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偽裝幸福?

即便犧牲自己也離不開一段受傷的關係。  

     

 

S太太外貌與氣質出眾,年輕時追求者眾,在任職的公司與丈夫相遇,戀愛幾年後才結婚。萬萬沒想到斯文的老公在婚後完全變了樣,每天都會拿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大做文章,不順心就亂丟家裡東西,還會動手打人掐脖子,脾氣變得非常火爆。好幾次S太太渾身是血的被送到急診室,醫院問起時,也只是以不小心跌倒搪塞過去。

 

S太太不想讓人知道每天過著被挨揍的日子,夫妻一同參加聚會時,人前總裝出非常恩愛的樣子,讓別人以為她是幸福的妻子。

 

S太太的生活是過給別人看的,「別人都以為我過得很幸福,絕對不能讓人知道其實我每天被打,萬萬不可。」她推託這麼做都是為了孩子的幸福著想,只好犧牲自己。

 

「為了孩子的婚姻大事,我們必須假裝彼此恩愛,畢竟誰敢把女兒嫁給一個暴力家庭呢,所以我只好忍。」

 

如此任勞任怨的S太太,在小兒子成家後染上了憂鬱症。她開始足不出戶,對所有事情提不起勁,食不下咽,做什麼都覺得心煩。

 

S太太對自己的人生充滿悔恨,每晚睡不著覺,拼命嘆息命運是如何捉弄人,對丈夫的厭惡感一發不可收拾,已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但是都已經過了那麼長的歲月,想回頭也來不及了,日益加深的厭世感,迫使S太太前來接受精神分析治療,透過精神分析,S太太的潛意識總算得以撥雲見日。

 

 

via GIPHY

 

 

S太太何以要如此虐待自己(犧牲自我)?那是因為她有認同成癮的緣故,她把自己偽裝起來,好得到大家的認同,不過在她內心深處,還隱藏了另一個原因,那就是她正在重演自己的悲慘童年遭遇。

 

S太太的母親一樣遇人不淑,過著悲慘的婚姻生活。她的父親酗酒成性,幾乎每天處於醉酒狀態,動不動就大小聲,甚至動手打人,S太太小時候只要聽到母親的淒厲叫聲,就會趕緊躲到棉被裡,她嚇得渾身發抖,總捱到父親打到精疲力竭後入睡。捱過可怕的一夜後,隔天早上卻見到母親若無其事地為父親準備早餐。

 

問題就出在這,家暴的父親,以及屈服於家暴的母親,他們的關係正是「加害者與被害者的關係」,這種關係已悄悄地烙印在S太太潛意識之中,在精神分析學上稱為內化現象。

 

S太太賦予先生加害者角色,她本人則扮演被害者。簡單來說,就是完整重現了童年時期父親與母親的關係,雖然這很難令人理解,但是卻是在精神分析過程中,經常可見的現象。原本斯文的先生會成為家暴者,也是出於此種機制,因為在S太太的潛意識裡,需要有人扮演暴力父親的角色。

 

為什麼要重演這段難堪的關係?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S太太對父親的報復幻想,藉由重現這段關係,讓先生成為理當被抨擊的家暴夫,S太太成了必須施予同情的犧牲者。

 

另一個原因是可以一直待在強勢的父親身邊,聽起來雖然有些難以理解,但其實S太太雖然痛恨打人的父親,卻為父親的強大魅力所著迷,她渴望父親的關愛與認同,簡單來說就是戀父情結。在一個人身上同時感受到愛與恨兩種感情,稱為「兩難情結」(Ambivalence),S太太對父親存在著兩難情結,所以即使被家暴,也離不開先生(心裡的父親)。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隱忍暴力是為了讓別人以為自己備受丈夫疼愛,但是在她的潛意識深處,其實被另外的原因支配,此類型的認同成癮者通常都像這樣有深刻根源。

 

很多認同成癮者會下定決心:「從現在起要過自主的生活。」然而不論意志如何堅定,最後總是徒勞無功。

 

 

 

 

 

本文摘自《學會勇敢的善良,不再委屈》

 

 

很少為自己而活,成了「善良的囚徒」,你還有多少未來?
過去的「情緒傷痕」,你從未「放下」,而只是「放著」

國際心理分析權威,教會你四階段 × 五原則,
擺脫情緒依附,勇敢做自己,不再委屈


  「拒絕別人,會不會太自私?」
  「只有我和大家意見不同,還是別說出來好了……」
  「這時表現不滿,會讓氣氛很尷尬,還是算了吧……」

  害怕與人撕破臉、擔心別人眼光、渴望被認同,也因此你總是扮演好說話的朋友、凡事遵從的職員、好聲好氣的伴侶、完全犧牲自我的父母……。你的付出變成了別人的理所當然;你的「體貼善良」卻是拿滿心疲憊與委屈作為代價。

  ★你是被「認同綁架」的好人嗎?

  休假收到客戶的LINE,不想回覆卻又覺得不安;朋友與你的約會日一改再改還是遲到……你是否對此感到不悅與委屈,最後還是獨自隱忍?

  其實,你就是被「認同綁架」的好人,

顧慮他人眼光而吞下這些委屈。

 

 

 

出版社:方言文化  

作者: 李寅洙、 李武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