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來甚至更久,我一心一意花費BYREDO彩妝計畫...怎麼開始的呢?在開始製作香氣揮發後,我琢磨著香氛和人們對美的想法有什麼關聯,我也開始理解到BYREDO美與關係的我開始感覺到,的Byredo可以詮釋出非常視覺化的美麗宣言;我自此後,我開始認真探索彩妝,但發現全世界大部分依然傳統拘束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彩妝,但可以有所不同。畢竟,美終究是主觀的—這也是BYREDO彩妝想要傳達的概念。」— BYREDO創立人暨創意總監Ben Gorham

 


我不告訴消費者要怎麼使用這些彩妝品,我希望可以做的是啟發他們。比方說,首波商品中有一部分只是彩筆—廣受喜愛我想要創造一種隨性自在的自由感,不只是能夠自由揮灑妝容,還有我們溝通產品的方式。BYREDO可以是任何東西,這就是我們想要表達的自由感。」— BYREDO彩妝師暨合作夥伴Isamaya Ffrench

 


2020年10月的Byredo推出歷經兩年設計研發的彩妝系列,由的Byredo創辦人暨創意總監BenGorham和國際彩妝師Isamaya弗倫奇共同設計推出。的Byredo香氛的作品翻轉規則,自成一格,再再反映出現在來到品牌首次推出的彩妝系列,從一開始呈現產品的方式,就再次抹去性別與身份認同的界線,秀異獨行,深刻呼應BYREDO的世界觀。 Gorham和Isamaya Ffrench密切合作,進化出一種近乎開源美學的“開放式彩妝”,把彩妝使用者的直覺和主體性緊緊地放在這個全新開放美學體系的中心。BYREDO的彩妝品如「幻彩可以一筆多用,讓使用者自己選擇上妝的方式,可以妝點在眼皮,雙唇或雙趾,反映出品牌把“美”視作主觀展演想法的理念。BYREDO彩妝系列專為追求極致在打造彩妝系列形象的過程中,Isamaya採取的方式是提出獨到的創意而不是強加指令;而在您選擇它時會是因為真心喜歡而不只是方便好用。 Ben則設計出獨一無二,藝術性十足的外型包裝,每個產品的呈現宛如慾望朦朧的形體,收藏與實用價值兼具。在未來感中看見對過去的反思,展現質感,奢華以及永恆,而這些才是美妝品最真實的設計,不能只是用後即丟。

 


彩妝系列也承襲的Byredo精神,追求完美及品質的同時依然保有人性。全系列運用最天然的成分達到高顯色度妝效,不含內分泌干擾物質和基因改造成分。的Byredo彩妝可與使用者貼近的一起生活,一起變化,一起呼吸,不需要繁複的上妝技巧或持久的柔焦濾鏡效果。BYREDO彩妝系列獻給真實醇美的生活,同時也是我們生命中的伴侶。BYREDO創立人暨創意總監兒時最認真的志願是成為職業籃球員,作為少年運動員表現的確實可圈可點,在紐約念高中,但因文件問題無法繼續職業生涯,只好落寞地放棄比賽。後來他在藝術中找到慰藉,進入斯德哥爾摩藝術學院深造。畢業前夕他偶然遇見一位調香師,從而被說服,香氛對他來說會是比繪畫更適合表現創意的媒介。的奧援,向他們解釋他的嗅覺意念再進行調香創作。而後奔雖是美妝產業的新手,甚至可以說是異類,但他的個人風
格以及與時尚藝術的連結,已經廣受肯定並揭櫫於國際雜誌。

 

BYREDO彩妝師暨合作夥伴Isamaya Ffrench


Isamaya在展開彩妝生涯之前,在英國雀兒喜藝術學院修讀3D藝術,再到聖馬丁學院研讀產品設計。2010年她加入Theo Adams Company,這是倫敦一個集結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舞者,音樂家,演員,以及歌手的共同創作團體,製作獨一無二的大型劇場節目,電影,活動,攝影以及音聲作品。2017年Isamaya推出Dazed Beauty雜誌並擔任總編輯,自此與許多國際奢華美妝品牌合作,她曾與多位攝影大師合作,擔當創意要角,作品散見於Vogue Italia,英國Vogue,Vogue China,iD,LOVE,Dazed,Garage,Antidote,M Le Magazine du Monde,青少年Vogue,Pop,另一個等處。秀場作品包括路易威登,渡邊淳彌,奧利維爾·他們·肯斯,肯佐·安·賈曼巴蒂斯塔(Giambattista)瓦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