強求。

 

 

 

 

——<多桑不在家>的演員們表現精湛,導演是怎麼讓跟演員溝通的呢?

雖然我身為導演,但是這部片我沒有導人的記憶,每一個演員都非常的優秀,他們會在劇本上去解讀角色與詮釋角色,我只有指示他們動作與走位,尤其主演的高橋一生我沒有指導他任何戲。

 

——覺得自己與高橋誰比較性感?

我覺得沒有人可以比的上高橋一生,看到他本人就會發現他不但是一個外表帥氣,連血管都帥氣的人。

 

 

 

 

——<多桑不在家>之後的作品,聽說是恐怖片,可以跟我們聊聊嗎?喜歡看恐怖片嗎?

我的新作品快要開鏡了,馬上就要再去當導演,但這次不是當電影的導演,而是HBO單元劇的導演,是恐怖劇的內容,我今天早上到9點前都還在改劇本,才飛來台灣。

看恐怖片嗎…….會怕但是很愛看(笑)

 

——有沒有想合作的台灣演員?

我心中沒有特別想要跟誰合作,但是我之前看過《賽德克·巴萊》跟《KANO》,我自己很喜歡,接下來一定會有很多這種台日合作的新片,接下來希望能跟台灣電影圈合作。

 

 

 

 

 

送麻糬

 

主持人:<多桑不在家>在日本電影上映的時候,齊藤工有製做貼紙義賣幫助台灣花蓮震災。

齊藤工:剛剛有說到我很關心花蓮地震的事情,雖然現在我沒有機會親自去花蓮,但聽說花蓮正在復興中,我希望以後能夠造訪,所以現在先用花蓮的麻糬表現我的心意。

 

 

 

 

 

簽名球與粉絲互動

 

片商(天馬行空)請來魔術師重現電影裡的魔術橋段,魔術師最後變出了一顆棒球,齊藤工則在棒球上簽名,事後在第一天的電影映後見面會上送給了粉絲。

 

 

 

 

當天現場也抽出一名粉絲進行互動,由齊藤工餵女粉絲吃花蓮麻糬,女粉絲的手機待機畫面是別的男偶像讓齊藤工耿耿於懷,決勝心大起說「我的目標就是要成為你的待機畫面!」但事後女粉絲說不行那是男朋友的照片啦~

 

 

 

 

齊藤工:我覺得這部片影很神奇的地方,就是我在拍戲的時候沒有想到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沒想到拍完之後與很多人產生連結,不論是看了這部電影的、有興趣的人或是讓我有機會到國外交流,所以我希望有機會大家都能來看這部片,希望能在你心裡產生漣漪,找到你心中真正的想法或發現你心中真正在意的人。

 


 

 

《多桑不在家》

 

★日本電影網站票選2018必看電影 第1名
★2017上海國際電影節 最佳新導演
★橫掃各大國際影展6項大獎

 

 

失蹤多年的父親之死,空白的13年能否彌補?
改編自真人真事,一部笑淚交織的傑作。


沉溺於賭博,留下債務一走了之的父親,在消失13年之後,再次出現時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母親和大哥拒絕去探病,幸治心裡始終記得兒時跟父親玩接球的溫馨回憶,決定去醫院探望父親。可是他卻對金錢觀崩壞的父親再次失望,無法改善親子之間的關係,直到父親離開人世。而後,在父親的告別式上,聽著來參加告別式,父親為數極少的友人們,輪番說出,那些自己從來不知道的往事,讓幸治重新認識起自己的父親,慢慢填補起那空白的13年……。

 

這個家的故事也許不是最特別的,卻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故事原案來自於齊藤工執導的上一部短片「Balancer」的編劇橋本幸二先生的真實人生體驗。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通常較能帶出常見的家庭價值觀和愛恨的標準,細細探討人生,以紮實的力道反映議題,深入觀眾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