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龍警察:暗黑市場》

 

 

 

好刺眼……

尤里被拖進地下室的瞬間,強烈的燈光令他忍不住別過頭。

押著右臂的壯漢抓住尤里下巴,硬生生將他的臉轉回正前。背後另一人槍口輕戳著他,尤里踉踉蹌蹌地繼續前進。連眨數次眼睛,雙眼逐漸適應直射的逆光,逐漸看清周遭。

中央區域的地面擺上許多紅色三角錐,圍成直徑約二十公尺的圓形。全新鏈條連接著三角錐之間。一眼便明白這裡就是擂臺。探照燈的燈光從不同方向射來,擂臺區域刺眼蒼白,令人人心惶惶,宛如懸浮在黑暗地獄的舞臺。

一些桌椅圍繞著擂臺遠處,客人都已就座。這些軍火掮客都好奇凝視著被工作人員拖進場內的尤里。法國人、羅馬尼亞人、巴基斯坦人、墨西哥人……也包括但馬、關劍平、卡姆薩以及索羅托夫。

受箝制的尤里被拖在巴拉拉耶夫的身後,一行人筆直走向索羅托夫的桌旁。

「提耶尼,這人果然是日本警察的走狗。他想通報時被逮個正著。不過請別擔心,他並沒有通訊成功。」

儘管眾人默默注視,索羅托夫依然泰然自若。

巴拉拉耶夫向尤里投以感慨的眼神又道:「狗就是狗,怎麼樣也學不乖。」

「真是個傻瓜,他似乎忘了在莫斯科吃的苦頭。不過這或許是他的天性,他可是警察的兒子。」索羅托夫淡淡地回應。

巴拉拉耶夫冷冷地瞪著索羅托夫。「提耶尼,站在總管的立場,必須追究你的責任。」話一出口,部下立刻包圍索羅托夫的桌子。站在主人背後的卡姆薩猙獰地瞪著周圍的男人。但索羅托夫連眉毛也沒動一下,平靜拿起伏特加倒往杯裡。那漆黑的酒瓶貼著銀色標籤,正是七武士。

「金錢賠償及其他懲處,我們晚一點再決定。至於這場拍賣會,你失去下標權利。」

「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我有些部下認為你明知他的底細,卻還帶他來拍賣場。換句話說,他們懷疑你暗中幫助警察。」

「把我當成洩密者?沃爾可將之當成最大的侮辱,我就當沒聽到你說這種鬼話。」

索羅托夫口吻傲氣十足,又彷彿事不關己。巴拉拉耶夫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尤里。「拖累你的好搭檔,你對他有什麼話說?」

「沒有。」索羅托夫毫無停頓地回答。「背叛只是家常便飯。總管先生,你背叛過他,而且可嗆得很。」

「這也確實。」

「我不會逃避該負的責任。不過難得來了,就讓我看場好戲。」

「悉聽尊便。」

巴拉拉耶夫從普拉根手中接過麥克風,對客人們道:

「剛剛發生一點小意外,拖延了開場,在此致上歉意。另外,雖然有點突兀,但本人想到有趣的點子,因此提議變更比賽方式。」

巴拉拉耶夫擅長炒熱氣氛,不像總管,而像街頭藝人。

「他叫尤里.米赫羅維奇.奧茲諾夫,他是SIPD的間諜。根據我訂下的規矩,他本來應該立即處刑,但我決定給他一個活命的機會,相信這能成為各位排遣無聊、打發時間的餘興節目。」

活命的機會?餘興節目?巴拉拉耶夫到底在說什麼?

巴拉拉耶夫轉頭望著微微顫抖的尤里,笑容滿面地說道:「尤里.米赫羅維奇,你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吧?你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但如果你駕駛機甲兵裝連續戰勝其他兩架,接著戰勝齊齊摩拉,我會考慮網開一面。如何,願不願意試試?」

探照燈直射在尤里臉上。他別過臉,但左右兩側的男人用力按壓,令他整個人跪在冰冷的混凝土地面上。

「我白問了,你沒有選擇的權利。既然你能受日本警察挖角,肯定有兩把刷子,請別吝嗇於在大家面前展現實力。你的老友提耶尼也在特等席上拭目以待呢。」

巴拉拉耶夫再度舉起麥克風,對著觀眾說道:

「今晚的神祕挑戰者是鼎鼎大名的機龍警察駕駛員。這安排不知是否引起各位的興趣?」

「你別胡鬧。說好的規定想變就變,把我們當傻子嗎?」

昏暗的角落傳來激動的駁斥聲。那是墨西哥籍的德嘉多。

「你不滿意?」

「不,我有更好的點子。」德嘉多狡獪地笑著。「坐在旁邊看太可惜了。這麼精采的生死戰鬥不是隨便都看得到。不如大家來賭一把?對賭博沒興趣的人大不了別下注吧。」

其他組的客人紛紛出言附和,喧囂直上。

「我雙手贊成。生意歸生意,不應該忘了玩心。」

賽德蘭豐腴的臉龐露出毫無惡意的歡愉笑容。

「原來如此。」巴拉拉耶夫重重點頭。「這裡原就設計成賭場,這提議太美妙了。不過我們沒有時間慢慢計算賠率,就單純以每一場決鬥的勝負來下注。」

普拉根指示部下:「把他塞進多莫渥吉裡!」

男人將尤里拉到機甲兵裝前方,粗魯地脫掉他的外套。

「住手,放開我!」

尤里拚命掙扎時,由於被緊緊捉住,左手手套差點脫落。他慌張地握緊左拳,並以右手按住。男人注意到他的舉動,堅持脫下他的手套。尤里死命地將兩隻手藏在懷裡,蜷曲身子奮力抵抗。

住手!別看……不要看!

尤里發出語無倫次的悲鳴,整個人畏縮在水泥地面,全身護住不想被看見的左手。但男人全聚過來揮拳毆打他,有人按住他,有人抓起他的手腕。轉眼間,手套已被奪走。他們抓住尤里雙手手指並用力扳開,左手掌的刺青霍然暴露在眾人眼前。

「哎呀哎呀,太有趣了。」巴拉拉耶夫故意發出誇張的讚嘆。「身為刑警,居然學沃爾在身上刺青。你刺上這條可愛的狗,象徵自己是個警察?」

男人們將尤里左手掌攤開在刺眼燈光中,黑犬一口氣承受了所有人的視線。

所有人都見到可恥的證明。關劍平,甚至索羅托夫。

尤里宛如孩子般哭泣著。

外套被剝下,上身僅剩單薄的襯衫。手腳都被箝制,他無助地潸然落淚。這是最大的恥辱。

偏偏在這樣的地點,這樣的場合,被這些人見到……

前方一群軍火掮客僅冰冷地凝視窩囊哭泣的俄羅斯警察。眼神流露出嘲笑輕蔑及漠不關心。命人刺下黑犬的索羅托夫籠罩在逆光中,臉上表情模糊不清。

這份羞辱,是否就是索羅托夫的制裁?

   

這天晚上九點,已經下班回家的宮城縣警刑事部長生島真二郎警視正,由於今野義昭本部長的親自指示,從仙台市宮城野區的自家直接趕往名取市。

逮捕在大飯店進行交易的外國籍軍火掮客—有如從天而降的命令,竟然事關一場重大的共同搜查行動。本部長難掩驚愕,他似乎也是方才得知。負責管轄?上町的單位雖是岩沼署,但全縣警署都派出支援警力。這樣的包圍規模在宮城縣警中史無前例。本部長親自指揮,生島負責現場統籌聯繫。刑事部組對局長?磣貌Z警視及警備部長平松良治警視正也正在往現場的路上。

生島坐在便衣巡查駕駛的車內,取出手機向各單位下達指示。在主要幹道設置攔檢處、封鎖道路、徹底包圍特區……但行動須低調,絕不能被歹徒察覺。各單位一一回報進展。岩沼署的緊急配置布署完畢。機動隊第一、第二攻堅班正前往現場。

生島難掩興奮之情。特區如今是無法無天的魔窟,縣警刑事部並非袖手旁觀,但面對處處是漏洞及後門的法源及條例,實在力有未逮。何況博弈事業屬於生活安全部的管轄範圍,因此特區內任何案子都會受到生安干預,這也是造成刑事部士氣低落的主因之一。

生活安全部擁有風俗營業相關核可權限,不像刑事單位,更接近一般公家機關。生安部與刑事部的對立不能完全歸咎其一,但確實導致外國籍犯罪者在?上特區內跋扈橫行。因地震而滿目瘡痍的故鄉港鎮,如今更受到難以痊癒的重創。

身為警界的一分子,生島不禁想起過去發生在特區的種種慘案。

例如「太白區一家五口滅門慘案」。

在振興特區逐漸成為魔窟的初期,仙台南署轄區內太白區的某住宅區內,發生上班族一家五口遭殺害的凶案。歹徒使用銳利尖刀,幼童也不放過,手段殘忍,命案慘況令人鼻酸。縣警初步搜查階段便迅速行動,事發兩小時後便公布嫌犯相貌及穿著。一小時後,巡邏員警便在若林區的路上發現疑似嫌犯的外國人。員警想將他帶回偵訊,沒想到他不顧一切逃走,最後溜進特區。縣警想要地毯式搜索特區,但勢力龐大的外國團體卻以「特區依法受到保護」為由而拒絕配合。不僅如此,還發動強硬的抗議行動。這段期間,警界動向自縣警本部洩漏至特區,嫌犯還是沒被逮捕。受害的上班族是主張廢除特區的市民團體成員,外界多認為內情不單純。而當時生島是仙台南署的副署長。

此外還有「女高中生監禁殺害案」。

一名女高中生遭綁架,不久後遺體在港附近被人發現。警方依前後案情研判,女高中生應該捲入不明事件,因而在特區內受到監禁及強暴,最後慘遭殺害。當時陸續發生數起類似案件,讓特區惡名遠播。

這些案子都讓生島嚐到難以言喻的悲憤與無奈。一想到受害者及家屬的悔恨,生島心如刀割。

長年來有志難伸的生島眼裡,這次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縣警大舉攻入?上町,一網打盡外國籍罪犯,這讓一路從基層爬上來的他熱血沸騰。據說執行這場共同搜查行動的主要單位是警視廳的特搜部及組對部。組對無妨,但從警界外雇用傭兵的特搜部卻讓生島心生不快。不過要讓這場行動順利,生島願意暫時拋開嫌隙。何況查出交易地點在大飯店此一關鍵訊息的,正是特搜部派出的臥底刑警。

幹得太好了。

生島不禁在心中致謝不知名的特搜部刑警。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讀得超級緊張,手心出汗,手腳發軟,至今讀過無數本作品,但是第一次閱讀小說時直接產生生理反應!

 

 

 

本文摘自《機龍警察:暗黑市場》

出版社:獨步文化

作者:月村了衛